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三十章 不为人(下)
    柴尔德一言不发,纯粹防守招架。此时他的真理之盾已经破功,不具备那种近乎“绝对防御”能力,而被强行突破极限的巴泽,拳头又比任何斧锤刀具都要犀利可怕,不断撕碎柴尔德的外袍、血肉,带起一层薄薄的血雾。

    可就算这样,柴尔德仍没有被巴泽击倒。即使混乱的力量不断冲击侵蚀,可在他那里,却有一份根本的秩序,始终存在,任何有形的结构,都有不及。

    巴泽再一拳轰击,强行轰开了柴尔德架起的手臂,拳力透胸入肺,碾得柴尔德胸口都出现了可以目见的塌陷。

    柴尔德却不闪不避,使了一个缠手,锁死了巴泽的关节,两人瞬间进入了更为凶险的贴身近战。

    当先就是两个头颅轰然对撞,双方瞬间就是血流满面,而这一撞,也将巴泽狰狞的牙口硬给砸回去。

    柴尔德仍抓着巴泽的肘关节,借着对方一冲一退的力道,顺势外扳,强行将巴泽扭起,重砸在废墟乱石上。可紧接着,他也被蛮力无穷的巴泽带翻。

    两头人形凶兽的力量何其可怕,对撞的力道贯下,废墟下的楼板,就再也承受不住,连带着钢铁框架,轰声塌陷。

    两人身形一起下坠,又被上面的废墟土石罩个满头满脸,可就这样,在最狭窄的空间内,他们都没有停下来,而连续重击对方面部、胸口、腰肋。

    对冲的激波将土石钢筋等扫荡开来,避免了被掩埋的结果,但没等落到实地,两人已经是齐齐吐血。

    不管伤势如何,柴尔德始终冷硬如铁,而他一直等待的机会,终于在巴泽毫无保留的两波爆发之后到来。

    他以胸口伤处再挨一记重肘为代价,抓住巴泽用力过猛留下的空当,又施展关节技,强行扭下了这家伙的左肘关节,紧接着,又拼着头部挨一记重击,砸断巴泽的右肩。

    至此,巴泽两臂俱折。

    可就算这样,巴泽也是状若疯虎,全不顾粉碎的肩头和脱臼的关节,脚下强起,还要搏杀。

    可此时他急剧下滑的运动能力,已经不足以支撑这种打法,柴尔德则是拉开距离,送出一连串组合拳,连中巴泽下巴、耳门等要害,使之大脑震荡,意识昏沉,最后重脚踹在小腹处,暂时打散了他一身失控的内息。

    “砰隆!”

    巴泽倒飞出去,砸断了一根本就有些扭曲变形的立柱,大量土石压落,覆在他身上。他终于挣扎难起,却还是咆哮嘶叫,纯粹的混乱暴戾将这个夏城最强壮的男人,折磨得不人不鬼。

    柴尔德微微喘息,刚调匀气息,就道:“帮忙!”

    他话音低沉,声不及远,开口时,身边二十米半径范围内,阴影乌云弥漫,除了挣扎的巴泽,再无一个活人。

    然而,声音落下仅两秒钟,柴尔德的胸口,便亮起微光,正四面体的“格式塔”半嵌入胸腹交界处,助他调理气血,缓解伤情。

    柴尔德伸手将内陷断折的肋骨逐一摆正,此时已经有部分刺入内脏,引发出血,但作为距离超凡种只差一步的强者,类似的伤势还远未致命。断骨拔出复位之后,内脏的自我修复功能便开始发挥作用,他一身战力,至少保留五六成。

    当然,对照标准是没有真理之盾加持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还有他。”柴尔德伸手指了下巴泽。

    “确定?”罗南的意识从精神层面切入。刚刚柴尔德是通过罗南早前映射的秩序烙印,与他联系。也显示出,他在逻辑世界的存在,对于柴尔德这种强者而言,并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“他还有救。”柴尔德平淡回了一句,“我感觉你能行。”

    好嘛,一句话的功夫,所有的压力,都扔到罗南身上去了!当然,柴尔德知道自己是答非所问,接着解释了一句:“教团在夏城,除安翁以外,有些出息的,不外乎就是他与郑晓……需要留些元气。”

    呃,不说的话,罗南几乎要忘了,柴尔德也是公正教团的一员,就算是与世俗侧水火不容的“真理侧刽子手”,但另一方面,他也是教团的狂信徒。

    在公正教团死伤如此惨重的情况下,很难揣摩柴尔德现在的感受,但想来也与“高兴”之类挨不着边儿。

    “安翁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一语未尽,意思倒是很清楚了。现在是考虑“留元气”的时候吗?

    阴影巨柱正不断抬升,安翁的盘算和做法,已经昭然若揭。幕后的那头妖魔力量实在太强了,若安翁真能创造奇迹,凭借真理天平、神圣空间将其一举控制,反过头来,逻辑世界这些人,恐怕又要被清洗一遍!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。”柴尔德简单回应,“超凡种的战斗,轮不到你插手。”

    标准的大实话,让罗南无话可说。他无声叹了口气,不再废话,也给了巴泽一个格式塔加持。

    相较于对柴尔德的立竿见影。巴泽这里可不顺利。此时那个黑人壮汉体内,已经乱成一团糟,外伤内伤什么的都在其次,真正麻烦的,是强行灌注到他体内的混乱元素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粗暴的置换,简直就像是把原属于人面蛛的混乱本质,硬塞进来,代替人体的全部机能。

    没有当场爆掉,只能说明巴泽的身体已经强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。

    知道病因也没用,随着前面疯狂的冲击,这分混乱本质,已经与巴泽深度融合在一起。就像是被墨汁浸染的一杯水,再怎么澄净,都不可能回到最初的状态。

    更何况,“墨汁”还要比一杯水本身更足量!

    所谓病入膏肓,大概就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罗南切换了观照模式,用“生命草图”方式观察的话,他已经绘不出巴泽的“星座图”,强要绘制,也只是更接近于人面蛛式的阴云暗影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如今的巴泽已经很难称之为人。属于妖魔的混乱本质,已经且仍然持续深入地替换掉巴泽原本的机能。

    这人早该死了,偏偏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强大的肉身强度,与溃不成军的内在根基揉合在一起,共同构成这个极其特殊的例子。

    但也注定了,难以持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