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逻辑界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霜河实境一侧区域,都被冲击波覆盖的时候,罗南等人刚刚踏足府东大道一侧的辅道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正如章莹莹所预料的那样,下方楼层并没有什么枪手,一路下来轻松愉快,总计用时没有超过100秒。他们甚至还有闲多考虑一层,借助楼体遮挡的阴影,悄悄下来,不至于太惊世骇俗,

    可霜河实境上方,几位祭骑士的举动,让他们的这点小心都变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“究竟在搞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当章莹莹看到霜河实境中炸开的冲击波,以及飞纵而出的人影,一向跳脱的思维也有些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几名枪手开火即死亡,干脆利落地被解决掉,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。相较于几位祭骑士,他们连屁都不是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,还缩手缩脚个毛啊,直接动手好了!肯定的,安翁已经脑萎缩……咝!”

    章莹莹突然伸手捂住耳朵,眉头皱得死紧。

    比她还要早一点儿,罗南半边脑袋都懵了一下,可能是有生以来最剧烈的耳鸣,轰然响起,让他怀疑是不是有人在他耳边开了枪。

    他也捂住耳朵,忍不住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薛雷本来是沉浸在成功的高空速降体验中,却被罗南的惨烈反应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白心妍瞥了两人一眼,低头看手环,随即耸耸肩:“加密频道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在她的手环显示屏上,倒计时数字定格在97秒处,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“是灵波网崩溃。”章莹莹缓了最初一拨冲击,轻拍耳廓,一脸奇怪,“好久没有出这症状了,社长是不是又搞什么极限试验?这可是任务过程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半截,她忽地哑了口。

    此时,白心妍视线投向辅道尽头,薛雷有些迟疑,又不怎么确定地抬头看,最后,是好不容易从耳鸣状态下回神的罗南,脱口道出最关键的那句话: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罗南所观照的灿烂星河,无声熄灭,一片空无。只剩下寥寥数十颗星辰,以及更难窥见的星云尘埃。

    如此强烈的对比,让罗南直接愣在那儿。此时,章莹莹一把抓住他的臂弯,确保两人离得更近一些,然后与白心妍对视一眼,几个人小心迈步,走出辅道。

    此时夜雨未停,警灯亮着,路灯亮着,街道上的公共交通工具驶过,里面也亮着灯,唯有背后的联体大楼建筑群一片漆黑,光暗对比强烈。

    然而不管是明是暗,众人视线所及,见不到半个人影,整个街道,整个建筑群,甚至是雨幕下模糊的都市,都是空荡荡的,缈无人气。

    若强要说有,就是那些刚刚轰碎玻璃幕墙的祭骑士;还有霜河实境中,突然打出直白粗暴对轰的柴尔德与巴泽;包括大厦顶部,三朵暗云之中的主祭及其手下。

    这些人以星座、星云尘埃的形式,呈现在罗南的精神观照层面,与之前恢宏灿烂的星河相比,稀疏得让人吃惊。

    “啊哦,稍微失误。”

    莫名有个声音透入,然后,就是突然丰富起来的背景噪声。

    罗南眼前似乎有一道波纹划过,他啊了一声,整个身体像是过电,眼前恍惚,密集的星光与幽暗虚空往来转化数遍,才又稳定下来,恢复到灿烂星河的“常态”,可又有了一些微妙的不同。

    现实层面,乌压压的人流“凭空出现”,摩肩接踵,匆匆而过,将四人的小队伍淹没在其中。大部分人都在远离这个区域,他们偶尔扭头看向黑洞洞的大楼,透出困惑和疑惧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才是现实应有的场景,可刚刚那些,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喂,看到了吗,那些祭骑士……不见了。”章莹莹的声音忽地压低,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“还有柴尔德、巴泽。”白心妍视线投向霜河实境处,那里刚刚抬头的对战冲击诡异地消失,无影无踪,只剩下残破的建筑外墙。

    罗南在心里补充:“以及楼顶的三位主祭,他们在另一边。”

    沉吟数秒,白心妍轻声道:“像是空间断层之类传奇手段。截取一段时空并复制,或者利用世界的‘投影’……我只听说,有些自诩为神的‘超凡种’,具备这种几乎无法解释的时空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空间断层?”章莹莹对此闻名久矣,只不过更多是在幻想作品中,她只能摊开手,“目前全市明面上的‘超凡种’只有会长大人一个……哎?”

    两位各具特色的美人儿视线对接,章莹莹不自觉地又伸手摸了下耳朵。此时加密频道仍没有恢复,灵波网的紊乱仍在继续,不过只要想了解情况,手环这种“原始方式”,也是可以用一下的。

    章莹莹就开始打电话,要找人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断层?”

    旁边的罗南,当然也听到了二女的对话,他眨眨眼,意识流动,漫过虚空。

    他观照的灿烂星河,依然如故,看上去并无异常。可有了刚刚那份经历之后,没有异常,才是最大的异常。

    由于“空间断层”的出现,将祭骑士、柴尔德以及三位主祭等公正教团人物,全部吞入其中,此时在现实层面,已经没有了这些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猜测的那位所为,这份变化,应该体现在罗南的精神感应中才对。就像最初进入“空间断层”,瞬间的感应变化一样。

    可现实的情况是,无论是柴尔德那堂皇耀眼的“星座”,还是巴泽等八位祭骑士的星云尘埃,包括三位主祭所化生的“暗云”,依旧留存在星图中,只是多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“层次感”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实是罗南的身体虽然出来了,可他的意识,至少是部分意识,仍留在在“空间断层”里,进行他最轻车熟路的工作:

    观察!

    罗南同时观照两处世界,他们互相独立,又彼此交叠,是在立体的观照结构中,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维度。那种违逆了人生经验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,怪异无端,又精彩绝伦。

    尤其是,当两处看上去完全一致,实致上又有极大不同的世界交叠在一起的时候,罗南就多了一个观察的角度,以至于那些原本混沌不明的尘埃暗云,又清晰不少,即使仍然难以精炼出“星座”式的生命草图,画一个大差不差的轮廓,总还是可以的,彼此之间,更具辨识度。

    至此,影响观测的暗云,也渐渐稀释分裂,显露出公正教团三位主祭的真面目。很快,罗南就寻找到了里面地位最高的那个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身穿宽松袍服的老人,站在a栋大厦的起降平台正中,体形枯瘦,老态龙钟,不用说,这就是安翁。

    虽是身陷“空间断层”,可这位老人并无焦虑之意,只是微笑感慨:“行常人所不能行之事,故谓超凡。欧阳,与你一比,我确实老朽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翁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位中年男子,身穿仿佛要去赴宴的黑色礼服,出现在安翁所在的楼顶处,隔了十米左右,向这位百岁老翁微微欠身,以示礼数。

    “我立下这世界,名为‘逻辑’,其实不合规的地方相当不少。任何想法形成实验,任何成果从实验室出来,总要有几次反复。既然今日得了机会,就请安翁及诸位指正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