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浊云变(上)
    欧阳辰通过复杂的精神与物质层面干涉方式,实现了物质层面的“表层剥落”,虚实互现,架构起一个恍如真实世界的空间断层。

    里面的规矩法度,细论起来,比盖一座摩天大楼也轻松不到那儿去,深究细节,只能是损耗心神,得不偿失。罗南也只是观其大略,没有持续纠结下去。

    要解释这些给红狐听,涉及的信息实在太多,相当一部分都是罗南个人的领悟,他现在对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缺乏自信,一时也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正琢磨该么回应,身后车声响起,贴身极近。罗南正要回头查看,脖子一紧,已经被人拉着后领,硬拽过去,背脊撞在车厢下沿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快上车!”章莹莹从车厢里冒头,不耐烦地催促。她调过来的应该是军方保障车辆,块头颇大,封闭式的后车厢,装上几十号人,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急?”

    罗南以为又有什么任务,也不与章莹莹计较,向红狐点点头,当先登入车厢。身后薛雷、红狐等也纷纷上来,不过很快大伙儿就有点儿懵。

    里面的情形和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,空间比较狭小,密布各类仪器设备,几个人进来,就显得有些拥挤了。

    “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白心妍刚脱下风衣,换了身医生的白大褂,还往手上穿戴无菌手套,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。

    罗南一个愣神,旁边的章莹莹直接脱他衣服,把外罩扯下来,又掀他的内衣。

    “哇哦。”薛雷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车厢里这么多人,罗南脸上腾地热了:“喂!”

    章莹莹才不理会这些,手指探进罗南内衣里,还很放肆地摸起他背脊和腰身的肌肉线条:“说起来是f级残废候补,其实也不算特别瘦弱嘛。”

    柔腻的指尖划过,体感温温的,却让罗南激灵灵打个寒颤,到嘴边的话都忘了讲。

    “从体脂率来看,他的体格不比同龄人差。只不过,和灵魂力量比起来,就什么都不是了……别动!”

    白心妍喝止了扭动挣扎的罗南,将仪器导线接上罗南身体各个位置。这么一来,罗南就是再想动弹也不好意思了,只能乖乖地任章莹莹把他的上衣全部除去,无奈询问:

    “你们究竟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装b一时爽,转眼火葬场。给你退烧嘛!”章莹莹临时充当护士,大感有趣,拿指头在罗南身上戳啊戳的,玩得很是开心。

    白心妍看到罗南大有体温升高的态势,不让章莹莹再逗他,开始调试仪器,同时解释:“真理之盾的效果,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,而你现在灵魂力量的增幅比较危险,一个弄不好,两边赶在一处,连挽救的机会都没有,所以需要24小时观察……这里设备再好,也不如回医院踏实。”

    罗南苦笑:“没这么严重吧?”

    “往最坏处准备就是了。”白心妍语气轻描淡写,心里却已笃定,回头的麻烦定然不小。这一点,从罗家前两代人的下场,已经能够看出几分。

    况且,现在的麻烦,也不只“形神失衡”这一桩。

    那边话音未落,红狐的眉头也是一皱,下意识伸手,按了按耳朵,视线则撇向罗南那里。

    一侧的薛雷见他的动作,“哎”地叫出声:“你是不是也听到……”

    红狐示意他噤声,随即又向剪纸做了几个手势。“逻辑世界”立起之后,灵波网就进了瘫痪状态,到现在还没有恢复,他们之间的隐秘交流,远不如以前方便。

    亏得剪纸能看懂,很快点头,瞑目感应片刻,脸上就转为凝重:“唤灵术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唤灵术。”白心妍罕见地叹了口气,“不知道你们的罗老板,又惹了什么祸事,安翁明明陷在‘逻辑世界’里,情况糟糕,还是不计损耗,试图用这法子锁定他的位置,而且,差不多已经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车厢里所有人的视线,都投向罗南那边。后者无话可说,只能是带着一身仪器导线,当自己是木偶,任人安排。

    此时,车厢门又打开,刚刚“去发呆”的猫眼,也上了车。白心妍便道:“修女和竹竿会和军方一起行动,现在我们这边人到齐了,就没必要耽搁……不管面对谁,拉开距离总是上上之策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车速骤增,很快将那处联体建筑群抛在后面,一行人等于是撤离战场。

    过了两分来钟,几个人交换了下眼色:“唤灵术的范围应该也超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帮人松了口气,总算不用再理会耳畔断断续续的呼声。此时保障车辆和霜河实境的直线距离,已经在十公里开外,就算是秘约主祭,也很难触及,更何况他现在还隔了一层“逻辑世界”?

    只不过,罗南并不是特别乐观……也没有指望,能够单凭车辆移动,将安翁的压力移除。

    “距离”这个东西,对于眼下的安翁,乃至罗南来讲,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“逻辑世界”多层幕布绞缠的状况,使得精神层面的距离,也出现了扭曲。在物质层面距离不变的情况下,精神层面的“两点之间”,出现了错位。

    就像是已经用滥了的“空间折叠”范例,把空间想象成一张纸面,两端相距遥远,可将纸面折起,原本漫长的距离,就变得触手可及。

    对这种特殊的结构模式,罗南可不只是观察而已。事实上,在安翁驱使人面蛛吞掉安成礼体内的“高仿品”之后,罗南立刻就发现了其中的破绽和机会。

    通过乌沉锁链,罗南使远在血焰教团隐秘之地的魔符,与公正教团的人面蛛建立联系,并利用“逻辑世界”的特质,因势利导,搭建起一个斗兽场,或曰祭坛。

    以格式塔为根基,立起祭坛框架,是罗南已经做熟了的,丝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此次唯一的不同,就是“跨度”。

    罗南可以利用的,安翁同样可以。因“逻辑世界”存在而严重扭曲的精神层面,拦不住安翁的恶念。当那份恶念袭来,很诡异的,罗南心头泛起的是真理天平的投影,尤其是那一对上下浮动的黑白秤盘。

    似曾相识的低语渗入心间:

    “只要向往真理,必然在天平两侧。”

    凌晨3点半也算夜里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