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审判官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安翁一声令下,郑晓也好,安成礼也罢,都要瞬间收拢心神,各就其位。此时,三座楼顶之上的设备已经安装完毕,同时开机。

    占据核心功能的,是特制的“三维投影仪”,刹那间五色光线投射,交织成无数层叠变化的结构,将原本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布置妥当的复杂阵图,以投影的方式,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洒落的光线,都经过特殊处理,承载一定能量,换了普通人受到照射,可能当场就要烧伤,不过在三位主祭的控制下,光线中的能量,没有一分浪费,都汇入到阵图的各个基础结构中,并与各自的气息临时融会在一起。

    每位主祭身外,都像是包裹了一层光茧。光茧内层,基础魔咒符文依序排列,搭建起单螺旋式的链状结构,绕体转动,成立了根基内环。

    在此基础上,无数条弧线辐射开来,与外层的多角芒星交错,巧妙拼接出了数十个大小不等、相对独立的齿轮结构,逐级咬合,就像一台巨大的机器,轰声启动,嗡嗡运转。

    最外围的球形边界,是由几十上百个环形阵拼接而而,黯淡微灰的光流,像是急速流转的浊水,哧哧流动,好似随时都有破渠溢出的风险,但也由此获得了强大的张力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三处楼顶,几乎完全相同的魔法阵,搭建起一个端点明亮、边线无形的等边三角结构。

    这个结构有个名目,即“天演领域”,是由三位主祭共同搭建,也共同享有的神妙之地。当然,身为秘约主祭,安翁肯定具有更高权限,也占据主导地位。

    在“天演领域”的正中央,处在“不平衡态”的真理天平映入。

    这一下,即使还没有到达物质层面,却已经进入了周围教众的可视范围,当下这些祭司、骑士团成员,都按照教团礼仪,跪倒一片。或多或少的虔诚敬畏之心,也汇入了阵图之中,化为特定的信息,与能量交汇,使之更具活性。

    运转起来的魔法阵,正逐步实现对周边区域的控制,最直接的变化,就是感应范围。

    三位主祭,没有人以精神感应见长,相隔近一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公里的直线距离,要想了解霜河实境的现状细节,需要用环蛇之言形成“蛇巢”,又或者以巴泽这种“人形兵器”为支点,才能实现。

    可现在,在三人共享的“天演领域”,由霜河实境收集上来的信息,不管是怎样地纷繁复杂,千头万绪,都在这片三角结构中梳理归拢,最终成形,再投射到三位主祭的灵魂中去。

    影像从模糊到清晰,覆盖了大约百余平方公尺的范围,将其中所有的生灵都一一呈现。而且,在某种特殊机制的作用下,影像自动对焦,将最为关键的人物放置在中央位置,并加以标识。

    虽然目标本身的位置,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,一身休闲打扮,看上去就像是周末过来霜河实境玩耍的学生。周围同行的人里面,随便扯出一个,都是要比他大出一截的社会人士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在这个谨慎行步的队伍里,人们却是自觉不自觉地将那个年轻人围在中间,尤其是八个身着外骨骼装甲的魁梧特警,持枪拿盾,自然形成防御队形,那模样,更像是在护送哪家的高官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吗?”郑晓和安成礼多少都有点儿意外。

    安翁依旧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“天演领域”的信息收集解析,也并没有到此为止,多个教团内部的特定符号标识洒落下去,人人有份,将需要特别关注的部分,以醒目的方式标注清楚。

    三位主祭都看到,那些部分惊人地相似,如出一辙。都是出现在各人的胸口位置,也都是一样的存在形式,一样的组合结构。

    “正四面体、内切外接圆球……这是原型格式。”作为一个合格的明誓主祭,安成礼对各方势力的“超凡理论”都有认识,当然不会忘记目前世界上炙手可热的“原型格式”理论。

    郑晓迟疑了一下,还是做了下纠正:“原型格式是标准的肉身强化方式,目前这种情况,应该是精神干涉物质层面的产物。”

    安成礼哽了一记,还要再说。可在此刻,安翁终于明确传递意念:“环蛇之言的运转滞碍,究其原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因,这个年轻人是直接原因。他年龄不大,已经有此可观的灵魂力量,而且运转法度谨严,天然归于秩序一方。而且不久之前,他还受到了柴尔德的‘真理之盾’加持。”

    “柴尔德?”

    “真理之盾!”

    郑晓和安成礼都是猛吃一惊:“他和柴尔德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安翁的意绪依旧淡然:“现在我们只要知道,柴尔德加持了这个年轻人,年轻人的加持则要更大方。他所到之处,混乱、失序的力量就受到限制……有没有这个年轻人的情报?”

    教团在能力者协会当然是有眼线的,一些深层信息未必能触及,可是摆在明面上的基本资料,总是可以找到。没过多长时间,三位主祭都重新认识了那个少年。

    安翁一点儿也不掩饰对这个年轻人的特殊态度:“罗南,新近入会的年轻人,前途无量的年轻人,没有太多背景的年轻人……这就是天赋的力量。如果早几年遇到他,引入教团,仔细调教,也许可以角逐‘圣徒’种子。”

    郑晓心中微动,安成礼当年就是屡次争取‘圣徒’,没有成功,才黯然回到夏城,做了这个明誓主祭,对此一直耿耿于怀。安翁这么讲……

    隔了数百米的夜空,他看不到安成礼的表情。可接下来,安翁的命令下达:

    “成礼。”

    “安翁。”

    “世俗侧,不是世俗世界。我们是给世俗世界制定规则。所以我们行事,既需要找到理由,也需要表明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安翁!”郑晓从中听出了不祥的味道,忍不住想要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可是,安成礼已经被他伯祖父的几句话给捣中心窝、架上了台。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应:“安翁,您吩咐!”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向世人表明,教团和散沙式的能力者协会是不一样的;和那些信奉权谋的政客也是不一样的。我们更有原则,绝不妥协——轻率干涉教团的内部事务,必然要付出代价!

    “现在,你就是审判官,做出判决吧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