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崩到的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猫眼发泄式的喝斥之后,就归于沉默,似乎也为自己该站哪个立场而困惑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幸好这个时候,章莹莹再度抢戏,笑哈哈地给罗南抚背顺气,还要凭借身高优势,去摸他的头,好好夸赞一番,被罗南没好气地拍掉。

    章莹莹也不生气,相反,她现在兴奋得很。她是罗南入会的推荐人,罗南的任何一份成就,都是在她脸上增光添彩——至少她本人是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她并不怀疑罗南给出答案的正确性,无关乎能力,只是出于对这个仍然青涩稚嫩的高中生人格的信任而已。

    “喂喂,现在就要来个一锤定音,说说,为什么小猫没看到,你却看到了?”

    罗南又想了想,终于开口道:“那儿是一具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章莹莹一下子有点儿愣,不只是她,周围能第一时间明白过来的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章莹莹努力理解了一下,尝试解答:“你是说,那边的祭骑士扮成了尸体,所以竹竿和小猫漏过去了?”

    罗南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章莹莹简直都无语了,虽然罗南能在如此复杂环境下,看到五十米以外的一具尸体,已经非常了不起,可接下来这算什么破理由啊!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“江湖千金诀,点破不值钱”?

    没有否定罗南的意思,但她还是忍不住找猫眼求证:“是这么回事儿?喂,小猫?”

    在第二声的时候,猫眼才反应过来,勉力答道:“那确实有一具尸体。”

    她情绪低落,没有再置疑的心气。

    竹竿也通过加密频道,给出那边监控系统的影像。确实,有一具尸体摆在那儿,体形颇为胖大,是城市里常见的超重人士,像是被子弹击中,趴伏地上,一动不动,身下流了一大滩血。从出血量上看,幸存的可能性很小。

    但凡是看到这段视频的人,不免都是哑然。横看竖看,这都是一具尸体没错,实在看不出有祭骑士改扮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加密频道里,红狐嘶哑微颤的笑声响起来:“你说这胖子是祭骑士?好极了,看过公正教团资料的人举举手,夏城9个祭骑士里,有哪个是这副尊容?”

    一时竟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红狐的嗓音一下子拔高:“或者罗老板认为,对任何人形物体都不要放松警惕?那么按照你的逻辑,现在霜河实境里所有的尸体,都有祭骑士的可能……谁来验证?就凭那些加上去的光点?笑话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红狐的嗓子已经撕裂了,他一直认为,他没有说错、没有做错,现在他更坚定了这一点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之所以碰到这么尴尬的局面,归根结底,是围绕在罗南这个稚嫩货色周围的“圣母”们,全无客观可言的维护态度所至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只一次地想直接掉头而去,脱离这个见鬼的行动组,不至于被贴上“怯者”的标签示众。可是,从湖城到夏城,积郁了多年的戾气郁气,没那么容易泄掉,有这口气顶着,他就是碰个头破血流,也要把事情辩明白。

    竹竿看他的表情,都替他难受,还想着中从中转圜一下,伸手按他肩膀:“狐狸,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包括你!”

    红狐用力挥开竹竿的手,已经通红的眼睛狠盯过去:“特么你脑子进屎了?让这么一个小毛孩子说什么就是什么?完全不管对错,就对着一个后期加工的动图鼓掌叫好?”

    竹竿再叹一口气,摊开手:“狐狸,你需要冷静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冷你mb!”

    红狐对着竹竿比出大拇指……向下的。随即长吸口气,双手分抓衣襟,抖了抖代表他荣誉和名声的红夹克,再次咧嘴发笑:“这样,你们不做,我来好了,我们就打这个赌,赌祭骑士!”

    竹竿一怔,忽地醒悟红狐的意思,伸手要抓,可身为非战斗人员的他,怎么可能比得过有“都市猎手”美誉的红狐?伸手就抓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。”竹竿向剪纸招呼,可后者也是精神强化者,不比竹竿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红狐几个闪身,就出了作为接应点的购物中心,融入到繁华街区的涌涌人流中。等竹竿和剪纸冲出来,视线都已经被雨幕模糊掉了,哪还能看到红狐的影子?

    你们不是说我只懂得放嘴炮吗?老子现在就做给你们看!

    红狐嘴角噙着冷笑,向着今夜市中心最混乱的区域,大步前行。

    “红狐,不要做没意义的事!”

    “占不了道理就要撒泼打滚吗?”

    加密频道里连续切入两个信息,前面是何阅音开口,后一句自然是章莹莹。

    两句话几乎同时出口,随即何阅音就以空前严厉的眼神刺过来。就算以章莹莹一贯的跳脱性情,也瞬间窒了一记。

    就在章莹莹想要反击之时,白心妍凑在她耳边讲:“喂,不能把人逼得走极端!”

    章莹莹张了张口,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。受白心妍提醒,她确实发现,红狐的状态不太正常,甚至有点儿“破罐子破摔”的意味儿。

    至于么?

    也在此刻,红狐嘶哑的嗓音进入加密频道:“那你讲明白点儿吧,秘书小姐。你给我讲清楚,意义在哪儿?这该死的晚上的意义在哪儿?”

    红狐依旧是用“低级错误”的方式通讯,根本不管左右行人投射过来的异样眼神。他破口大骂之后,又是哑声自嘲:“既然都没意义,也不差我这一件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脚下更快了几分。接应点与霜河实境的距离,其实要比盂兰酒店更近,他暗施脚力,说话的功夫,就遥遥看见正被射灯和警灯包围的“三角飞船”。

    前方,是从霜河实境方向撤出的一波波人流,他们脚步或急或缓,神情则在怔忡、慌乱、兴奋、好奇之间来回切换。

    红狐不闪不避,迎着人流撞上去。他双手抄兜,用最放松的方式,逆流前行,手臂、肩头屡次擦撞,却对他没有丝毫影响。

    嗯哼,很熟悉的感觉,这些无知的面孔,与湖城也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