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欧阳辰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狐狸,晚上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晚,晚上好。”红狐嘴里本能地回应,实际上呆滞了足足五秒钟,才勉强回神,又是一个躬身,“会长,您……来了?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中年男子,正是荒野探险家协会夏城分会的会长,本市所有能力者名义上的领袖,欧阳辰。

    夏城分会几乎无人不知,要想找到这位号称“实验室绅士”的会长大人,到分会所在的“尚鼎”三联体大厦十三层实验室敲门,十有九中。

    特别是“六耳”问世以后,随着灵波网逐步搭建完善,欧阳辰身兼首席工程师、运营官、管理员多职,整日在那里调整网络、解决bug,又或者进行服务细化、深层研究。很多人都怀疑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一天二十四小时,他们的欧阳会长应该能做到不出大楼一步。

    他所穿的礼服多年不变,也仅因为他出现的公众场合,只有少得可怜的正式会议而已。

    正因为知道这些事,看到欧阳辰出现在霜河实境之外,红狐如坠梦中,脑子里是混乱的,还有,会长大人的第一句话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欧阳辰微笑着,就像过路偶遇,对红狐摆摆手:“你们聊,我中途插话,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红狐闻言,第一时间就看加密频道,然而里面并没有多出醒目的“超管”标识,欧阳辰现在并不在加密频道。可换个思路看,整个灵波网都是欧阳辰一手架设的,一切协会协调的公务行动,他都有监察之权,看到他们的争论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刚刚那些话,都被看到了?

    红狐有些恍惚,可他也能感觉到,随着欧阳辰的到来,他火炭炙烧似的情绪奇妙地降下,只剩下心窝处的微温。

    六耳中继续传出何阅音的声音:“……我不想给你抒情的印象,只希望为你陈述事实。全球各都市圈名义上在联合政府治下,实质都是半独立状态,每个城市生态都不同。世俗世界如此,里世界也一样,没有真正统一的秩序和逻辑。我并不喜欢这种情况,可它造成的事实就是:无论总会的结论是什么,无论你在湖城的结果是什么,移植到夏城并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红狐心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神不定,大部分话都是左耳进、右耳出。可他注意到一点。欧阳辰出现至今,就算没进加密频道,自己的反应还是很激烈的,可霜河实境那边,完全没有与之相关的消息。

    没有疑惑、惊讶、招呼,统统都没有!好像何阅音他们对欧阳辰到来全无察觉,又或者,这位欧阳会长,只存在于在他一个人的世界里!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幻术?

    红狐意识更加恍惚,他忍不住又扭头看欧阳辰,会长大人是如此清晰实在,甚至还抬手示意,让他认真听讲。

    正好在此时,何阅音那里,有几个高度敏感的词汇刺入耳膜:“我不清楚什么是‘死亡名单’,但我认为,一位觉醒者最核心的自我逻辑,不应该因外在威胁而扭曲。”

    提出“三层逻辑”论的欧阳会长就在身边,红狐当然知道“自我逻辑”的意义。那是一个能力者,用来影响外部世界,使自身力量真正发挥作用的根本。

    扭曲?这可真不是什么好词儿!

    被自家言论打脸在先,又受欧阳辰惊吓在后,如今红狐也没什么心气纠缠了,他只是冷笑一声,便准备告知对面,欧阳辰到来的消息……

    “周围这些人是不是很蠢?”欧阳辰突然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呃?”红狐闻声,下意识扭头四顾,观察周围熙攘来去的人流,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欧阳辰伸出右手,手臂轻摆,就像是在打拍子,凌空画了一个三角形,既而话题突转:“公正教团的三位主祭三角站位,天演领域覆盖,作为咒法的前置。其中一位秘约主祭,两位明誓主祭,即实力最高为b+、c+、c+。按照‘天演咒论’,他们的实际控制范围就是以三角形内心为球心,半径为最长中线2倍的广阔区域。”

    红狐觉得自己像个傻子,完全跟不上欧阳辰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把范围换算过来,就是说,这三栋楼,包括霜河实境,还有相邻两个街区,都在咒法直接锁定的范围内。在这里围观的所有人,还有相邻街区的那些,其实都有伤及生命的风险。然而,他们还在这里,是不是很蠢?”

    欧阳辰很认真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地看过来,面上笑容已经不在,复古镜片之后,眼神平静而冷澈。如此形象,才是“实验室绅士”的惯常面目。

    对此,红狐要更熟悉些,但也更紧张,他迟疑一下,才答道:“因为,他们对危险一无所知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但还不够。”欧阳辰伸手指向外侧,像是拨动水面那样,划过推挤涌动的人流,细密的波纹扩散。

    红狐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,此刻他终于发现,周围人群的古怪——不,是他和欧阳辰的问题。

    两个人明明是站在人流中,可是所有的人都无视了他们!

    就算人们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霜河实境区域,可是在拥挤的人流中,总免不了擦撞的。可现在的情况是,没有人与他们两个接触,从身边,从中间,甚至是从身上穿过,两人仿佛变成了没有形质的鬼魂,身在现实世界,与周围的人流共存共生,偏又拉开了不可逾越的距离。

    还有加密频道那边,红狐分明看到,界面角落里的计时器,特么竟然是停止的!

    “这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实投影、空间断层,随便你怎么称呼,但我更习惯于叫他‘逻辑世界’。”欧阳辰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,补充一句,“以我的逻辑解读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“超凡种”的力量吗?

    在这种不可思议的手段面前,红狐完全失去了思考的勇气,只能俯首认输:“会长,您就给个明白话吧。”

    欧阳辰不以为忤,就像在协会高级培训班开课时那样,用惯常的术语解释,“因为他们对我们的逻辑,对里世界的逻辑一无所知——普通人的思考范围,大部分停留在视野尽头,所以他们看不到危险;也有一些人,会以枪械射程、爆炸范围等概念为考量,可是还不够,真要规避麻烦,至少要跨过两个街区,这是他们想不到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欧阳辰的表述,无疑是事实。

    红狐正在点头,哪知欧阳辰话锋一转:“不但是他们,连你也不清楚。某种意义上,你和他们一样蠢,不,是更蠢!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