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八十二章 寄魂使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罗南仿佛看到了他本人之前遭遇难题的再版。现在这情况,分明是寄魂使的肉身,无法承受摩伦灵魂力量的灌注,出现了伤损。摩伦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?万一遭遇意外情况,总不能驾驭随时被“千刀万剐”的寄魂使去战斗吧?

    有魔符作为支点和掩护,罗南打开了他的“神明视角”,对摩伦进行全方位的观察。

    摩伦对此全无所觉,按部就班地调整,让寄魂使逐渐适应灵魂力量的灌注。由于之前在魔符那里,他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能量信息运转方式,罗南连观察带猜测,也能把他的步骤弄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……这样吗?罗南就像一个学徒,对照教练的动作,开始尝试。

    首先是自我限制。

    调低灵魂呼吸的节奏,放慢能量信息运转的速度效率,甚至有意屏蔽一些,减少带给身体的巨大压力。

    罗南的精神感应范围开始大幅收缩,从半径八百米,一路缩到十米之下。

    到这儿,也就是灵魂体精神感应的百分之一左右,无论如何也缩不下去了,这是维持目前灵魂构形、节奏的底限,是一个“基础单位”。可就是这样,也比昨天早上的五米半径提高了近一倍,带来的信息处理的压力仍然不小。

    这时候就要来到第二步: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罗南参照摩伦的做法,让灵魂往精神层面深处“靠一靠”,与肉身保持一个若即若离的状态……嗯,就像在做梦。

    摩伦就是用这个法子,降低了对寄魂使肉身的压力,不过最大的问题就是,物质和精神层面的信息交流有些错位滞后,影响了一些神经递质分泌,神智上恍恍惚惚的,与梦游甚至嗑药差不多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只是一种权宜之计,并非治本之策。

    罗南有些失望,但不管怎么说,这种办法帮助他从尴尬的“瘫痪”状态解脱出来。

    摩伦完成“寄魂”之后,也并没有急着走出夜店,而是领着魔符出了包厢,在夜店里四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处走动,将寄魂形式,调整到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暂时失去观察价值,罗南心神回流,却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差点儿睡了过去。他可不想再用睡觉吓人了,强按睡意,摇摇晃晃地从床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微弱的天光透过纱帘传入室内,时间过得飞快,眨眼的功夫,就到清晨了。

    想想前半夜的波折混乱,还有这段时间的流速,前后鲜明的对比,让罗南一时颇有些感慨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再做一个深呼吸,可才吸到半截,喉咙里的痒意骤然爆发,气流岔道,当下把他呛得死去活来,咳嗽连声,差点儿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这时候,床头的传讯器却是主动响起,姑妈极度惊喜的声音传进来:

    “南南,你醒了!”

    想和姑妈打招呼,可剧烈的咳嗽让罗南根本开不了口,只能勉力抬起手,以作回应。

    罗南所在的加护病房,是协会通过医院专门安排的,二十四小时智能监控,配有专业和机器双护理——其实根本目的就是拒绝家人陪护,为后续的操作腾开空间。

    由于医院的制度,罗淑晴女士只能通过网络视频,查看罗南的即时情况。没想到清晨时分,当日的首次探看,就见到罗南翻身坐起,这一下惊喜,当真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可看到罗南咳嗽不休的状况,又难免担心,正要呼叫医护人员,病房门被推开,浩浩荡荡的医生、护士进来,每天例行的查房开始了。

    人群中,白先生赫然在列,而且处于核心位置。对这位随便套了件白大褂的小老头儿,罗南的主治医师开口必称“白教授”,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“哟,小家伙醒了,这可省了不少事儿。”

    白先生说笑的功夫,便有护士上前做例行检查,并将昨天晚上的监控数据调出,给白先生查阅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发生什么,白先生早有定见,只把数据扫了扫,便继续和罗南逗乐:“……额头是怎么回事?不是摔醒的吧?”

    罗南额头的伤口本就是表皮组织撕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,早己经结痂止血,看上去就像被什么挂了一下,浅浅一道血痕,也就是在额头上,才扎眼些。

    “咳,不知道,碰哪了。”罗南依旧是止不住咳,说话也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白先生笑眯眯地走过来,手把手查看了一下他的身体情况,也就是翻翻眼皮什么的。

    同时,罗南的六耳中传入他的声音:“笨蛋,你这时候应该说‘我为什么在这儿’之类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我为什么在这儿?”因为“降压”的后遗症,罗南脑子一直昏沉沉的,当真是让说什么说什么,非常乖巧。

    白先生大乐,罗南的年龄也确实做他的孙子有余,当下顺手拍拍罗南脑袋,表示“孺子可教”,然后便道: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小伙子应该是最近压力大,有点儿精神衰弱……家长在吧,回头通报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到楼下。”

    罗淑晴女士昨天没有回家,就在医院附近宾馆住下,见罗南清醒,通知了丈夫之后,就一路往这边赶。医院的检查她都通过网络视频全程观看,忙通过床头传讯器给予回应。

    “不急,不急。”

    白先生嘴上说着,却又抓起罗南两只手,示意罗南左手虎口打开,右手大拇指在上面轻轻揉捏按压,并把触点、手法、力度都演示一遍:“咳嗽的厉害,就先这么应付着,心神集中,心无旁骛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罗南依言施为,果然咳嗽的症状有所缓解,当下就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白先生笑眯眯地背手出去,不过六耳的联系一直没断,且共享讯息,让罗南知道他接下来的行程。

    象征性地再查了几个病号,白先生便与罗淑晴女士会面,接下来的说辞,和在病房里就不一样了:

    “看情况,可以初步确认是植物神经紊乱,是由于压力大或者愤怒情绪引起……昨晚上是不是和家里人置气了?”

    白先生拿出神棍姿态,明知故问,一下子就将罗淑晴女士引入瓮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