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两世界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罗南的心神猛地一偏,这段无头无尾的信息,不是来自于团队里的任何一人,也不像是针对团队里的任何一人,就这么横空而入,在他心中回响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神,才醒悟是人面蛛那边有了进展。他观照星河旋臂之上的暗云,明显感觉到,暗云的浓度在下降,越来越多的模糊星光映出,更有一些能量信息,通过人面蛛的转译,解析出来。

    那几个字似乎并非是对话交流的实时动态,更像某人心中强烈的执念,使相关信息生发催运,一时不竭。

    看来,暗云里面那位,心情真的不太好。

    他抬头往上看,透过金属框架与透明玻璃天花板,可以看到外层漆黑无光的高楼轮廓,依稀与感应中的暗云仿佛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一行人正是奔向一朵“暗云”,而且,还是罗南针对的那个正不断变化光色,几乎转为“毒蘑菇”的目标。

    要么说巧呢……罗南的视线锁定楼顶一角,肉眼看不出端倪,可他的精神感应层面,却能感受到,那份隐匿在空气深处的恶意,正随着距离的接近,越发地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何阅音的告诫过他不要分心,可如果是在一位主祭的干扰之下呢?

    罗南在加密频道里发信息:“我们好像被盯上了,就是那个言过于实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何阅音的回答透着天经地义的味道:“只要在三栋大厦里,必然会被至少一位主祭盯上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不要管,不要分心。”

    这是何阅音第二次告诫他。

    此时罗南几乎脚不沾地,被薛雷和猫眼挟着,在连接通道内奔行。薛雷凑到他耳边说话:“刚刚没安排我!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要跟着伯父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何阅音却突然开口发问:“薛雷现在已经‘得符’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刚有小成……哎?”薛雷突地一愣,扭头看过去,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何阅音没有回应,又在加密频道里下令:“薛雷和罗先生一组,按照时间要求,不论任务是否完成,都要迅速离开大厦范围。”

    薛雷还没怎地,薛维伦则霍然一惊,正要说话,加密频道里已经刷过一条信息:“喂,修女,好像你的区分标准就是觉醒者,是协会有什么针对性的布置?”

    发出信息的是白心妍,何阅音却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薛维伦的言语,则被这条信息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面对完全不了解的背景,妄自猜测置疑,对一位特警而言,是最糟糕的表现之一;就是父亲的身份,也一样。

    此时一行人已经进入了b栋楼层,特警的队形自动散开,猫眼闪出队伍,与何阅音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章莹莹扯着白心妍一起过来,抓着罗南和薛雷:“知道为什么要专心吗?”

    两个高中生一起摇头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一定会非常刺激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眨眨眼,正要再说,却瞥到薛维伦走过来,便闭了口,与白心妍走到一旁布置。罗南也忙闪开,给他们父子留出叙话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,薛家父子的交流,可比他们想象的干脆得多。两个同样雄壮的男子,就那么重重一抱,就算中间有一层厚重的外骨骼装甲,也无所谓隔阻。

    “加油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在连续的倒计时中,本就没有什么多叙话的时间,余音未尽,与出入口相邻的玻璃幕墙,轰然粉碎,残片飞落,狂风呼啸而入。

    章莹莹往下看了眼:“坡度还好,不是直上直下的类型。”

    这一刹那,薛雷能够感受到父亲抱住他的手臂紧了紧,他却是咧嘴一笑,挣了开来:“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扭头回看:“薛雷试过高楼速降吗?”

    薛雷保持自信笑容:“馆主教过我猿纵术,我也练过一点儿极限跑酷,在高层上试过,但距离不长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章莹莹对他竖起大拇指,“有罗南这个累赘,我和白盐肯定要花费大量精力在他身上,你自己要当心。武者碾压精神强化的渣渣,正当其时。”

    话到半截,章莹莹身边人影闪过,何阅音与猫眼几乎并肩跃起,顶着狂风,跃入黑暗虚空,身形翻折,飞纵而上。只在加密频道里留言:

    “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由于时间紧迫,根本没有仔细筹划的机会。这种时候,就看平日的行动习惯是否高效。现在大楼停电,电梯停运,要想在不到四分半钟的时间内,走完全程。按照协会一贯的作法,就是凭借能力者的身手,玩速升速降。

    何阅音没选罗南往上走,这家伙糟糕的体术恐怕也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章莹莹耸耸肩,并不着急,从何阅音安排任务的那一刻起,她就知道,这组的任务强度要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具体行动计划,自然要发到加密频道:“罗南的感应半径有80米,b栋大厦的宽度也就是150米左右,绕楼切一条螺旋线就好。顺利的话,只需要100秒,就可以踏足府东大道。”

    罗南讶然:“这么快,我来不及锁定枪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低楼层地势角度都无意义,有枪手的可能性太小了,秘书只是让我们撤退而已。准备好了吗?我和大个子先来。”

    薛雷一个激零,脸上的自信笑容也有些僵硬。可他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别人,特别是父亲看到这一点,徒惹担忧。

    他默念几遍馆主亲传的“运化坎离,为道纪纲”的口诀, 又开始给自己打气:“我和正常人不一样,真的不一样!”

    心里很奇妙地闪过陈晓琳的面容,随即如泡沫般消散。此时他体内阴阳升降,被黑暗中狂风侵蚀的体感,重新恢复温暖,也将仅有的一点儿疑怯恍惚,都消融殆尽。

    薛雷更加确定,他是专门为这种场面而生的,他略微偏过头,与身边的罗南,也就是将他引入这个奇妙世界的朋友对视一眼,两人对了下拳: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薛雷大喝声里,向着外面的黑暗虚空一跃而下。几乎与他同时,章莹莹也跃出楼外之外,然后就是单臂抱着罗南腰部的白心妍。

    在他们后面,薛维伦紧跟两步,探头下看,恰好见到自己的儿子,要比任何猿猴都要灵敏,长臂只在玻璃幕墙上拍击借力几下,便划出一道弧线,仿佛踩着滑板,一路飞下。

    几道人影在夜幕中很快不见。

    薛维伦发了会儿呆,忽觉得大风吹掠,寒意逼人,若有所感,低头看胸口的“格式塔”,这组符号正微微扭曲波动,不知是不是罗南离开的缘故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