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八十章 准祭器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人面蛛重新现身之后,没有什么动作,只用妖异的六瞳,冷盯这个与它处在同一层面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黑烟人”感觉在发一场噩梦,梦里世界末日,从梦中醒来,一切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他绕着人面蛛转了很多圈儿,能看到,在这烈焰焚烧前后,人面蛛是有一些变化的,最直白的就是,被何阅音一刀斩落的半边节肢长足,此时都“重新生长”出来。

    人面蛛还有浴火重生的功能?

    “黑烟人”的脑子再转三百圈儿,也想不到“人面蛛肚里面藏着一个人面蛛”之类奇葩荒谬之事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教团手里的这头人面蛛,绝对不能出事。这是血焰教团在可以目见的未来,继续存在下去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黑烟人”调整情绪,也调整意识的能量信息运化方式,使之与人面蛛发生对接,人面蛛没有反抗之类。

    很快,他的意识就切入了人面蛛的深层区域,见到熔炉火狱式的恐怖场景。

    “黑烟人”先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血焰教团教义中,伟大的血焰意志深藏在每一个人的愤怒、仇恨、绝望等激烈极端情绪之中,它没有具体的形体,没有明确的自我意识,却有着强大、恐怖、绝对支配性的力量和躁动奔放的运转法则。

    所以,教团在获得这头人面蛛之后,就将教团最经典的冥想环境,投影到此,并以之为根基,搭建起未来祭器的基本结构。

    一切看起来都没有变化,但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。

    “黑烟人”的意识持续深入,很快就有特殊的“声音”,从火海岩浆的深层一路传递上来。

    “血,血,血!”

    “火,火,火!”

    单调而癫狂的呼喊声,汇聚成让人焦躁的轰鸣,可对“黑烟人”来说,反而非常亲切,更是安心。

    这是教团低层信众们的祈祷,真实的祈祷声音自然要复杂得多,可目前人面蛛承载的结构还无法彻底还原,只能是大概分类。

    “血”类往往与仇恨怨毒相关,“火”类则更多是寻求刺激。

    从这些祈祷呼喊中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,便知确定,教团植入的“血魂寺”结构依然存在,根基没有失去,一切安好。

    通过“血魂寺”,他与教团那边联系,很快,就有一个深沉而坚定的意念给予他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面对主祭,“黑烟人”彻底放松了:“阁下,之前那件事出现了些状况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本次猎食行动,主祭是知情的。“黑烟人”是在陪伴人面蛛觅食的时候,发现了让人面蛛躁动的目标,也就是杰克,当时也不好判断,和主祭商量,得了允许,才追过去捕猎。但后续情形的发展,主祭恐怕也很难想到。

    听完了简短的汇报,主祭却并没有太过惊讶,只道:“摩伦,我们的‘模具’损坏了吗?”

    所谓模具,就是指人面蛛。

    “黑烟人”,也就摩伦,心头闪过人面蛛“浴火重生”的片断,不过这种事情说起来太复杂了,他只挑取重点,简单回应:

    “不,并没有,好像还有些提升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我在这里,能够感觉到某种从未有过的灵压,环境的条理性、层次感也在增强。虽然秩序从来都不是伟大血焰意志的爱好,可通向它的路途,总要分出一些远近高低。”

    “正如您所说。”摩伦心情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四十年立教祭典在即,为了恢复教团的荣耀,我们的行事,总少不了危机和冒险,这是血焰意志鼓励的,只要最终目标达到就好。”

    主祭平淡安排:“你的放牧地点已经有一名寄魂使,我会再派出一位,还有交通工具。你现在的任务,就是尽快脱离风暴中心,将我们的模具,安然带回。”

    “如您所愿,阁下。”摩伦断开通讯,意识徜徉在火狱深处,莫名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已经四十年了啊。

    四十年前,三次世界大战方兴未艾之时,血焰教团的第一任主祭,在战争的绝望中,感受到了伟大的血焰意志,实现能力觉醒,并在在战场上成立了血焰教团。

    那是世界上有据可考的、最早的现代秘密教团之一。摩伦就属于教团中的创教元老,当时他只有二十岁,是一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名初上战场的新兵。

    他从血焰赋予的杀戮权力中,获得了无尽的快感,而教团的迅速发展,也让他拥有了少年时从未梦想过的成就。

    作为老牌秘密教团,“血焰”曾经有过惊人的辉煌,他们的教众遍布全球近三分之二的大都市,是当年少有的世界性教团之一。

    可是好景不长,过于激烈极端的教义,在失去了战争和危机环境的支持之后,就丧失了活力。教团在战后迅速衰落,而连续多次大的教义改动、内部分裂、对外依附等变故,将这支强大的势力切割得支离破碎。摩伦所在的这一支,只能缩在夏城一域,凭借高层不俗的战斗力,勉强维持一个秘密教团的颜面。

    而在多年的变动中,实现血焰意志与低层信众沟通的最重要工具——教团祭器不幸损毁,更给了教团以沉重一击。

    强大的祭器本是血焰教团的骄傲,是他们区别于那些野狐禅、野鸡团的传承重器。正因为有了“祭器”,才使那些低层教众,拥有了一个与伟大血焰意志的直接沟通的常规渠道,具备了“神通显化、干预现实”的真实反馈,是凝聚人心、培养后进的最佳途径。

    失去了祭器,对于一个立足于超凡力量的教团而言,无疑是致命的打击,也是惨痛的羞辱。

    如今,他们教团也和那些野鸡团一样,每次的祭祀活动,无论大小,都需要主祭承接引导,用人工的方式,沟通血焰意志,消耗极大,限制颇多,也很难让人信服,成为制约教团恢复发展的最大瓶颈。

    这种见鬼的日子,摩伦已经受够了。他经历了教团最辉煌的那段时间,也因此分外无法忍受如今颓败不堪的局面。

    如今,教团上下付出了极大代价,才获得了重新获取祭器的办法,人面蛛正是关键中的关键,绝对不容有失!

    “伟大的血焰意志,我请求您的加持。”

    意识在熔炉火狱之中,完成了一次简单的祈祷,他能够感受到,来自于冥冥虚空深处,某个浑茫意志的回应,而且,是近年来少有的清晰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位实在神明,居高临下的俯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