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斗兽场(下)
    无形波动,横扫星空,远远传开。

    在安翁处,还知波动的内蕴真义,再扩一圈,便只有纯粹力量外露,一层层向外推去。在这份力量作用下,漫天的星辰光芒,有如狂风中的烛火,摇摆将灭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任何星辰都是灭不掉的。这浑茫星空,不过是罗南感知的映射,是纯粹的图景信息。

    安翁如今所做的,是以探测波理清其中脉络,循着映射的路径,将有关信息倒灌回去,打入物质层面。

    真理天平投影的加持、致死秘咒的信息,与人面蛛的本能合于一处,在穿透性上,无以伦比,无论是“逻辑世界”也好,罗南的意识图景也罢,都无法隔绝,探测波层层推进,很快就收到了成效。

    物质层面,大都市中,生命之火摇曳,没有实质上的伤害,可影响范围内,却有仿佛幻觉呓语似的信息,流注其中,波及数万人。

    绝大部分,会被人们无意识过滤掉;小部分会形成相对清晰的意识,却又因为缺乏对应信息而忽略;仅是有限的几条信息,会触碰到那些感应敏锐,又熟识罗南,以至形成本能反应的人物,形成反馈。

    虽然有限,已经足够!

    “南子,是不是有谁叫你?”薛雷四面扭头,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,一时颇为疑惑。

    罗南“唔”了一声,没有回答,依旧仰头看天。

    下了半夜的秋雨,不知什么时候停了,霜河实境那边,断掉的供电仍未恢复,受困市民的疏散工作已经接近尾声,人声渐稀,愈显得那边夜黑如漆,楼影昏沉。

    外围区域的清理已经差不多完备,盂兰酒店的狙击点,刚刚已经确认清除。协会成员都了盂兰酒店所在街区,这里目前是政府和军方的指挥中心,也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。

    军方舰艇缓缓驶入上方空域,代表着军方对事件的全面介入。军舰悬浮在城区之上,这种情况非常罕见,引来大批市民围观,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罗南的视线虽也向上,但指向的是霜河实境区域。逻辑世界的奥妙,就体现在那处漆黑的高层建筑群里,在人们肉眼所不及的虚空之后。

    薛雷没得到回应,也没当回事儿,他学罗南,抬头看向远方的联体建筑群,可任他怎么打量,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能挠头:“现在这世道,真是邪门儿。以个人之力,随随便便就捏一处空间来用!怪不得馆主说,武学之道,若不能应机变化,自我增益,一觉醒来就要被淘汰掉……”

    和他们同样视线指向的,都是协会成员。

    在绝大多数围观者,还在纠结大批恐怖份子突然消失的情况之际,罗南这批人已经得到了比较清晰的答案。

    剪纸努力睁大眼睛,将那片能嘟囔:“原来有欧阳会长盯着呢……逻辑世界?之前协会里可没有听到半点儿风声,把人坑得好苦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因势利导而已。”

    红狐作为今夜唯一与欧阳辰正面接触的协会成员,多少要负起解释之责,他眼神往罗南处一瞥,冷笑道:“要给人立规矩,不拿出雷霆万钧的势头来怎么能行?逻辑世界立起,爆发力十足,我倒真想看看,那些教团的脸色。”

    说着,红狐把视线驻留在罗南脸上,就算是有欧阳辰“明道若昧”的评断,以及现实的屡次验证,可真正接触之后,年轻人内向稚嫩的表现,仍让人忍不住想考较一下。

    “看出什么道道儿没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罗南抬头看天,全无反应。

    一旁薛雷低咳提醒,也没得到回应,只能伸手戳过去。

    罗南这才如梦初醒,扭头扫视四周。此时何阅音作为协会的全权代表,与政府、军方进行交流,已经忙得不见人影,竹竿则作为技术人员跟了过去;章莹莹和白心妍到军方保障车那边,不知在搞什么;猫眼说她很累,找地方发呆去了……他身边只剩下薛雷一个,红狐视线所指,意图明显。

    曾经出现过那么激烈的冲突,罗南和红狐见面难免尴尬。如何消解,罗南毫无经验可循,薛雷也帮不上忙,唯有眨眨眼: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红狐也不生气,只伸手指了指霜河实境方向:“你擅长精神感应,看得比我们清楚,那边有什么门道,提一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在看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早前看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种就事论事的态度,罗南还算适应,他想了想,道:“是一种精神与物质层面交互干涉的精密结构。就像真理之盾,又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确实不太一样。”面对罗南的迷之逻辑,红狐也有些无以为继,只能干笑道,“超凡力量的表现形式大都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这回算是给了罗南面子,没让“废话”两个字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罗南一时无言,倒不是说被红狐问倒,而是观照所得,若以言语形容,实在太过复杂。而且他的观照结果,对他以往认识,也是一种修正。

    在罗南既往的认知里,精神层面是一种深邃的多层结构,仿佛无数幕布堆叠在一起,层次分明,越贴近物质层面,幕布越是厚实,而“最下方”的部分,与物质层面相接,彼此干涉,程度视作用力量大小而定。

    所以,精神与物质层面的干涉发生在所有人身上,只不过,寻常人的干涉微乎其微,可以忽略不计,而能力者的干涉作用,则要明显太多。

    “真理之盾”就是罗南所见的干涉手段里作用最强劲,也是最为清晰明确的一个,是他认为的精神与物质层面的干涉作用的标竿。

    至于瑞雯那般,灵魂肉身浑化如一,又是另一种状况,无法拿来比较。

    可是,“逻辑世界”的干涉情况,打破了罗南刚刚形成不久的认识。在他的观照感应下,精神层面的多层幕布一起“卷”下来,不再具备层次感,而是交叠扭曲、甚至撕裂。某些本来与物质层面有着相当距离,却强行交汇在一起,由此甚至对下层的幕布也产生了干涉效果,绞成一团。

    这是罗南所见的第三种精神层面与物质层面的关系状态,也是看上去最复杂的一种。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