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虚空链(上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暂不论安翁的作为,他的判断应该是对的。从安成礼身上现身的人面蛛,极有可能是此前猎捕人面蛛的行动中,安成礼私藏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看上去豢养并不得法,不但没有给安成礼什么帮助,反而在他最糟糕的时候,反戈一击。

    “战利品”无疑是吸收了安成礼的“养分”,可相较于吞噬了多个同类的3号,仍然有本质的差别。

    它应该也能感受到这份差距,一门心思遁走,还是迟了一步,刚吞噬的‘养分’全倒出去不说,便是自个儿,也化为了3号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郑晓清晰地感受到了人面蛛吞噬的全过程,这绝不是一个好的体验,他都如此,安翁又如何?

    3号的所作所为,与它丑陋的外壳、凶暴的本能非常相衬。可若是里面再加上一位安翁,意味就彻底不同了。

    在郑晓看来,也许有时候安翁会比刚才的表现狠毒十倍,却绝不会用如此粗暴的做法,恍如低智的兽类。

    “安翁,安翁?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被抢了属于自己的台词,郑晓差点儿哑了口,但紧迫的形势逼着他必须去尝试:“安翁,我要撑不住了,你现在完全不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郑晓的意思,是希望能够让自己的意念从精神层面的深度区域脱离,不再与天演领域、与人面蛛绑定。

    可安翁的回复让人绝望:“孩子,你很重要,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意念交错的当口,天演领域彻底崩溃,可是郑晓投射的意念没能收回来,像一条坚韧的风筝线,一头连着本人,另一头被安翁寄身的“3号”人面蛛牵着,在无尽虚空里飘荡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其实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公正教团早已掌握了控制人面蛛的手段,进行试验的时候,几位主祭就是控制者。那种感觉很复杂,像是溜狗和放风筝的结合体,有时甚至会出现“寄魂”现象,仿佛化身为一头人面蛛,在虚空深处出没。

    因为发现了这种现象,安翁还专门开发出了一个应用,作为提供给大客户的“信仰产品”——也就是造成今天晚上一切混乱的源头,那个“人面蛛型外骨骼装甲”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安翁的如此着紧他的“小发明”,是有着深刻理由的。也许,他早就想到,会有这么一天,“乘坐”一头真正的人面蛛,潜入精神层面的最深处?

    多日实验下来,郑晓很清楚,人面蛛在精神层面的“下潜深度”,远远超过了他们这些主祭。

    五类精神层面“深度”:浅层带、中层带、深层带,以及渊区、极域,简称为“三带一区一域”。不是超凡种,又或者有所专精的b级以上强者,很难进入后两个层次。

    郑晓的极限是“中层带”,而以安翁深厚的精神修为,也只能在“深层带”停留,再进入更深区域,必须要有圣物加持,付出相当的代价才可以。

    可对于人面蛛来讲,驻留在“深层带”只是最常态,它们随时可以进入渊区、甚至是极域的深度。在这种区域,已经彻底与物质层面断开联系,任何单纯的物理仪器,都不可能察觉到它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种暗面生物行事完全遵循本能,毫无智慧可言,往往会因为“食物”的诱惑,主动进入浅层带,与人的情绪意识发生反应。才给了人们捕捉的机会。

    是的,只要人面蛛与“外物”发生干涉,必然会影响到它的潜伏深度。受影响的程度,与干涉目标在精神层面的“下潜深度”相对应。

    双方的“深度”越接近,人面蛛受的影响越小。

    郑晓大概明白了,安翁现在的决绝做法,或许可以把干涉影响降到最低,利用人面蛛的本能天赋,去搜索那个藏身在无尽虚空深处的真理之门。

    安翁已经开始了动作。奇妙的探测波,通过人面蛛的转化,切入了更深处的精神层面。

    作为“风筝线”,郑晓对探测的具体进程不太清楚,但有一点他想不明白:

    为什么要到精神层面来找寻?真理之门难道只是一段虚无缥缈的精神?

    而就在他困惑之时,安翁主动与他意念交汇:“很可惜,孩子,我没法把现在的体验传给你,你不明白,这是多么有趣的一段经历。我能够告诉你的是,不要用教团科普性质的比喻,去揣测真实。精神层面的结构,精神与物质交互干涉的方式,要比你想象的有趣得多。当然,也要感谢欧阳,感谢他的实验室……”

    a栋大楼天台,柴尔德转过脸,看刚刚走到他身边的欧阳辰:“你的实验室究竟要让安翁败坏到几时?”

    欧阳辰松开了点儿领结,让自己进入更放松的状态,同时也更加投入。他吁出口气,轻声道:“当地震已经在孕育的时候,加固房子固然很好,却没法加固一个城市。我们需要一定的释放,有时还要主动引爆……实验室就是干这个的。”

    柴尔德冷笑:“你和安翁一定很聊得来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有过。”欧阳辰并不否认,接下来他又反问回去,“柴尔德先生,你不准备提供一些信息吗?”

    “我对安翁的打算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人面蛛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人面蛛?”

    “这种暗面生物,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奇妙。量子公司是一种说法,协会的研究是另一种,当然还有公正教团……在教团的典籍上,有没有它的位置?”

    柴尔德陷入沉吟,他需要回忆,也要权衡。

    可事态的发展没给他留出更多时间,飘游在虚空深处的3号,已经在安翁的控制下,第五次切换频率,这次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,安翁不确定他看到了什么,意念投射过去,无比地专注。

    然而,更实在的改变,发生在“3号”内部,发生在人面蛛固有的混沌深处。

    “哗拉拉”的颤音响起,如同抖动的锁链。

    随性的抖动,几乎没什么规律可循,但这份可以被感知分辨的“声音”本身,就与人面蛛的混乱本质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感知即秩序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