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零八章 察法度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精神层面的阴云覆盖了整个周边区域,不断地扰动变化,试图攻入柴尔德的领域,到后来,由于连续的切变,阴云本质现迹,化为阴森飘忽的低语咒音,呈现在物质层面。

    “环蛇之言!”猫眼伸手将罗南往后扯,面色凝重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在火力点遭到封堵,导致片刻的脱节之后,“世俗侧”的手段,终于再次显现。而且,他们已经放弃了传统的远程攻击,直接动用超凡力量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前面安翁主祭纯粹交流的模式,嘶嘶的咒音里,充斥着黑暗与阴寒的力量。包厢内部的照明,本就因为弹雨破片的缘故,被扫灭大半。当咒音显化,黑暗愈发深重,仅有的一点儿灯光,都呈现出光怪陆离的散乱轨迹,仿佛包厢都被扭曲掉了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柴尔德“真理之盾”的光芒,充斥的空间还是有限。然而他所立之处,依旧是光芒大放,纯粹明透,无论咒音如何扰动切变,却半分也渗不进去。

    罗南目注那片纯粹明透的光芒,哑声呢喃:“所立之地,便是真理的领域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信教,也要等活着回去吧。”猫眼又扯了罗南一记,示意他关注加密频道,那边何阅音已经下达了撤退的命令。

    罗南没有动,目前形势下,他们想要离开,也不是那么容易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下一刻,来自正门处的外界光线被隔断,又是“咚咚”两声,有人敲击门框,力量好大,整个包厢都似乎颤了两记。可看门口来人,根本没有刻意发力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位没有穿戴任何装甲护具,身高已经超过两米,站在门前,都要微微低头,以避免撞到门楣。他甚至还光赤上身,漆黑如有油光的皮肤,块垒般的肌肉,以强韧筋膜相连,随呼吸微微起伏,就像一头立起的黑虎,只看体格,要比已经非常高大魁梧的柴尔德更强壮。

    来人忽略了房间里其他人的视线,单纯迎上柴尔德身上的光芒,咧嘴一笑,露出雪白牙齿:“柴尔德先生,好久不见。哦,你可能不记得我了…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…”

    “巴泽。”柴尔德轻声道出来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感谢你,柴尔德先生,还对我有印象。”

    这个叫巴泽的黑肤壮汉,一口一个“柴尔德先生”,谈吐礼貌,言语温和,与外貌颇不相衬:“我真的一直非常感谢你在我入教之初的教导,是你教导我修行的阶次,告诉我‘节制’的重要性……可惜,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另一条路。我觉得,还是肆意奔放、简单粗暴的模式更适合我,而且力量也并没有因此离我而去。”

    看着巴泽表现出的这份“师徒重逢”的模样,罗南却感觉到,有极度危险的张力,在这个黑肤壮汉身上呈现。不由问道: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黑虎巴泽,公平骑士团,夏城分部的副团长。”

    猫眼伸手扶了扶歪戴的帽沿,下意识地让自己的整束更利落些,以备接下来的苦战。既然是公正教团的高层内乱,像巴泽这样的家伙出现,一点儿都不值得奇怪,可理论上的压力与现实的感触,终究还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她需要给常识缺乏的罗南补课,同时也再给自己提个醒:“一个纯凭天赋肉体力量就能打爆觉醒者的变态。但也有人说,他是通过公正教团的‘生死祭’,才换取了这种能力。不管怎样,如果在夏城挑选十位肉体力量最强的人,爆岩勉强能挂个车尾,协会的巨臂前辈、宗笈前辈大概位列中游,还是以爆发力、技巧性取胜。而这位无论如何都能位列前三。”

    罗南“哦”了一声,终于对巴泽的实力,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。

    他是见识过爆岩和巨臂的能耐的。爆岩是在高爆燃烧弹下,也能毫发无损的主儿;至于那位巨臂先生,是比较纯粹的武者,拳力透铁厢而入,能够将深蓝行者状态下的杰克,硬生生粘在当场,确实有着不可思议的技巧。真正搏杀起来,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风采。

    巴泽能够在肉身力量上,压过那两位,实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加密频道里,何阅音放出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信息:“注意,巴泽的肉身力量固然强大,但他一直以来仗恃的,从来不是肉身。”

    至于仗恃的什么,挡在包厢入口处的巴泽,已经开始展现。他深深吸了口气,微垂下头,漆黑皮肤本就发亮的油光之上,一道接一道的纹路结构持续亮起,像是有一个无形之物,在他身上书写扭曲的文字。

    周边区域的光线扭曲得更加厉害,搭眼看去,每一个文字,都像是燃起了火,深透肌体,又贯烧虚空。环蛇之言的嘶嘶之声,如斯响应,除了毒蛇吐信,也像是皮肉烧灼之音。

    何阅音的解读适时更新:“巴泽是公正教团的‘人体兵器’,通过他,主祭可以充分发挥存在于精神层面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做法啊。”罗南算是长了见识,对他来说,这是一种从没有想过的应用方式。对纯粹的精神强化者,应该是一种很不错的变化,就是“人体兵器”这块儿,想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培养的。

    罗南略微沉吟,旁边的猫眼却是瞪他:“想什么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什么。”罗南多少有点儿口是心非,猫眼不说还好,那么一提却勾起了他的思路,貌似他给予墨水、瑞雯乃至于猫眼的加持,某种意义上,也算是这种模式的变形?只不过略显被动了些。

    几个念头转过的功夫,巴泽已经重重踏步,雄健的身躯与黑暗同进,挤入了包厢内部。他一身肌肉有序波动,那些诡异的文字似乎都活了过来,每一次错位,都形成了一幅妖异诡奇的篇目图景,又仿佛放射出暗色的火焰,扑击而上。

    暗焰与柴尔德身外的光芒区域交迸,刹那间,黑与白的光线,融汇成扭曲的灰层,巴泽抬起头,瞳孔如同煤石燃烧,嘴巴裂开:

    “柴尔德,真理不服从你的想象!”

    嗓音里,渗出了诡异的杂音,分明就是一次不成功的和声,有一个诡异的存在,与巴泽同步说话。

    对此,柴尔德的回应只有一句: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