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七十章 焚身火(上)
    “敬业?”

    杰克的暗红电子眼盯住光屏,脸上的伤疤都像是凝固了一般:“我从深蓝世界回来,窝在回收层当一个黑帮头头,充当量子公司的打手,是因为敬业吗?”

    “哦,理想?”

    “是欲望。”

    杰克敲了敲自己的胸口,“是要在深蓝世界当一个矿工头头,每天在上万公尺的深海里采矿呢;还是回到大都市,无拘无束,为所欲为,任何一个具有正常欲望的人,都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。为此,我付出了很大代价,也凭借着一点儿运气,来到夏城。”

    严永博有点儿意外。他不是意外杰克的选择,而是态度。现在不是倾诉心声的时候吧?他相信,杰克肯定是有别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很恼火。我在夏城三年多的时间,量子公司一般不会联系,也总有一些人支持生意,我大可去做喜欢的事情,非常舒坦——直到你从深蓝世界回来。”

    严永博又举起咖啡杯,向杰克示意:“那还真是荣幸。”

    杰克也笑:“你来挖掘星门对吗?呵呵,第二个深蓝世界,如果成功,确实是很大的功劳,但这与我无关。我特么早就看出来了,在天启实验室里,改造人绝不会有出头的机会,任何能够批量制造的东西,对那帮人来说,都是消耗品,没有例外!”

    严永博脸上的表情微滞了一下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杰克向他咧开嘴,又摊开了手:“既然是消耗品,敬业什么的就太可笑了。你说我的任务是最高优先级,但你恐怕不了解,这三年多的时间,从我这里过手的试验品超过二十个,每一个都是实验室确认过的瑕疵品……明白这是什么概念吗?”

    严永博没有说话,喝起了咖啡,抬起的杯底很好地掩饰了他目前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杰克并不在意,他本来就没有指望严永博回应什么,他自己就有满肚子的话要说:“这说明,这个建立在回收层的格斗场,本来就是一个垃圾回收站,这些试验品本不应该有什么该死的‘觉醒’,他们存在的价值,就是提供可能永远也用不上的基础数据,然后自然销毁。

    “所以,试验品就是垃圾,我则是垃圾厂的看门人,最多利用他们的剩余价值,找一点儿乐子。实验室里,从来没有人关注过这里,明白吗?从来没有!我上传到云端的数据,不论真假,实验室都不会追究,因为那边根本不会查阅。我可以随时处理掉任何一个试验品,只要我乐意。事实上我一直这么干。”

    严永博把咖啡杯停在嘴边,片刻之后才放下去,假惺惺地感慨一声:“瑕疵品的觉醒,我想实验室那边会很头疼的,尤其是李维导师,也许这代表他研究方向的大调整……还有杰克,你和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怎么样,为了回到深蓝世界而欢欣鼓舞吗?”

    杰克的电子眼像是燃起了火,他用手指,用力点戳自己的脑袋:“当瑞雯能力觉醒的那一刻,处理芯片的任务优先级被触发,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感受?我为自己规划的下半生突然就崩掉了,就因为出现了她这个‘意外’。当然,我会记得,造成意外的元素里面,有你的一份功劳——是你把那两个人引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人?”

    严永博捕捉到关键信息,不过他绝不会为这种事情背锅:“等等,杰克,记得吗,我是让你在解决掉越野车上的家伙之后,再领取报酬。可你干了什么,你预支了!然后呢?我为你做火力支援的时候,那个大块头还在活蹦乱跳,你肯定不知道,我当时有多么惊讶!”

    他言下之意就是,如果你早早把对手解决掉,就不会出现当前的局面。

    至于所谓的‘功劳’,还是见鬼去吧。毕竟从严格意义上讲,如果将瑞雯今天晚上的觉醒视为必然,使之节外生枝的严永博和杰克,都难逃指责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次事态搞大,实验室是一定会追查的,如果不能妥善解决,到时严永博要面对的,将会是非常难堪的局面。他在这种紧张时刻,依旧要与杰克通话联络,就有处理手尾的意思。不过这个主题已经让杰克带偏了。

    杰克依旧表现出了非常惊人的坦承:“是的,我承认,我为一时的愚蠢付出了代价……哦,这句话你可以录像存证。反正我的话已经说得太多了,需要重复一遍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严永博承认,他已经看不懂杰克了。这个家伙因为要回到深蓝世界,就变成了一个有自毁倾向的疯子,这是他预料不到的麻烦情况。

    不,等等,一个情绪化的改造人?

    预置情绪模板在哪里?

    严永博深知改造人的原理,过于“深度”的改造,已经破坏了他们思想、感觉、行为的综合协调能力,就像是一个糟糕的乐队,非但演奏不出悦耳动听的旋律,反而会形成噪音式的灾难。

    为了克服这一问题,人们就用一种已经灌录好的“碟片”,代替乐队的作用。

    碟片中的旋律或许动听,却也是机械死板,不会有即兴的华彩变奏,从一开始,就明确了改造人的情绪模式。

    所以,改造人可以情绪化,但一定是“录制”好的情绪化,是符合了预设条件之后,才会播放的情绪节奏。

    严永博很难想象,要有多么愚蠢的生产线才会把“自毁倾向”装进去?还是说,这哥们儿中病毒了?

    “杰克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现在的感觉,前所未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严永博看来,此时此刻,杰克电子眼里的光芒,也分明放射着疯狂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明白我的立场了。为了远离深蓝世界,我可以做任何事,不管多么愚蠢、疯狂,都没问题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做个交易,一笔各取所需,皆大欢喜的交易。比如,我可以把三年来,所有试验品的数据都摆上货架。是的,我知道你不感兴趣,但是你那位负责深蓝项目的老爹,肯定喜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