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猪队友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红狐连珠炮似的质问砸下,身边的竹竿作为主讲,却是心平气和向他解释:“嗯,也不是帮柴尔德了。你看啊,目前仍陷在霜河实境的无辜市民,初步估计有近百名,全部都在一层a区,分为将近20个聚集点,每个点2到7人不等……

    罗南正仔细听着,章莹莹又不依不饶地凑过来,旁边白心妍揽着她的肩膀都没用:“喂,你说感觉变犀利了,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罗南的答复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空口白牙,谁信你?喏,再画幅肖像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罗南一时没反应过来,已经让章莹莹把一个薄皮本子硬塞进手里,顺带捅进来的铅笔,倒是很贴心地削出了尖锋,却差点儿扎破他手心。

    在这种游乐场所,想找纸制笔记本之类的商品,真的很难,章莹莹塞过来的,应该是某个游戏周边之类,表皮和内层都花里胡哨的。

    罗南一时也有些无语,他的草图式风格竟然还能圈粉?而且是章莹莹这种无可捉摸的怪女人?

    白心妍也很奇怪:“他的画作,很合你的意?”

    章莹莹笑眯眯的,已经见不出愤怒情绪:“通灵者嘛,可以溯往,可以前知,可见他人之所未见。老板就讲,我现在对‘白虹’的感应,过于主观,需要多方参照,他的画简单直白,看起最省力了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理由,罗南唯有苦笑而已。他随手掀开本子,却又抬头看天花板,那里正洒落水雾,早已经浸湿了罗南的头发,如今洒在本子上,很快也洇开了一片。

    对此,章莹莹翻个白眼,也不难为他了:“事后,嗯,明天就要给我!”

    “我的有没有?”白心妍也来凑热闹。对这位,罗南始终有点儿戒心未消,只能是低头笑笑,拿出内向羞涩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就被竹竿的讲解吸引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这近百名市民的存在,是很让人头痛的。目前公平骑士团没有抓捕人质的打算,不过,他们也不准备放人出去。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竹竿随后放了一段录像,上面显示,那些枪手守在对外通道处,只要市民想要逃离,便以轻武器击穿双腿,任其惨叫呻吟,十分凶残。

    旁边的薛雷嘶了一声,对这场面非常不适,忍不住嘟哝道:“这还不是人质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是在搭建蛇巢。”

    竹竿调整监控画面,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当前的具体场景。那些试图逃离的人,在被击穿双腿后,剧痛和恐惧一起作用,便成为了“环蛇之言”最好的载体,所承受的痛苦更增数倍,偏又连昏迷都做不到,只能在那儿挣扎惨叫,任无形的“毒蛇”游走进出,很快就是气息奄奄。

    而这种惨叫挣扎,同样也在放送着巨量的负面灵波,对那些并未受伤,却被恐惧慌乱情绪主宰的受困人员,进行辐射影响,使之也向“蛇巢”传化。

    “蛇巢越密集,公正教团主祭越能充分发挥能力,受到的距离限制也就越小。根据以往的情报,要想让巴泽这种‘人形兵器’全功率开动,周围三具蛇巢是标配,若要再加上其他‘祭骑士’,起码要翻倍吧……说起来,你们把那个富二代拎过来,是非常正确的选择,罗老板的‘格式塔’,也非常给力。”

    竹竿指的是重新陷入昏迷的黄秉振,此时他身上也被罗南加持了“格式塔”,压住了蛇巢作用。

    罗南受到夸奖,却没什么喜悦之意。监控画面上折磨神经的残酷场面,薛雷看了受不了,他也一样。而且,此类情景再度触发了他之前的糟糕感觉,让他从里到外都不得劲。

    偏在此时,红狐又在那里吐槽:“敢情现在戏码又换了,换成惊天大营救?我说,幼稚病还能传染吗?这边的熊孩子有一个就够了!”

    罗南感觉正糟糕,莫名又躺枪,心里更烦,正吸气按捺,手指却是微痛,原来手上不自觉用劲,终于还是把铅笔笔尖拗断,尖锋扎进指腹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章莹莹在加密频道里放话了:“喂喂,狐狸,你吱吱歪歪也够了啊!公正教团不至于把你吓到这份儿上。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本来都在一个立场上,谁想着章莹莹说反水就反水,还有竹竿也是!红狐本就满心不爽,如今恼怒之下,更是口无遮拦:

    “对不住,我还真不是被公正教团吓到的,我是被猪队友吓到的。公正教团行事肆无忌惮,人家怎么也是‘三大’之一,办得出、接得下,任谁也无奈我何;可熊孩子就不一样了,最起码的战场选择常识都不懂,就想玩大场面,什么人面蛛、柴尔德、环蛇之言,节奏带得飞起,你们陪他玩炸药不怕满脸花,我还怕崩着屎呢!瞧瞧这些无辜市民吧,不就是被崩到的?”

    章莹莹勃然大怒:“狐狸,你别太过分!”

    红狐的话实在太诛心,有那么一瞬间,罗南确实是忘了呼吸的,他只是本能地拔掉指腹上的笔尖,任其坠入地上浅浅的水层里。

    精微细腻的感知,莫名就锁定了这个微小物件坠下的全过程。包括它翻转、入水以及涌起的微小波纹。

    罗南用这种方式分了下心神,享受了刹那的宁静,可等到他注意力回转的时候,胸口那份躁郁滚烫的热量,却让他越发地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他想顺着这份烧灼的情绪,去大声辩驳,指斥红狐偏执无理的态度,可最终,他一个字也没说,只将垂眉敛目,将原本谨慎限制在身外十米范围内的精神感应范围,一层层向外放开。

    十米、二十米、五十米……很快,他的感应范围就超过了猫眼,持续向外围扩张。

    随着感应范围急剧扩大,外界灌入的信息流亦呈几何级数增长。这些信息反馈回来,可不是像单纯“灵魂构形”那样,可以实现能量信息的便利转化;它们必须要按照人体神经系统的功能机制,通过特定神经递质等各种刺激形式,依序传导,层层递进,才能最终融会到大脑中枢,组合成完整齐备的全域感知图景。在这一过程中,身体结构必然要接受绝大考验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的功夫,霜河实境a区环境的种种细节信息,就如同涨潮的海水,向罗南迎面冲来,轰然有声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