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八十一章 形神裂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罗先生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”

    何阅音更换称呼,进一步显示行动的终结,并向罗南解释:“不同的任务目标,需要不同的任务布置,也需要不同的执行人员。我们对付杰克的队伍,并不适合对付人面蛛以及它背后的强者。同时,协会已经大致锁定了对方的身份,会有后续的措施进行处理。”

    但目前没有……

    罗南也知道,不应该为一己之私,把协会的同伴陷于危险境地,魔符的存在又绝对不适合对外透露,归根到底,还是要由他自己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马上回去。”

    确认摩伦这里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离开,罗南就命令墨水回返。

    哪知何阅音接下来一句话就是:“白先生就在这里,正好给你查看一下寄魂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罗南差点就要让墨水一头撞昏在钟塔上。

    前面在格斗场联系的时候,何阅音说起白先生,罗南还没怎么当回事儿,可如今感觉已经不同。

    别看白先生后来面对摩伦极其被动,但在精神层面,其轻纱薄雾式的渗透方式,极至精妙,墨水这情况,怕是真瞒不过人。

    “灵魂出窍”这事儿,真暴露也没什么,可折腾这么久,再给拆穿,总归是尴尬。

    罗南还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间,何阅音等人开始打扫战场。虽然过程曲折了些,但参加行动的人员都是全身而退,气氛还是比较轻松的。

    受伤昏迷的瑞雯,已经被抬上准备好的战地救护车,做紧急处理,减少辐射的伤害。

    另一边,杰克的尸体也给搬了回来,一群人围在那边研究。说是尸体,其实就是深蓝行者的外骨骼装甲,此时无论里面外面,都是一片狼籍。各种人体组织残留、毁坏的零部件,感觉就像是垃圾的堆砌,完全看不出前面与爆岩、巨臂交手时的强势。

    此时,振翅声起,墨水拍动翅膀,从废弃楼层的窗户穿进来,相较于同类,它巨大的体型,惊人的速度都颇为醒目,引得正打扫战场的人们都抬头看它。

    一直在调养精神的白先生,抬起头来,也不多言,轻烟似的意念,自虚空深处散出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,锁定了乌鸦。

    罗南忙让墨水降落到白先生所坐的地面之前,同时通过六耳打招呼:“白先生你好,麻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像一个求诊的病号,白先生就是那位医术高深的大夫。

    白先生咧嘴笑了笑,这位以“入梦法”闻名的小老头儿,总一幅松松垮垮睡不醒的状态,坐在地上,也是佝偻着背脊,仿佛随时都可能打个盹儿睡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,白先生半耸拉的眼皮底下,眼神却明亮得很,与精神层面弥漫的烟纱一起,往墨水身上一罩,很快就“唔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更早之前,何阅音和爆岩都走过来,又保持一段距离,以免干扰白先生的观测。

    看白先生的反应,最先做出“附灵”判断的爆岩,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样?是附灵还是寄魂?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看出来。”白先生倒也坦白,而紧接就是称赞,“和我之前想的不太一样,小罗的做法,很有谱嘛,法度谨严,自具规范,不错,不错!”

    罗南并没有掩饰什么,在白先生这种等级的能力者眼中,只要认真关注,就不可能错过乌鸦黑羽覆盖下,光芒隐隐的图形结构。

    受他提醒,何阅音和爆岩也先后发现这情形。

    何阅音迟疑了下,方道:“……格式?”

    感谢你把“原型”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罗南暗中感慨,严宏的“原型格式论”在燃烧者、包括能力者之间的认知度,确实是根深蒂固,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扭转过来的。

    爆岩则挠头道:“一开始好像没这个图形,后来往这边赶的时候,我倒是见过。”

    罗南忙解释:“不久前才刚悟到的,主要是调理状态。”

    何阅音则一句定调:“这样有没有危险?”

    “常理来说,越有法度越是低风险,但也不能轻下定论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先生径直起身:“这样吧,这边事差不多了结,我闲着没事儿,就和小罗去医院一趟,当面试一试,看一看,比什么都强。”

    何阅音便道:“那是最好,我安排车子。”

    别看白先生看上去松松垮垮,一旦行动,当真是雷厉风行。再加上明快干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脆的何阅音,罗南都没来得及过多表示,便被带上了前往夏城仁爱医院的飞车。

    别的倒也无所谓,唯一让罗南挂心的,就是与魔符的距离,越拉越远。还好,到目前为止,双方之间的联系依旧稳固而隐秘。

    一路上,白先生又问了罗南许多问题,主要是怎样与乌鸦搭上关系、怎样控制之类的细节。

    罗南一看有门儿,就主动说起墨水的来历,又半真半假地道:“当时我感应到墨水,锁定了它,然后就感觉灵魂出窍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给后面可能的暴露预先打埋伏。

    然而白先生明显没想那么多,闻言哈哈一乐:“灵魂出窍?年轻人可不要好高骛远,你现在仍未觉醒,就算能出去那么一小会儿,转眼就要被吹散掉——那可是魂飞魄散,没的救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危险?”

    “从古到今,代价惨重啊。”白先生摇头叹息,“在老祖宗那里,灵魂出窍又叫叫出阴神,忌讳可是不少,轻率而为的,大都没有好下场。既然你有这种感觉,以后不妨多看看协会整理修订的道书,有所参照、扬弃,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罗南终于明白,为什么爆岩也好,何阅音、白先生也好,都没有往灵魂出窍那边去想。因为他们都是从常理考虑,绝没有想到,罗南手边有“魔符”这种外挂油箱,可以提供长时间的续航服务。

    在罗南与白先生交流之时,罗南的灵魂体,却凭借鬼魅般的速度,提前半步抵达夏城仁爱医院。

    只凭墨水这只乌鸦,想让罗南恢复知觉,无疑是缘木求鱼,为避免到时尴尬,罗南还要先把问题解决掉。

    凭借与本体的微妙联系,都不用特意去感应,罗南心神一动,灵魂向本体回归。

    这一刻,精神层面与物质层面交汇,就像从高处投落的石头,“嗵”声震荡,带出一圈圈涟漪。

    就在这透体而入的波荡中,罗南睁开眼睛,注视医院花纹单调的天花板,咧嘴一笑,可紧接着,他的表情一下僵住。

    上一个瞬间,罗南眉心剧痛,额前薄薄的一层皮肤,开裂了一个小口,血液正从中沁出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