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披星河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旧的世界,怎么做到新的解释?

    从展开全域感应的那一刻起,罗南就面临这个挑战。他必须全神贯注去解析各个基本信息元素,重新编排秩序,有那么一段时间,他已经到了“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”的境界。

    活生生的人,活生生的情绪,都被分解。比如猫眼,罗南与她接触的瞬间,便知道她在恐惧。而这份活的范例,会被他分解成呼吸、心跳、瞳孔、肌肉,乃至于激素的分泌传导等种种不同层次偏又具体而微的细节变化,然后重新组构——他要找出一个更简洁、更本质,又足以描绘各色人等、各种状态的特殊结构。

    若换了别人在此,在如此巨量的细节素材面前,可能直接就被打懵了,连完整还原的能力都要丧失掉,那时和一个神经病也就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罗南一开始也是懵的,他的精神感应范围半径延伸到80米左右,覆盖了a区,就差点儿崩盘,大量的细节信息,就像是网络病毒,短时间内大量充斥了他的各个传感器,在神经网络上拥堵,短时间内的高强度刺激,导致他出现了严重神经活动抑制状况,认知能力大幅退化,智商都要掉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罗南有“真理之盾”的加持兜底,神经系统乃至整个肉身的承载力、恢复力大幅提升,让他撑过了最初的垃圾信息冲击。

    随后,罗南就做出了一个关键的取舍:暂时放弃一切单纯物质层面的东西,只关注精神与物质层面的交互干涉——也就是生命领域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大概就是红狐嚷嚷何阅音为他“抹脸擦屁股”前后。当时罗南只是想争一口气,用最优秀的成绩,完成何阅音的任务,堵住红狐的那张臭嘴。而按照任务要求,最关键的就是找出隐藏不出的公正教团祭骑士。

    罗南的选择,也是形势所逼。可正是由于这个原因,意外帮助他撞开了闭塞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星座”数量不断地增加,猫眼和章莹莹不说了,周围所有人,包括何阅音、白心妍、薛雷、薛维伦及几位特警,在罗南精神感应的观照下,都在往这个方向转化。

    只不过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,与猫眼、章莹莹近乎抽象符号的“星座”相比,其他人的映像,则更像快速摹写的肖像草图,线条错落,掩映星点,若隐若现,有那么一些难以确定的意思。

    罗南称其为“生命草图”,这正是他对“旧世界”的“新解释”。

    现实世界依旧是可以忽略的对象,罗南正体会梳理“生命草图”的奥妙,却不防有人一把揪住他的衣领:“小子,你耍流氓啊,究竟搞什么鬼!”

    能这么干的,只有章莹莹。她终于挣脱了白心妍的控制,冲上来动手报复,转脸又问猫眼:“小猫,你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猫眼不说话,只是垂下眼帘,平沿帽的阴影挡住半边面孔,怎么看都不是开心的表示。

    “喂,我说你们够了没有?”剪纸终于忍不住在加密频道里发话,“这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吧?”

    话是对着章莹莹,可说到半截,剪纸却是莫名想起罗南刚刚那对杂色瞳孔,又是一个寒颤,本能觉得,不应该忽略掉有那样一对邪门眼神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念头一转,干脆就道:“罗老板,我别的没要求,你给个明白话行不行?就算不证明,有个理由也行!”

    此时剪纸和竹竿也已经到了霜河实境外围,并锁定了红狐的位置。他这么讲,其实也是想用加密频道里的对话,干扰红狐注意力。

    剪纸甚至都不指望罗南能回话,只要红狐能看到罗南那对瞳孔,怎么都要愣愣神吧……哎,猫眼你看地板搞毛啊!

    正悄悄掩上、压力山大的时候,头顶忽然有“嗡嗡”的声音抹过,抬头便见到一架只有半截手臂长短的微型飞梭,划过夜空雨幕,一头扎进霜河实境大厅。

    “深空灰涂装,军方的?还是空天军。”剪纸看出飞梭来历,有点儿奇怪,可没来得及多想,加密频道里,突然跳出一个全新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是一段实时监控,是霜河实境内部区域的高处俯拍镜头,看上去还有些轻微摇晃。剪纸马上就想到,这是那架军方飞梭的杰作。

    军方飞梭的观测画面,进入协会加密频道,什么情况?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没等想明白,画面分拆,接入了霜河实境本身的监控结果,将那架飞梭接纳入镜。从这个角度,可以看梭体一侧醒目的军方标识。

    飞梭连续穿过了多个监控镜头,在霜河实境内部灵活飞掠,内置摄像头则圈住了最为关键的a区。然后,镜头拉近、缩小范围,很快就锁定了真正的目标。

    镜头正中,显示的正是那具被罗南称为“祭骑士”的肥胖尸体。与之同时,主画面再次分拆,多出一个监控镜头,从另一个角度将肥胖尸体照住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她玩真的!”

    剪纸和竹竿的惊叹截然不同。剪纸一愣扭头,却见竹竿向他示意,伸出三根指头。

    此时,两人距离红狐已经只有五米左右,后者似乎真的走了神,全无所觉。

    剪纸便先挥去杂念,也不管加密频道里的视频进展,在竹竿指挥下,三个数过去,便是猛地前扑,伸手抓住红狐左肩,同时竹竿也扣住了红狐右肩。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发力,务必不让红狐挣脱,可上手之后,二人都是一奇,那种乍空又实的感觉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不管怎么,人是给控制住了。红狐分明有些愣神,却没挣扎。

    剪纸挺奇怪的,难道是想通了,还是……

    他心有所感,注意力回到加密频道。便见教团枪手终于发现军方飞梭这个不省心的“入侵者”,当即举枪射击。军方飞梭做出规避动作,可在几名枪手高度默契的交叉射击之下,还是被电磁弹丸凌空打爆。俯瞰影像瞬间黑屏。

    可从室内监控画面能够看到,在中枪之前,飞梭上的自配武器也同时开火,目标不是任何一个枪手,只是那个趴伏在地的肥胖尸体。

    “军方验证?”

    剪纸念头未绝,下一秒,肥胖尸身轰然炸开。血肉骨沫迸射,所过之处,地面坑坑洼洼,附近的墙壁竟然直接打穿,穿透力无以伦比。

    而最让人眼皮狂跳的是,一道瘦小人影便从飞溅的血雾中飞射而出,瞬间闪出监控画面之外。

    (太晚了,下一更在早八点)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