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两世界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b栋正上方的顶楼天台中央,恍如齿轮的图形结构嗡嗡运转,搭建起精密奇妙的阵形,光线密织如光茧,将安成礼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层遮挡,安成礼也就不再掩饰他那张发青的脸孔,重重挫牙。他如今的心思,全都放在脚下这栋大厦之中,放在那帮该死的让他心肺都仿佛在燃烧的协会成员身上。

    作为一位明誓主祭,某种意义上,他算是精神强化者,但从来都不以精神感应见长,要想锁定数百米外,隔了几十层钢筋混凝土的目标,必须借用“天演领域”。

    可他的意念,只要在“天演领域”中存在一刻,来自于安翁的评价,便似有若无地缠绕在他心头:

    “真难看啊。”

    安翁的言语,是一贯的轻淡微妙,值得琢磨。可这次,只是最浅层的意思,已经让安成礼觉得,被狠甩一巴掌,整张脸都是木的。

    他站在魔法阵中,却感觉自己像是被囚在笼子里,周围人们投过来的视线,都变得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其实,旁边这些教团祭司、骑士团成员,远远达不到能够接触“天演领域”信息的级别,几位主祭在做什么、交流什么,都很难知晓。

    可安成礼的感觉仍很糟糕,他总感觉着,安翁的那句话,传得很远很远。相应的,他这个由安翁钦点的“审判官”的表现,也一并扩散出去……这和他事先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他从未想过,那个叫罗南的半大孩子,竟然会如此棘手。

    别的不提,罗南灵魂力量真的非常厚实,最重要是自成体系,什么“格式塔”,看上去虚无缥缈,却像一层恼人的帘幕,将精神层面的穿透力量做以缓冲,他屡次试图发力,却都没有一击得手的把握,只能不断积蓄力量。

    如此犹豫多时,好不容易等到军方“激活”鬼雷,安成礼才借了个巧儿,借祭骑士这一载体,找到一击毙敌的机会。可哪想到,积蓄盘结的力量即将作用,又被那个见鬼的“秘书”一刀斩断,他本人都受了反噬,灵魂动荡,至今未曾平复。

    最特么见鬼的,是事后罗南和秘书指名道姓的嘲笑……而且是在单方面猜测的情况下,蒙对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奇耻大辱!

    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,在夏城乃至在公正教团,他安成礼将永沦笑柄,再别想混下去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安成礼只想雪耻。

    协会那帮人,已经穿过连接通道,进入b栋……b栋好啊,他就在b栋!

    三栋联体大厦,楼体高度均在700米左右,与霜河实境的连接部,在中部偏下,随着罗南一行人到来,两边的直线距离,已经缩减到不足400米,对方甚至还分了兵!

    天赐良机!

    安成礼开始调运天演领域的力量。然而,刚刚起了个头,安翁意念切入,夺取了天演领域的所有的权限。“大三角”中央,真理天平的投影,强行吸聚了各位主祭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古典吊式天平上,白色秤盘的位置向上抬了一截,黑色秤盘则相应降下,看起来,“不平衡态”有了修正,黑色秤盘之上的“环蛇”,绕缠转动的姿态,也比最初的时候灵动,显示仪式大有进展。

    安成礼被夺走权限,先是一惊,可看到这一幕,脸上却在发烧。

    按理说,安翁钦点他审判罗南的最终目标,就是要打破罗南形成的秩序,将痛苦混乱元素释放出来,使“真理天平”达成平衡。现在大有进展,安成礼应该高兴才是。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这里面有几分是他的功劳呢?

    受“秘书”断头一刀的影响,安成礼所积蓄的力量,绝大部分都耗散掉了,虽然也把霜河实境里的那些落难市民惊得魂不附体,可那百来号人的混乱因素,压根算不上砝码!

    真正作用在天平上的,是三栋大厦断电带起的周边市民的恐慌。而实现这一切的原因,只是安翁给行动组下了个命令,没有动用任何超凡力量。

    两相比较,安成礼觉得他就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不过,安翁对现在的情况,也不太满意:“还差了一些,也许,我在真理侧放的底物太重了……还需要补救。”

    另一侧大楼上的郑晓,很想问一句,安翁放置的“底物”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可这时候,急于挽回面子的安成礼,已经迫不及待地表示:“交给我吧,安翁,这次我一定会处理掉协会那批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机会只有一次,孩子。”

    安翁的意念温和而坚定,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,最深层是仿佛海底冰山般的冷酷:“亡羊补牢,补上的不是羊群,而是栅栏;作用的方向不是别的,唯有秩序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在真理天平的投影之下,画面迅速切换,扫过的都是乌压压的人群。这些人分布在三栋联体大厦的各个位置,因为骤然来临的黑暗而惶惑不安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,人类适应环境的本能发挥作用,而当代社会便捷高效的信息体系,也正是规则秩序的高度体现。

    随着政府有针对性地向所有受困市民发送信息,指导疏散撤离,人们的恐慌情绪正逐渐回落,上万名市民正从消防通道和紧急疏散口依次撤出。

    当代大都市,高层商业建筑之间,往往都以高空步梯、传送带相连,如同原始森林里,缠绕延伸的长藤,这也方便了紧急事态下的疏散工作。此时,如蚁的人流正从这些通道,向外溢出,由于信息调配得当,总体还算平稳。

    但这也就导致了,真理天平的“不平衡态”,又有加重的趋势。

    看着白色秤盘的高度,又重新下移,不说郑晓,连一直不怎么专心的安成礼,也不由得再分些心力回来:

    如果“不平衡态”无法转化为“平衡态”,就代表着施法失败,他们三位主祭都要受到严重反噬,这可要比前面“秘书”制造的那回惨烈多了。

    “一秩序,一世界。”

    安翁轻轻叹息:“我喜欢秩序,秩序是通向真理最光明的路。可有些时候,我们必须摒弃低级的部分,与高级的部分作以置换。用低级的世界作为通过高级世界的阶梯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翁!”郑晓越发觉着不对了,刚刚安翁要求切断三栋大楼的电源,他就认为很不妥,而照现在的说法,岂不是要更甚一步?

    更甚一步,是哪一步?

    安翁的回应如此明白:“秩序之前必为失序,新生必然伴随灭亡。”

    意念未灭,霜河实境之中,便炸起了刺眼的光芒,冲击波瞬间扫平了一侧的玻璃墙面,在漫天飞舞的碎片下,七八道人影在光芒中散射开来,投向三栋联体大厦。

    与此变故交相呼应,三栋大厦之上,多处枪火喷射,撕裂了渐归安定的黑暗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