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八十八章 富家子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显然,陈晓琳是刻意等着罗南。

    罗南打招呼:“陈学姐。”

    陈晓琳说得很直白:“你在和雷子联系?”

    罗南有点儿尴尬,这时候他的咳意也涌上来,倒是憋得一脸通红。不过眼下他们和前面的队伍都拉开了距离,有些话已经可以说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学姐一直不见他,其实当时的事情……”罗南好不容易缓过一波咳嗽,想解释,却不知该如何说起。究其本心而言,他倒认为,对这种层面的事情,陈晓琳还是永远不要知道的为好。

    “我差不多能明白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陈晓琳注视罗南,可视线的焦点却并非停在他脸上:“我爸以前是特警,雷子的父亲也是。他们那种职业,总是会接触一些很危险的事——面对穷凶极恶的罪犯之类,没有道理好讲,暴力就是解决方式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么理解也行吧,罗南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“特警的职业很危险。现在,雷子的父亲多少也是一位警官,但我爸没那么幸运,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,直接被炸碎了,这大概是七八年的事。”

    罗南闻言愕然,想开口劝慰一下,又觉得这样毫无意义。而且,陈晓琳的态度,也非常平静坦然。

    “罗学弟,我不用瞒你,雷子是我很喜欢的类型,就和我父亲一样,坚定、强壮、憨厚、大气。可是,一想想他以后,也许会和我的父亲一样,在各种危险之间起伏挣扎,而且还乐此不疲,这一点我无法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罗南的沉默中,陈晓琳摇摇头,忽尔一笑:“而且,更实际地讲,我理解不了雷子,还有你的逻辑。”

    罗南低声道:“学姐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陈晓琳盯着他看:“面对那样的情景,你和雷子为什么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?一点儿不觉得惊讶?恐慌?好像周围就应该堆满这些似的。知道吗?当时你们的表情让我心里发冷!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陈晓琳深吸口气,终于还是说出来:“我和你们也许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无法理解,也不想去理解,更不愿再接触了。”

    罗南又是沉默,良久方道:“学姐的意思,我大概明白了。不过我在这种事上完全不懂,就是想着,你们之间至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少可以像现在这样,把话说开……我想雷子的性格,绝不是死缠烂打的那种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同时罗南也能看出来,陈晓琳是非常理性的人,一旦明确心意,大概是不会回头了。他对薛雷过来的效果,持悲观态度。

    但这种事情,谁也不能替薛雷接着。

    陈晓琳确实通情达理,她轻轻点头:“行吧,让他来,我们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谢谢陈学姐了。”罗南点点头,心里也暗松口气。这种事情实在是他无法理解的领域,强行为之,让他背上都出了一层热汗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与队伍的距离越拉越远,很多人都回头看,尤其是那个田启,一直把视线往这里投过来,颇有些阴郁的样子。

    罗南可以理解陈晓琳的心结,但有些事情却不那么容易接受,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那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晓琳笑了笑,竟是屈臂做了个鼓胀肌肉的动作:“他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    显然,说开了这件事,陈晓琳的心理状态也安定许多,已经可以讲笑话了。对她自己而言,这当然很好;可对薛雷,结果只会更趋向消极。

    罗南心中再叹口气,与陈晓琳加快步伐,追上队伍。

    眼下,大部队的局面很有趣。大部分人关注本次联谊的重心,也就是莫邱和田思。然而田思关注田启,田启关注陈晓琳,这么一个“关注链条”延续下来,不知不觉间,罗南和陈晓琳倒成为众人视线的中心。

    罗南和陈晓琳当然是心中坦荡,可人们却觉得他们还不够“坦荡”。

    田启有些话不好说,田思微笑开口:“罗学弟,和我们晓琳聊什么呢?难道上周事情没有办妥……是社团吗?”

    “哎,对了。”

    莫鹏后知后觉:“上周三,我记得老姐说,你要考神秘学研究社,考上了没有?”

    罗南无语,莫鹏你玩游戏玩傻了,这都十多天过去了,究竟要迟钝到什么地步,还抓着以前的老黄历不放?

    没等他回应,田思姐弟都是讶然失笑,田思还道:“神秘学研究社?田启就在神秘学研究社啊!”

    “咦?”罗南多少有点儿意外。

    田启终于有了可以正式发言的机会,他也觉得有些好笑,又很奇怪:“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新人入社面试我也在帮忙,可没见过……罗南,这个名字倒挺熟的。”

    他目注罗南,上下打量半晌,突然失声道:“对了,你不是缺考的那个吧。周四面试,你没有来!还有人帮你打招呼,结果联系都联系不上,学校系统显示你全天旷课,把我们都给闪了!”

    “哇噢,缺考?”

    “全天旷课?”

    “知行学院这么爽?”

    “小南子,你真让人刮目相看哪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罗南很无辜地发现,他突然就成了被针对的对象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这种情况,田启莫名就有些兴奋,话里就越发地不圆融:“我们社团的入社考试已经很晚了吧,你缺考,那就是还没加入社团了?”

    另一边,田思摇摇头,扭头看陈晓琳:“咱们会里好像也没安排。那天晓琳你入院,是不是漏过了?过了那个窗口,再入社可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田启表情别扭古怪,细究起来,大概就是想笑又憋着,想加劲又强忍着的那种,但最后,他还是忍不住道:“学弟,不是我说,你错过那个入社的机会太可惜了,而且一年8个学分扣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很理解田启现在的心态,他有点儿无奈,也觉得无聊。说到底,他与这位没仇没怨,将来又有50%概率在同一社团共事,并不想把事情弄得太难看。

    正要解释一下,旁边刚刚还大声嘲笑要“刮目相看”的莫菡,却是被田启的态度,激起了同仇敌忾之心,转眼跳反:

    “神秘学研究社?研究炼金术的?这种地方能有多受欢迎啊?”

    田启对小美女的容忍度还是很高的,他笑了一笑,颇为自豪地道:“我们社团资金充裕,各种项目都在开展,主要倾向于精神物质干涉、宗教仪式、魔法阵、东方玄学等等。其中涉及到大量微观粒子、人体元素、心理学、系统论等前沿学科……”

    莫菡冷哼:“故弄玄虚。”

    “小妹妹,这可不是玄虚。”

    突然有条胳膊,从莫菡肩上圈过去,回臂搂抱,将小姑娘半边身子都压入怀里,酒气还有口水都喷在她侧脸上,嘿嘿发笑。

    冷不防这么一记,莫菡吓得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(终于到家,祝大家中秋快乐,玩命赶稿开始!)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