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九十八章 失败品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投影仪器似乎出了些问题,投射的光线没有显现出具体的影像,倒像是一团斑澜光雾,覆盖了操作区,也把包括罗南、猫眼、薛维伦在内的五六个人,还有昏迷中的八具人体都包了进去。

    突然的光线变化,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,但做出最激烈反应的,却是那头蠢哭了的“人面蛛”。

    在光线交织的第一时间,它就再次冲锋,没有指向任何人,而是径直闯进扩散的光雾中,随即在彩光中隐去了身形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场投影光雾,就是为人面蛛打的掩护!

    猫眼低呼一声“糟”,对她这种以“感知”为生的能力者,锁定目标才能带来最大的安全感。上次猎捕人面蛛的行动,她就十分憋气,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进展,哪想到又是前功尽弃?

    但猫眼终究是经验丰富的觉醒者,思路一转,视线就落到了制造这层斑澜光雾的投影仪上。釜底抽薪是个不错的选择……

    “都退出来,系统那边,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薛维伦大声开口,前面是对房间内其他人讲,让人们都离开投影区域,后面则是指向正监控包厢系统设备运行的技术人员。他很不喜欢这种变化,这让他感觉着事态仍未在警方的彻底控制之下。

    猫眼本来都要出手了,听到薛维伦的命令,又是低哼一声:“蠢货!”

    罗南咳嗽着爬起身,想为薛维伦辩解:“他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蠢货。”

    罗南简直莫名其妙,我招你惹你了?

    然而转念再想,还真有可能。要知道,这位可是在格式塔留了影像的,即使位于“学生层”的,都不算真正的信众,像谢俊平就很是懵懂,可猫眼是能力者,或许有些本能感应和排斥?

    罗南再看猫眼,五色光线下,这位印象中的妖艳舞女,一身街舞潮人打扮,歪戴帽子,比那晚上过分成熟的扮相,年轻了不少,也多了点儿帅气。如果不是有六耳的先期确认,在大街上错身而过,他十成十是不敢招呼的。

    但在行动期间,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有些话还是说开比较好:“我蠢在哪儿?”

    面对罗南的直白态度,猫眼回以冷笑:“通灵者先生,这种行动,你的指挥权在哪儿?行动力在哪儿?在这扮无辜市民,很有乐子吗?你就拉了这么一帮累赘,然后把主导权拱手让人?彼此打架?”

    一语点中要害,罗南哑口无言。其实这正是上次行动中,由何阅音指出的团队行动大忌之一。他现在也犯了,甚至更严重。上回参与行动的人,至少还知道目标,现在薛维伦那帮特警,还都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有没有一点儿能力者的自觉啊……至不济,优越感也行。”猫眼这不是劝诫,而是嘲讽,但效果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罗南摊开手,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还留在里面干嘛?”

    薛维伦大踏步过来,对滞留在光雾里窃窃私语的两人很不满,当然,更多还是逻辑对接不上的困惑。对此,他也拿出了最直白高效的态度: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们是什么路数,面对警方,你们必须配合……罗南,你给我解释,刚刚耍什么猴戏呢?”

    这种又像权力机关,又有长辈作风的态度,对罗南这种年轻人,不得不说效果极佳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在此,光是筹措言辞,就要让他脑袋爆掉了,还好,现在多了一个猫眼。罗南毫不犹豫地就把旁边这女人推了出去:“表现能力者优越感的时候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猫眼也没拒绝:“至少这老男人比你聪明得多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出了光雾范围,随后猫眼便主动迎上薛维伦,展开交涉。

    对交涉的结果,罗南不关心,想来这以猫眼这种资深能力者,不至于解决不了。他现在的全部精力,还是放到了投影光雾覆盖区域。归根结底,还是技术性工作更适合他。

    这片光雾覆盖区域,猫眼视其为最危险的地带,因为不知道隐身的人面蛛,会从哪里突然冒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罗南的看法不一样。

    自那头“人面蛛”现身以来,罗南始终牢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牢锁定其位置,不管是在光雾内外,其实都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若说有……大概就是更清楚了吧。

    在别人眼中遮蔽视线的投影光雾,在罗南这边,完全是另一种呈现方式。什么混乱、斑澜,只能说是对本质上的“能量信息运转方式”缺乏认知。

    投影作为一组拥有特定形式的光线,当然也属于能量信息的范畴,而且是非常直观的那种。正因为如此,在罗南的精神感应之下,里面的结构布局,几如掌上观纹,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“又一个‘巴别塔’式的结构,比战术头盔芯片组要更精密,但和机芯呈现的完美格局,还有着相当大的距离。”罗南用挑剔的态度,对投影光雾的结构级别做出评判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当投影光雾覆盖,罗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。若非如此,他哪有闲情和猫眼讨论“蠢货”的话题?

    问题是,制造投影的那方,看不到罗南的心思,他们放出这么一个结构,自有其特殊而关键的用意。

    罗南看得清清楚楚,当那头“人面蛛”撞入其中,二者的能量信息结构,便像齿轮咬合,车辆入轨,实现了非常完美的契合,并按照投影光雾的模子,开始了纠偏和修正。

    原本还有些混沌的“人面蛛”结构信息,受此影响,倒是意外地清晰起来。可以看到,能量信息的运化方向,迅速与物质层面拉开距离,人面蛛干涉物质层面的愚蠢举动,就此被强行扳正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说强行?

    因为在整体都极度契合的能量信息结构中,还有一个“部件”,始终放射出格格不入的信息,就像是运转流畅的生产线上,有一声没一声的杂音,怎么都觉得刺耳别扭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传说的“瑕疵品”?

    罗南逐级提高感应精度,最终确认,这个“瑕疵部件”,来自于“人面蛛”的内部,某个看上去颇为紧要的功能区域……内部?

    猛然间,罗南抓到了事态的关键核心:

    人面蛛的内部?对面是在逗乐吗?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