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九十三章 原型火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轰声水响,罗南再次经历了一次“失败传送”,重归霜河水道。湍急的水流和碎片漫过他的身体,带来了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罗南没有立刻站起来,倒是把戴着战术头盔的脑袋,往水里压了压,用冰冷湍急的水流,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下。

    在他决定用机芯替代芯片组,与霜河实境的“冻星系统”对接之时,也很想象,会把信息挖掘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原来,白心妍交给他的临时权限,仍然没有触及这个虚拟实境项目的核心。直到“外接神经元”的触角,触碰到“冻星系统”的最底层,才让他一睹深层的奥秘。

    “模拟燃烧者,燃烧者的模拟器。”

    最受年轻人喜爱的“霜河实境”还有这种功能……好吧,这也完全在情理之中,有政府军方参与,又是虚拟实境这样的大项目,借鸡生蛋,做一些模型建构、实战推演之类的工作,着实最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可这种专门针对能力者、燃烧者的“优化”,乃至采用的技术手段,真是不让人多想都不成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烂熟于心的情节引导重新播放,罗南已经习惯跳过,没有太留心,只是在琢磨如今的状态,想看出究竟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冷不丁地,妮娜的提示划过耳畔:“……请关注原型格式的内能储备,妥善分配应用,避免冻僵。”

    咦?台词换了?

    罗南陡然惊觉,他还记得,妮娜的引导流程是提示作战服破损、水道水体异常,然后就是“请充分活动身体,避免冻僵”。

    突然跳出来的“内能储备”是什么鬼?

    念头方起,视网膜上图景变化,在其左下角,白色加粗的“u”型标志高亮呈现,提醒罗南的注意。

    当罗南的视线投注到“u”型标志上,低沉的背景解说也再次响起:“通过引入原型格式,燃烧者超越了人类传统低效的燃烧机制,充分转化利用人体内能,以获得更高的使用效率……”

    解说响起的时候,“u”型标志也在变色,从最初的白色,依次变为红、橙、绿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、蓝、紫五色,然后又回归到最初的白色;在此期间,“u”型标志内充注的色彩,还不断地升降“水位”,以直观的图示,透露出最重要的信息。

    罗南结合有关文字说明,很快就理解了其中的含义:燃烧者可以利用原型格式,持续转化、存储、提升人体内能,u型标志内的“水位”,就是可以利用的内能储备量;而类光谱的颜色变化,则是做功效率由低到高排列的能量形式,一共分为六级。

    很显然,一个燃烧者,在内能储备非常接近的情况下,决定其能力高低的关键因素,就在于“能量形式”。

    一个一百公斤的壮汉,其体内自然产生储备的“化学能”、肌肉做功的“机械能”合在一起,相较于用婴儿的一根胎毛制造的“正反物质湮灭反应”,也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对比本身就是笑话。

    可这正是“燃烧者”强大的奥秘所在——至少是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罗南站直身体,冰冷的水流持续不断地冲刷,使他身体的热量迅速降低。他没有动弹,而是在等待:

    “内能储备”在哪里?“原型格式”在哪里?

    即使身在一个游戏系统里,罗南却不认为自己是在简单地玩游戏。所谓的“内能储备”、“原型格式”不应该只是游戏设定的概念,以及数据化的标识,而必须是有某种具体可感的体验……

    虽然他进入这里的方式,不怎么正规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。”

    奇怪的杂音响起来,罗南视网膜上显示的图景,耳畔的背景解说都变得有些模糊,分明是受到了较强的干扰。

    一两秒钟的功夫,干扰就过去了。但背景解说也好,妮娜的系统引导也罢,也都没了后续,只有远方“霜河酒吧”电波里传来的歌声,混杂在哗向身在水道中的罗南,发出呼唤:

    “我用记忆的美酒,浇起了火焰,让她凝固在冰层里……”

    在冷彻断续的歌声中,罗南能感觉到,他的顶门位置轻轻震动,麻酥酥的感觉由上而下,层层蔓延,自头顶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渐至肩颈、胸背、腰腹、双腿,最终收于两足足心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大脑、脊髓,乃至十二对脑神经、三十一对脊神经都传递来细密的反馈,更由此带动了全身近千块骨胳、肌肉乃至以万、亿计的血管、纤维,形成不可计数的信号,传回大脑中枢。

    想要一一分辨这些信号,明确其所蕴含的意义,并瞬间做出正确的反应,就算把罗南的大脑变成超级计算机,也未必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可是,当这些信号蜂拥而来,在外接神经元中转上一圈儿,却瞬间分出了它奇妙的条理:

    有的强一些,有的弱一些;有的急促一些,有的缓和一些;若再明确各自的方位,疏密排列,就像是绘画时,浓淡各异的线条、阴影,顷刻间组合成一个直观而深刻的结构整体。

    接下来,罗南的意识自然萌动,直接嵌入了那个主导结构平衡的“重心”。

    在某种奇妙念头的驱动下,罗南重新坐回水里去,就那么摆了个“双盘”的姿势,整个人固定在河底,自头顶分向两边,肩头、双肘、双膝连成两道笔直的斜线,再与河底相接,形成一座稳固的金字塔结构。

    急速冲刷的水流瞬间扑上他的头面,外界强劲的压力,层层传导进来,转化为能量信息,在亿万计的神经、血管、纤维组织之间传导,最终形成微弱却又恰到好处的刺激,就像一颗小小的火星,投入到罗南意识所在的那处“重心”——仿佛投入到某个灌满火油的深潭里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火焰跳荡飞腾,几乎要吞没一切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真的着火,只能说是意识的倾注,放大了这份感觉。可当罗南意识移开,正常感知之时,他的下腹部,分明有一团温热力量,向周边区域辐射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视网膜上,“u”型标志的纯白“水位”急剧下降,一直降到近三分之一的低位,才勉强止住跌势,却依旧抖荡不休。

    势头看上去不太好,但罗南从中感受到的,却是那份与身体感觉同步对应的实在感和敏锐度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