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八十二章 寄魂使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罗南一动也不敢动,整个人僵硬得像块木头。

    可就这样也不行,不只是额头,头皮、面颊、肩背等多处,都传来了肌肉的撕裂感,而且还有继续扩散的趋势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仿佛突然间变成了一个装满刀片的薄膜袋子,稍稍一动,就是万刃穿身的效果。

    灵魂与肉身的严重不谐!

    罗南眼光见识大有长进,一下子就抓住病根。他曾听何阅音说起过精神肉体之间“偏科和失衡”的严重问题,却只是概念性的理解,现在终于亲身体会。

    本来他的灵魂和肉身同出一源,浑融一体,能量信息互通互转,同步运行,自然有一个相对协调的节奏,就算是哪里有些出格,也在可以调试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然而一夜之间,罗南灵魂力量连续受到两次祭祀的补益,大幅增长;又领悟了灵魂呼吸的奥妙,相应的能量信息运转形式变化,简直是“变革式”的。这份变革,在灵魂肉身合一之后,迅速反馈到肉身之上。

    灵魂力量增强是好事,灵魂呼吸更是个好东西,它代表了罗南目前对精神物质层面互相干涉、能量信息运转利用的最高成就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灵魂和肉身的物质基础,终究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从机芯的“巴别塔”展示可以看出,灵魂这玩意儿,差不多就是能量信息的组合架构,只要基本架构运行良好,不管多么复杂的调整,往往都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可肉身受限于基本物性,各处功能系统和器官组织,承载力、耐受性都不尽相同。能量信息传递,也需要多种化学物质作用,这涉及到一个极度复杂的综合系统。

    罗南从神经系统入手,利用多种神经药剂,游走在生死线上,也足足用了五年时间,才把身体结构调整到合乎“我心如狱”的格式要求。

    现在要他在一秒钟之内就跟上灵魂呼吸的全新节奏,又怎么可能?

    对比才能看出差距。这时候就能看出,瑞雯身体天赋的逆天之处。看上去并不特别强壮,可始终都能跟上灵魂节奏的调整变化,不管多么极端的情况,都能支撑,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人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类机能的范畴。

    羡慕是没用的,刚刚那一下,只是撕裂了肌肉,罗南应该表示庆幸。如果是脆弱敏感的神经系统、内分泌系统出了状况,他的身体系统可能当场宕机,或出现什么不可预测的发育变故。

    庆幸也没用,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,罗南所担心的这些,将有极大的概率发生。

    “喂,小罗,走神了?”

    白先生声音通过六耳传入,让罗南记起,“他”还在跟着白先生往医院来,这时候已经看到了医院的大楼。

    罗南暂时放弃这边的头痛事,用已经想好的说辞应付:“我本体那边好像有反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很好啊!”白先生有些意外,但很高兴,“说明你灵魂肉身之间,联系很紧密,很多问题就可以排除了。来,咱们趁热打个铁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先生打开车窗,示意墨水飞出去:“你现在就回本体,看能不能做到。我和医院里协会的关系打招呼,拿一个临时身份,回头也好正面交流。咱们随时保持联系。”

    此言正合罗南之意,当下就和白先生道一声谢,驱动墨水振翅飞起,往医院的方向投过去。

    墨水准确找到了罗南所在的病房,停在窗台外面,过了两秒钟,就向白先生报喜:“我这边没问题了!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,整套戏码就做得完美无缺……如果忽略掉现在形神失衡的大问题。

    白先生也是哈哈一笑:“虚惊一场最好。现在都是后半夜了,你先歇歇,缓口气儿,清晨查房的时候,我们再见面,那时候你要喊我白教授。”

    罗南其实是想向这位灵魂学权威,请教形神失衡问题的,可戏都演到这种程度,有些话真的很难把握。

    他终究内向惯了,一个迟疑的功夫,意念已经自动回应:“好的,谢谢白先生。”

    两人通讯暂时挂断,罗南又与何阅音、爆岩通话,让他们放心,一圈儿通报下来,等他将注意力摆回自家身上的时候,肌肉的撕裂感,又进一步蔓延。

    这还是具体可感的,没有痛感神经的内脏状况如何,都不好讲。

    罗南叹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了口气,就是这种动作,他都要小心翼翼,弄不好就好再撕裂哪里。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,不是瘫痪,胜似瘫痪……

    刚刚那个迟疑,究竟算什么啊!

    罗南觉得自己办了件蠢事,他终究不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真正蠢材,知道在这种事情上,万万容不得犯傻使别,当下就要重新与白先生联络。

    可偏偏在这个时候,数十公里外的夜店中,魔符的信息传回,那里情况有了变化。血焰教团的摩伦,做出了驱役人面蛛的动作。

    此人面蛛非彼人面蛛,血焰教团设下的驱役手段,现在也只剩下一个空壳了。让缺乏灵智的魔符,理解摩伦的意图,还真有点儿困难。

    罗南再叹一声,灵魂出窍,暂时脱去肉身的束缚,全力应对那边的形势变化。

    通过魔符,罗南大致了解了那边的情况。摩伦之所以要驱役人面蛛,是因为两名“寄魂使”抵达。

    摩伦并不知道,能力者协会暂时没有继续追杀他的意思,依旧是严格按照教团的撤离计划进行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寄魂使”,看上去就是一对年轻爱玩儿的男女,与此时仍流连在夜店中的大多数人,没有任何差别。

    不过,当这对男女进入摩伦和人面蛛所在的包厢,确认位置之后,即使根本看不到精神层面的情景,还是立刻跪倒在地,默默祈告。

    便在祈告过程中,两人莫名都是身体摇摆、昏沉,随即先后仆倒,意识全无。

    罗南看得清楚,从他们昏迷的那刻起,所有的意识活动都消失了,现在地面上的男女,根本就是两具肉体空壳……或曰容器。

    至此,摩伦的打算,已经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接下来摩伦就“控制”着魔符,要它投入女性寄魂使体内,借生命气息,做最大程度遮掩。

    至于摩伦自己,也毫不客气地投入到男性寄魂使肉身之中。后者虽是昏迷中,仍是身形剧震,险些就软倒在地,太阳穴位置却是裂开了一个细细的血口,周边血管突突跳动。

    (今天三更,后两更等我从县里回来,要到晚上了)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