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三暗云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罗南对身边的细微变化没有上心,他的全副心神,都在星图变化之上。何阅音一刀斩杀鬼雷的瞬间,也是斩开了鬼雷身外那层迷蒙不清的星云尘埃。

    鬼雷临死之前,他的“星座”终于是清晰显现。即使很快黯淡消失,但内部的结构法理,对于罗南解析其他出自同一教团“祭骑士”,还是有很好的参照作用。

    转眼间,罗南的星图就又清晰很多,相应的,对那个隐晦不明,却又是横空施加进来的外力,也就越发地隐藏不住。

    罗南从星图上看到,那股力量本是与四名祭骑士的突击阵型暗相作用,可前端的“鬼雷”被一刀斩杀,原本还在调配的力量,整个地就乱了秩序,在几番挣扎之后,终不免流散。

    “哎,糟糕!”

    罗南反倒替那边着急起来,那股力量其实相当可观,只是倾向于精神层面,要高效作用在物质层面,必须寻找更合适的干涉切入点,所以一直没能真正下移,只在流转盘旋,积蓄力量,以备雷霆一击。论起里面的判断意识、蓄力技巧,比现在已经被塞到墙角的黄秉振专业千百倍。

    可是那边显然时运不济,好不容易有了干涉的契机,通过四位祭骑士施展妙用,却被何阅音神鬼辟易的一刀斩在七寸上,此时恐怕已经受了反噬,才使得积蓄的力量堵窒崩盘,四面流散。

    这份可观的力量流散不打紧,却是对霜河实境全局都形成了干扰。此时罗南周围的几名特警,明明是披挂了有恒温控制的外骨骼装甲,却是连打寒颤,正是受了这份流散力量的侵蚀影响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所有人胸口,已经残缺几近熄灭的“格式塔”重新亮起,修补完善,将这份莫名而来的寒意驱逐干净。

    “这回反应挺快。”白心妍在频道里轻赞一声,顺势问起,“身体没问题吧?真理之盾的加持时间,有没有数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问题。”罗南漫应一声,绝大部分心神仍放在星图之上。

    及时补上的“格式塔”加持,可不是他反应迅速,而是他为了维持住好不容易绘制出的星图而做出的努力。

    罗南为什么替敌人着急?还不是力量流散的影响太讨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厌!接下来这几秒钟时间,霜河实境之中一片混乱,黑暗中本就恐惧不安的受困市民,被这充溢着负面灵波的力量扫过,什么心防都要崩溃。

    一时间,a区这边惨叫哭号之声并起,就是当初枪手肆虐杀戮的时候,都比不过当下凄惨。

    人心不稳,生命草图也受影响。罗南本来还琢磨着,是不是要给感应范围内的所有人,都做些加持,可终究是晚了。在肆虐的负面灵波中,同时为近百人镇魂定魄,梳理气息,也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。

    星图终究是免不了激烈震荡。感觉中,所有的星辰都在颤动,多有位移现象,之前已经呈现的结构,都在变形,这至少打掉了罗南近半数的努力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罗南忍不住低骂出声。

    “那边在干什么啊!”薛雷视线往何阅音处瞥了两三回,终于还是忍不住低声相询。此时充耳尽是惨叫哭喊之声,他受不了这个氛围,宁愿跳出几个强敌,拼命打一架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受何阅音那鬼神般的刀术所慑,也因为背后加持力量的崩溃,几名祭骑士也是踌躇不前,队伍行进倒是顺利无比。

    罗南摇摇头,暂时挥去心中的烦乱,在加密频道发信息,既安慰薛雷,也是通报他的观测情况:“暂时没什么,就是有人想使坏,被何秘书一刀斩到反噬,力量失控了,造不成什么实质伤害。”

    能真正听懂罗南这句话的,整个团队,里外里都不超过三个人。不过,连续的高光表现之后,已经没有人再去置疑罗南的说法,倒是受他思路影响,猜估琢磨的居多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猫眼报告:“我的感知范围受到影响,目前半径40……38米。”

    “罗先生?”何阅音立刻找罗南确认。

    罗南大略感应一下,虽然星图震荡未消,感应范围倒是影响不大,各个祭骑士的位置,也都在他掌控之中,当下便道:“我这边还好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跳出一句:“还好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80米。”罗南报出的还是以前的数字,事实上,仅就生命层面的感应半径,已经突破了120米,而且还在不紧不慢地扩张。

    唔,等等,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我是不是弄错了什么?

    罗南思路突然偏出去,而章莹莹则还在感慨:“邪门啊!现在越看越觉得你的全域感应不正常。为什么你总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?是掺进了通灵者能力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层次很高,视角不同。”身边,猫眼罕见地给了罗南一个极其正面的评价,而这也正是她一直以来观察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应用方向不一样。”白心妍也加入讨论,“小猫的超距感应是与体术紧密配合的,而罗南同学似乎更专注于单纯的观测,当然也更容易脱节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方向不同。”罗南突然响应,“猫眼需要对感知范围内所有的变化都做出及时反应,每个细节都要明确。而我不需要考虑其他问题,只需要根据观测要求,在精度、范围以及层次之间做取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讨论没法做了!

    章莹莹仰天翻个白眼:这才最邪门好不好!原来你们家的精神感应,可以随便调频啊?你让那些辛辛苦苦修行,小心翼翼琢磨,好不容易找到最适合的“灵魂频率”,也就此固定了精神强化方向的万千能力者们情何以堪?

    加密频道里的讨论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罗南却不知自己瞬间终结了一个话题,此时可谓是满心的轻松喜悦。果然,交流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,若非如此,他现在还在错误的方向上大步狂奔呢!

    “太细了,太窄了!”

    他绘制“生命草图”的时候,着眼方向出了问题:正如绘画之时,最忌抠动细节,突出局部,他现在也不能将有限的心神,投射到那些难以穷尽的深层构形里去。

    看啊,就算是星图错乱,动荡不休,所有的祭骑士,所有的受困市民,也没有哪个脱出他的观照;那个隐晦不明的力量,最终也被他观测锁定。

    这不是因为他把草图抠得多么细致,而是他掌握了感应区域的整体构图,观其大略,知其流向,足矣!

    不抠细部,从全局着眼,去观照所能触及的精神与物质层面交互干涉领域的全部,去观照生命层面的全部。

    其实,远比想象中简单得多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