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双头蛛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安翁保持着特殊的三角手印,幽暗的火焰从三角形的空洞中燃烧,蔓延到手掌、上臂,渐渐覆盖胸腹,直至头颅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不至于焦炭式的模样,却是用更“经济”的手段,一分分抽离出血肉中的精气,使之燃烧,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能量。

    安翁如此,郑晓那边也差不多。有安成礼挡在前面,他暂时还能保持镇静,可越是镇静,他越不明白。为此他通过天演领域,向安翁询问:

    “何至于此?我们只是给教团力量大规模进入夏城铺路不是吗?到这种程度,难道还不能取信于人,非要舍掉几个主祭的性命才行?”

    安翁的回答,却是飘忽难测:“成礼这孩子,只有藏在他人身后的时候,脑子才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说起真理之门,曾问起何时、何地。这是对的,只有明确的具体信息,才算是根本。然而教团现在缺少的,就是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安翁你要验证?你做的这一切,其实是为了找出这个还未必存在的东西?说到底,教团根本就没有确认是吗?”

    郑晓几乎无法继续控制情绪,任是谁发现,自己的生命,可能挥霍在一个毫无意义的猜想之上,也很难保持镇静。不,不对,不管是什么样的方向,他都珍惜自己的生命,只不过没有目标,就没有奇迹。他不愿意连最后一点儿希望都舍掉!

    安翁似乎读取了他的心思:“我们并非漫无目的,记得‘人面蛛’吗?它的来源,那个用金钱遮掩异味儿的企业,他们想用人面蛛做药剂?那是什么理由!”

    “量子公司,真理之门?”郑晓一时哑然,他很难将这牛头不对马嘴的两个元素对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安翁却是笃信这一点,他的意志无比坚定:“我们已经被抢占了先机,眼下就要毫不犹豫,把机会再夺回来。真理之门,只有我们有资格触碰;真理的权柄,注定持于吾辈之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郑晓突然明白,为什么他总是没办法再升上一格,也许站在整个教团顶端的那百来位,每一个都是安翁这样偏执的疯子!

    他几乎要放弃交流了,可心底的不甘还是让意念跳动一记:

    “安翁!”

    也是此刻,对面的百岁老人用最“主祭”的方式,对他道:“祈祷吧,孩子。祈祷真理之门就在夏城。或如圣典所言,厚重云层之下,滚沸岩浆覆盖的岛屿,妖魔背负锁链在云中穿行……有序包裹着无序,无序吞噬着有序……也许,我们会搜寻到云端的一角,会有圣典所昭示的强大妖魔,跨空而来,代替我们的位置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特么的妖魔,去特么的圣典!”

    天演领域中的交流,三位主祭都可知晓,或许是某个信息形成了刺激,安成礼那边,竟然奇迹般地恢复了一点儿理智,用意念发出咆哮。

    然而转瞬之间,狂躁的情绪如同风暴,吹刮过去。安成礼的那点儿意念就如同随时可能崩断的细线,在风暴中呻吟。

    “他比我估计的要更执著。这样,很好!”

    安翁对自家侄孙的反应非常满意。另一边的郑晓心头寒彻之余,也是生出感应,意识投向天演领域中心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真理天平投影的两端,形成了一道相对于天演领域“大三角区”的水平线。三位主祭、八位祭骑士、以及数十名祭司、骑士,他们的生命力掺杂着恐惧之心,疯狂之心,共同融会成巨量的混乱元素,特别是在安成礼的大量“输出”下,至少在此刻,与柴尔德形成一个难能可贵的平衡。

    郑晓张开嘴,什么也说不出来,意念投射出最后的信息:“可我们还在空间断层……”

    安翁的回应就像是安慰剂:“孩子,你要明确一点,这是个机会,绝妙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随着老人的意念明确,郑晓忽然觉得,他的身体和灵魂,都颤抖起来,以天演领域中,真理天平的投影以及三位主祭为支点,搭建起的立体结构,开始了震动扭曲。

    力量的交错作用太复杂,难以观测,可最终形成的向外的波动,却是瞬间横扫过逻辑世界的物质层面。

    这一刻,郑晓“看”到了欧阳辰。这位理论上的夏城第一人,正皱着眉头,把视线投向具现化的真理天平投影上。

    这一幕不再需要安翁的转接,只需通过波动的蔓延扫描,便将信息传递回来。

    郑晓还收集到了更多的信息,比如,他大概明白了逻辑世界的“边界”,就是三栋高楼的联体建筑群区域,半径大约一公里多一点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:如果始终被封闭在里面,谈什么验证?

    一念未绝,由真理天平主导的波动频率……大概可以这么形容吧,发生了微妙的改变。相应的,波动切入了精神层面。

    按照教团典籍的描述,精神层面就像是无边的海洋,无比广大,又无比深邃。人的精神意识,就像是鱼儿,有的只能在浅海中晃荡,有的却能在万米海底遨游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种比喻,而比喻往往与实际相差万里。可不论怎样,要想进入“深海”,是非常困难的。在教团修行典籍上,将精神层面概略划分浅、中、深、渊、极五层,郑晓身为明誓主祭,状态最好的时候,也只能在“中层带”的边缘晃一晃。

    可如今,随着波动频率的迅速变化,他的形神激颤,就像是扭曲混化成了一条丑陋的怪鱼,一个猛子扎下去,便进入了从未领略过的深海,也受到了恐怖压力的反馈。

    郑晓呻吟一声,只觉得全身的肌肉骨骼都严重变形,灵魂更是扭曲得不成样子。在极度的压力痛苦中,丰富信息传送回来,可其中绝大部分信息,他连接收的力气都没有,遑论理解之类。

    也许,安翁可以,真的可以吗?

    通过天演领域,郑晓隐约也能感觉到,安翁现在也绝不好过。圣物主导的波动频率每一次变化,对那位百岁老人的身体,都是绝大的折磨,所造成的损伤,是不可逆转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验证,以生命为代价的验证……唔?

    郑晓不确定,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声音, 但这一刻,他分明感觉到,天演领域中,有什么东西渗了进来,以至于真理天平投影周边,都掠过了细长轻淡的影子,那曲折划动的轨迹,就像是昆虫的节肢,令人疑惑,更是悸动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