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一十章 真理门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郑晓哑然片刻,直到安翁已经就位,三个楼层上的阵图开始调试运转,终于是回过味儿来。

    安翁您是在逗乐?

    目前,教团内部,确实是有“真理之门”快要开启的消息流传。说是通过这个神奇的门户,可以看到圣物、亦即“真理天平”的真身,开启至高的权柄,获得无上的智慧。

    作为负责地方传教事宜的主祭,郑晓很清楚,这是一些祭司在传教时,根据近期夏城的地震,借用教义经籍上的只言片语,脑洞大开的产物。他们编造这起流言,声称“真理之门”的位置,就在夏城附近。连续多日的地震,就是圣物不断靠近物质世界,引起的干涉反应。

    公正教团世俗侧的祭司,每年都要拿出类似的几个流言,吸收信众,扩大教团影响,郑晓早已是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正好这段时间,教团在人面蛛的解析利用上抢占先手,研究颇有进展,马上要推出新的信仰产品,郑晓便想着乘风借力,没有对这些流言做出什么限制。

    这么个信口开河、捕风捉影的事儿,安翁难道还信了?又怎么可能会绑住柴尔德的手脚?

    “老头子的脑袋不清楚了!”另一位主祭安成礼,通过私密渠道传来信息。

    郑晓没有附和,安成礼话中虽不客气,可怎么都是安翁的侄孙,平时摆出耿直面孔,靠着损自家长辈,与其他人打成一片,天知道背后,自家人那边又是怎么个说辞。

    而且,郑晓一点儿也不认为,安翁的脑子有问题。

    安翁是秘约主祭,但他的资格甚至比九成九的心照主祭都要老,只不过接受圣物启示之时,年龄已经老大,肉身无法承载,限制了他的成就。

    可就算这样,教团之中,各路祭司、首座、乃至于首祭大人,都要称呼他一声安翁,久而久之,连本名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安翁也从没有辱没过这个敬称,也许这位岁过百龄的老人,身体已经老朽不堪,可对事态情报的了解,本人思路之清晰深透,还是远远超过他们这些明誓主祭。

    至少,郑晓是自愧不如的。他不免就要多想一层,安翁的话里,是不是存有什么深意?

    郑晓回忆有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关记载。按照教团圣典所示,“真理之门”的开启,是世界变革之始。上一次是“畸变种”席卷全球,彻底改变了地球的生态,也轰破了人类潜能的枷锁,将“启示”带入人间。

    而下一次的“真理之门”开启,无疑将再一次地改变人类世界的走向,至于是繁荣还是毁灭,圣典上则并无明示。

    无论是什么样的走向,这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情?如果消息属实,教团上层早就炸开锅,公正圣堂首座、各位心照主祭、大主祭,包括神龙不见首尾的首祭大人,都要排开一切阻碍,云集夏城,此间早已是风起云涌,怎么可能还是现在这种情形……

    唔,等等!如果是“真理之门”,如果夏城真的风起云涌,对于公正教团,又有什么好处?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,真的搞出那种大场面,难道等着被政府军方、能力者协会又或者其他各路财阀势力分润成果?

    思及此处,郑晓猛地打了个寒颤,虽然披着厚厚的黑袍,整个身体仍不自觉地颤栗,这倒不是恐惧,而是骤然而起的兴奋与压力。

    “安翁,您的意思是,真理之门确有其事?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安成礼也忘了把郑晓推在前面挡箭,忍不住插言,“为什么上面一点儿消息也没有?”

    就是有消息,也轮不到你我这种级别的知道。

    郑晓一直都在怀疑,是不是安翁知道他最大的优点便是拥有自知之明,所以才把他调来,与安成礼这个“野心超过能力”的青年主祭搭班子。

    不过,安成礼纵有千般不好,脑子总还是不笨的,当下连珠炮似地询问:“安翁,是不是首祭大人有了‘圣谕’?如果‘真理之门’真的快要开启,时间和地点我们掌握了没有?今天这事儿,难道只是个理由?”

    是啊,难道只是个理由?

    郑晓一时间也有些捉摸不定。若真是所谓“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”,借助他们与柴尔德的矛盾内讧形势,使教团世俗侧和真理侧的强者,可以大量向夏城汇集,形成绝对优势……那他们现在这些布置,又算什么?

    有时候,安成礼真是个最好的搭档,特别是在脑子烧热之时。他抢着把郑晓的疑惑问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出来:“真是这样,那我们都成了搭台子的布景?”

    “柴尔德若真是能够配合的人物,这个理由又有什么可信度?”安翁只回答了一个问题,却是明确了很多事项。

    郑晓与安成礼都是沉默,他们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一切。

    夜雨越下越大,就算是在已经屏蔽了雨丝的楼顶上,也能听到雨滴飞落的低哗声响。

    安翁并没有给两人太多的思考时间,很快,两人的精神领域都是一颤,黑光白线交织,一架古典吊式天平,呈现在常人目光难及的虚空深层,向两人宣告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黑白秤盘各置一侧,各有三股同色链条吊起,中央架梁严格对衬,下方底座沉实厚重,除此以外,别无赘饰,简洁朴素。

    这正是真理天平的投影。作为教团至高无上的圣物,无论是何时、何地、何种形式出现,都需要拿出恭敬的态度。两位主祭同时欠身,默颂经文,也暂时洗去了脑子里的杂念。

    此时,真理天平并非是平衡状态,白色秤盘如负重物,沉在底部,使另一侧的黑色秤盘高高抬起,给人的感觉,仿佛下一刻就要倾倒过去。

    这种“不平衡态”,往往就是教团强大咒文的起始标志,其后的一切手段,都是要将“不平衡态”扳回到“平衡态”,在这过程中获得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。

    不过,此次真理天平的状态多少有些奇怪。在沉下去的白色秤盘上,空空如也,至少看不到有任何重物;相反,另一侧抬起的黑色秤盘上,却有一条筷子粗细的小蛇,身躯环绕,口衔其尾,身外浊云翻腾。

    这条自衔其尾的小蛇,正是“环蛇之言”的具现化,象征着此时霜河实境中,由他们掌控的负面痛苦力量,也是后期需要不断调整,以实现平衡的唯一砝码。

    然而从“不平衡态”来看,其份量似乎颇有不足。

    “好像环蛇之言的运转不顺。”其实郑晓是想问,安置在“真理侧”,也就是白色秤盘上的祭品是哪个。

    安成礼则道:“环蛇的吸聚总是被干扰,是不是里面那些能力者们在使坏?”

    安翁不置可否:“我们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