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零六章 环蛇言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猫眼也头大,因为涉及到一些比较复杂的理论,郭局本人也是稀里糊涂,某些地方自然就讲述得很模糊。里面有很多不能理解的地方,她只能简单地道:

    “听说这是‘世俗侧’对人面蛛的试验里,最成功的一个,如果继续研究,最后的目的,是为了量产?对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问你呢。”猫眼捅了罗南一记。

    罗南有点儿意外:“问我?”

    “不问你问谁,这是柴尔德要处理的正事,你和他聊得那么开心,问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有讨论价值的。”

    罗南老实摇头,他和柴尔德交流的,主要是在“精神与物质层面交互干涉”方面。而“人面蛛型外骨骼装甲”则是单纯的精神层面架构,又是简化版,连灵魂构形都算不上,怎么可能会讨论?

    猫眼忍不住要翻白眼了,敢情这位还在神经病模式里没出来呢。

    加密频道里,一直高度紧张,又早有怨气的红狐,忍不住一连几十个“啧”音发出来,最后嘿然冷笑:“罗先生,罗少爷,你是说,我们这一拨人,冒着与公正教团撕破脸的风险,在这儿给你撑腰架势,就是为了这个‘没有讨论价值’的东西?行啊,您真行!那咱不侍候了行不?”

    说着,红狐甩手就走。旁边竹竿见势不对,一把抓着他:“等等,别置气啊!罗南是没说明白,他和柴尔德讨论的话题比较虚,未必沾得上这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虚啊?所以我们就陪着他高来高去?我早就说过,今天这个行动,从一开始就目标不清,责任不明,凭着一个神经病的指认,一帮人匆匆忙忙赶过来,人面蛛没见着,迎面撞上公正教团内讧。结果呢,人家正主儿都没动,咱们先涎着脸凑上去,费心费力清了场子。嘿嘿,‘公正教团’的马仔,火并先锋,这名头很好听吗?”

    红狐真是炸毛了,如果他没有涉入事端,最多就是把罗南与柴尔德的“交流”当笑话看,一笑了之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和竹竿在盂兰酒店中控室,已经有些露了形迹,在这里抢占狙击位的公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平骑士团,早晚都要杀过来,冲突难免。如果这时候,罗南真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理清楚,道个歉,加个谢,也就罢了,结果,罗南就给了一句“没有讨论价值”?这小子究竟有多么不晓事儿啊!

    而且,他还有一个深层的担忧:“到现在协会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,高手支援没来,协调也不见影子,以后真的和公正教团讨论这事儿,我们算什么?第一波炮灰?还是拿出来背锅的?”

    竹竿依旧劝他:“你多虑了,欧阳会长不是这样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没看到总会的德性!又或者,你们还觉得,这种事情会控制在夏城范围内?诸位哥哥姐姐还没弄明白吗,事情已经闹大了!这些秘密教团最擅长搞那种信仰议题,小题大做,总会那边呢,从头到尾的政治正确!现在好了,我们连个趁手的证据都没有,难道最后要把通话记录给发过去,自证清白?”

    何阅音试图劝导:“红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和罗老板说话,秘书闭嘴!”红狐是越想越气,谁的面子也不给,谁敢说话就呲谁。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加密频道里变得非常尴尬。红狐摆明了,他只要罗南的态度,其他人谁再开口,都只会是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罗南也就是几个恍神的功夫,便发现自己已经被红狐针对了。他并不是真的“不晓事”,只是没有过多考虑,有话直说而已。

    那种被他命名为“人面蛛型外骨骼装甲”的信仰产品,本质上就是一种简化版的灵魂构形。有了前面的实地演示,更有“魔符”这个实实在在的参照,罗南只要收集到足够的负面情绪,现场造出一个,都不算什么难事儿。

    这反倒不是柴尔德擅长的领域,真说起门道,那位恐怕还没有罗南清楚呢。罗南一时就觉得挺冤枉的。

    不过反过来再想,他早前轻率报出“人面蛛”的警讯,又没听何阅音指示,径直前往事发地,导致事态连续激化,确实是有错在先。

    红狐这人,面对任务目标多次变更,虽然嘴巴牢骚不断,可还是从头跟到尾,现在又面临与公正教团的正面冲突,危险性极高,人家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确实有发火的资格。

    罗南不介意道个歉,说两句软话,可是,在这种比较复杂的语境中,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最妥当。

    他看向离他最近的猫眼,后者抱臂当胸,一副“看你尴尬我很爽”的冷诮模样,但伸在外面的右手食中二指却是抬起来,向下勾了勾,意思是让罗南低头认错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共享视角,用这种方式比较隐蔽,不容易被人发现,但这种提示就太模糊了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在私人界面,两个好友同时传来通讯。一个是何阅音,一个竟然是章莹莹。

    “给红狐道歉,尝试与柴尔德沟通,把人面蛛的事情问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和柴尔德说两句,做个样子啊。红狐这人牢骚多,给他个台阶就好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讯息不同,但意思都是一样的,都是教授罗南缓和局面的方法。何阅音这么做,正是她一贯的作风,可章莹莹的暗助,多少让罗南有点儿意外。

    罗南要的就是这种具体指导,他松了口气,很乖巧地在加密频道里回应:“对不起,红狐,刚刚是我欠考虑了。我再和柴尔德沟通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罗南也在琢磨。红狐虽是说了一堆气话,但有些东西,还是看得很明白的。现在他们这拨协会成员,最大的麻烦,就是与公正教团的内讧切割不清,授人口实,偏又没有特别实在的证据,自证清白。

    罗南又多想一层,人面蛛构形什么的,虽然都已明白,毕竟还是空口白牙,如果后面协会与公正教团交涉,证据性很是不足。真正的铁证,自然还是柴尔德手里的那个金属盒子。

    柴尔德的性格,罗南差不多已经明白了,这位将存储器拿到手,最多也只是验证一下,后面还是直接破坏掉的可能性居多,那样未免太浪费。

    一念既明,罗南便对柴尔德开了口:“柴尔德先生,那个存储器,如果你不用的话……就留给我们存证吧。”

    猫眼:“?”

    何阅音:“……”

    章莹莹:“!”

    红狐:“我草,你搞什么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