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一十章 真理门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连绵夜雨,似乎再也没有停歇的时候,而且有加大的趋势,站在高楼顶层边缘,可以看到细密的雨幕和烟气,以及晕染的都市灯光,覆盖了可以目见的所有区域,除了楼顶本身。

    承载霜河实境的三栋楼体顶层,地面湿意犹存,可头顶上再不见雨丝飘落,有一层无形的屏障,将这三处高楼顶层与夏城的秋雨夜分割开来。

    这幕情形,也只出现了二十分钟左右,此时在各处楼层之上,各有十多人忙忙碌碌,有搬抬设备的,也有在地面上绘制图形的,往来穿梭,充满了仓促为之的味道。

    安翁不管背后那些人怎么布置,他只静静地立在大楼边缘,枯瘦矮小的身躯,裹着并不合身的祭袍,在近千公尺的高楼之顶,任大风吹卷,似乎随时都可能被掀下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站得很稳,兜帽的阴影遮住头面,浑浊瞳孔中,仍透出微微的光,映射下方射灯交织的三角平顶,警车的红蓝灯光在四面点缀,让人眼前发花。

    错乱的灯光下,人潮正不断地从多个紧急通道里面涌出来,向四面扩散。偏又依循着愚蠢的群聚效应,在更外围处聚团,仿佛被水面隔断的蚁群,拥攘不休。

    三位高楼的各个楼层,都有大量的人群贴着事发一侧的玻璃幕墙,使用各种拍摄装置,开启围观模式,也将慌乱、惊恐、兴奋的情绪,层层放大,化为难以目见的浊云,融入秋雨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安翁耸拉的眼皮几乎将双眼都盖上,但实际上,他正饶有兴味地观看这片翻滚的烟瘴,体味其中种种微妙之处,别说就这几分钟,便是看上一整夜,也不会倦。更何况,在浊云烟瘴内部,还有更有趣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……说不定哪位主祭,正通过这位,打量我们呢。”霜河实境内部的对话,清晰传回。

    安翁哑然失笑,真如那边所说,借由“蛇巢”,精神观照,扫过周围各人的面孔。重点打量两位,一个是点出“蛇巢”的风衣女郎,另一个就是那位受了柴尔德“真理之遁”加持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“都是不俗之人哪。”他嘴巴微微蠕动,做出评价。

    那风衣女郎眼光见识不俗,一身能力深浅难测,以‘蛇巢’投射的灵波,竟是琢磨不透,至少也是b级的战力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年轻人……

    一念未绝,由“蛇巢”灵波扫描呈现的场景,骤然变得模糊扭曲,随即彻底崩溃。很明显,他刚刚搭建起的“蛇巢”被破坏掉了。

    安翁微怔,随即他干瘪嘴唇微微裂开,露出如黑洞般的隙口,算是一个笑容:“干预环蛇之言的运作,寸步不让,灵魂力量可观,锐气十足,也有法度。很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便在安翁观景评人之时,各自相隔数百米,与他所在大楼呈品字形排列的另两处楼顶,此时各有一位黑袍人,站于楼层正中的起降坪上。

    这二人也穿着主祭服饰,却不敢像安翁那样,离开自己的位置去观景,而是非常严肃地安排周围人员,不管是就地绘图也好,搬运设备也罢,都仔细布置对照,务必不出一点儿差错。

    可随着安排渐渐妥当,两位主祭的心神,越发地难以安定。作为资深的教团主祭,都是精研相关学识,也对柴尔德知根知底,他们当然能够判断出,接下来的冲突,究竟胜算几何。

    二人隔空交流片刻,终于是忍不住,齐齐向安翁请示,走的是一帮手下感知不到的精神层面。负责沟通的,是位置仅在安翁之下的郑晓主祭。

    “安翁,这样布阵是快了,可总归是权宜之计,太过仓促,难见全效!照目前估计,我们三个主祭联手,就算有阵图协调,杀死柴尔德的机率也不会超过30%,未免太过冒险,是不是再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安翁没有立刻回应,他伸出两只手,都是筋骨暴露,斑斑点点,充斥着苍老腐朽的味道,甚至还在微微发颤。已经伸不直的拇指、食指分开对抵,大概架起了一个三角形,试图将整个霜河实境囊括在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杀柴尔德?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杀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柴尔德?”

    安翁又问了一遍:“从行动到现在,你们竟然没有疑惑吗?还是说,这些年来,柴尔德在夏城,已经坏了你们太多的好事,以至于完全将他视为仇人,任何针对他的行动,都是理所当然?”

    两个主祭都有些傻眼,提出要干掉柴尔德的是你吧,这时候又嫌我们不置疑、不说话、谋私利?

    还好郑晓与安翁共事多年,知道他的脾气,便顺着他的语气道:“安翁,其实我们也是有顾虑的。毕竟柴尔德是那边的重要人物,是最有希望成为超凡种的中坚力量,一个弄不好,世俗侧与真理侧彻底撕破脸,是我们不愿看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平的两端,应该保持距离,而不是互相干扰,指手划脚。”

    安翁一点点地调整指框的角度,却是直接给柴尔德定了性:“所以,柴尔德不是真理侧,他只是极端侧、偏执狂和刽子手。在教团里,本不应该有他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郑晓心弦一震:“所以要把他清除掉?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,按照安翁的说法,对付柴尔德,就不只是他们这一方的诉求,而是要放在更为复杂而冷酷的背景下。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这样的话,我们应该有更好的机会,更从容的布置……”

    安翁平淡回应:“论机率,任何针对柴尔德一类强者的谋划,成功的可能性都不会超过5成。里面除了细致安排,更多的还是运气。今天运气很好,地形、信息、能源,包括借口,一一齐备,为什么不试试?”

    “试试?”郑晓苦笑,“尝试不成功的后果,我们怕是承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一旦打虎不死,必然是后患无穷。若真的激怒了柴尔德,引来疯狂报复,他们这些世俗侧主祭,怕是睡觉都要睁着眼,那情形想想都要疯掉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后果?”安翁轻咳两声,转过身,慢慢走向已经布置好的阵图区域,“真理之门即将开启,那个偏执狂就算有命在,还能分心旁顾吗?”

    (卡死,今天只有一章,抱歉)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