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或为真(上)
    乌沉锁链的抖荡之音,罗南是听惯了的。当然那是对他自己,精神层面又哪有什么声音可言?有的只是相对应的能量信息罢了。

    以前,乌沉锁链绝大多数时间,都潜藏在精深层面极深处,只在有限几段时间里,为外人所知。而在目前,安翁在精神层面的深度不逊色于他,对相关的能量信息,也就有着清晰的感应。

    是的,安翁肯定“听”到了。

    前有巴泽,后有震音,这一系列变化,安翁怎么理解,不为人知,可以确认的是,安翁对此非常关注,他甚至暂时停下了控制妖魔的动作!

    神圣空间的“光茧心脏”,在这一刻安静得让人吃惊,一切动作中止。相应的,安翁的意念再次向罗南的方向劈斩过来,“烧红长剑”的灼热感,别说身为当事人的罗南,就连旁边的柴尔德都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“收回感应,别招惹他!”柴尔德理所当然的判断,让罗南无言以对。不过很快,柴尔德就认识到自己的失误,皱起眉头,视线投往阴影巨柱拔离入空的方向。

    安翁的动作让人猜不透,至于妖魔,固然还是非常狂躁,可它带来的混乱能量信息,完全可以视为背景噪声,能够比较轻松地过滤掉。正因为如此,这片扭曲深空的能量信息,瞬间清爽很多。一时间只剩下乌沉锁链的“微响”,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响亮。

    罗南心中有些压力,他发现,与锁链呼应的能量信息源头,貌似已不只是他这里,乌沉锁链的抖荡,在这扭曲的深空中,激起了回响!

    能量信息的传递,肯定不是音波之类的形式,它太过缥缈,如果真想寻到源头,只能层层分析剥离,寻找线索,分辨方位。

    想来安翁就是发现了这一点,才中止行动,减少干扰。可不管干扰多少,对罗南来说,都太难了,他的解析能力还远没有达到这个程度,一时不免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呃,等等,笨蛋!

    罗南暗骂一句,他的脑子被连迭而来的变故弄得僵了,其实远不用这么麻烦,关键性的信息,完全能够从乌沉锁链上见出来。

    注意力回到乌沉锁链上,短短几秒的功夫,他的心里某根弦就给硬拨了一记。刚刚所谓“回响”的判断,就此撕裂。

    深空中的“声息”不是回响,而是共振。

    借用这个物理概念,乌沉锁链目前的状态,大概可以形容为和什么东西处在了同一振动频率上。

    这边影响那边,那边影响这边,本来细微的振幅,骤然扩大,固然使得乌沉锁链无所遁形,也让深空处某个更隐晦的存在,呈现端倪。

    “哗拉拉……吼!”

    后半截是妖魔的咆哮。自从锁链的回响在这个层面响起,这头强大的妖魔就显得非常暴躁,原本已经快要撤出逻辑世界的力量,发泄式轰击横扫。所过之处,大厦高层区域纷纷崩裂,碎石飞溅,像柴尔德、巴泽和郑晓这样的观众,都要匆忙躲避,免得遭到池鱼之殃。

    妖魔的冲击力,当然涉及到精神层面,相应的扫荡也非常强劲。如果有可能,它肯定会把自家领域内外的几只小跳蚤彻底碾死,再嚼碎了吞下。

    可要做到这一点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如今的罗南早已不是面对人面蛛的“攻城锤”也要战战兢兢的雏儿,此时“纯粹观测”的感应方式,也体现出了奇妙的优势。浑不着力的方式,让罗南的精神感应融化在空气中,无形无质,无处不在,风暴般的精神冲击下,或许一时变形扭曲,可受到的反冲力量极小,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逻辑世界建筑物的存毁与否都无所谓,说白了不过是一个介入虚实之间的“剪影”而已;逻辑世界的承受极限,才是大问题。

    随着妖魔的力量持续轰击,夜空出现了清晰的颤摆,相应地波纹频生,扭曲动荡,几成崩溃之势。

    刚刚大厦高层楼体崩塌,柴尔德与巴泽都是身手敏捷之人,伤势什么的,难以造成影响,躲避得还是比较轻松。可看到眼下虚空波纹,柴尔德的脸色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“撤出去。”柴尔德这话是对罗南讲的,他和巴泽并没有动。

    逻辑世界立起之后,精神感应出入不提,身在物质层面的大活人要想出去,要么是获得欧阳辰这个建造者的允许;要么就是强行打破空间壁垒。后者无疑会直接撼动逻辑世界的存在根基,加速逻辑世界的崩溃。

    就像妖魔正做的那样。

    换了正常时候,柴尔德要想离开,和欧阳辰打声招呼就得。可现在的欧阳辰对逻辑世界还能有几分掌控力,已经是一个未知数了——逻辑世界受损的程度,已经远超出正常的限值,就像一台报废的机器,不管从前它的性能如何优越,一旦关键部位损坏,想重新开动起来,可谓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这一点,恐怕是欧阳辰动手造就之前,很难想象的。

    至于罗南,并没有回应柴尔德的呼叫,也没有“撤退”,不是不听,而是不敢。柴尔德看到了物质层面的限定,罗南看到的,是更为混乱的精神层面。

    在逻辑世界物质层面,至少还有扭曲的空间结构可用;可在精神层面,各种关键性的结构,已经开始崩掉了。一幅又一幅扭曲挂锁在物质层面的“幕布”,就此脱钩,报复性地反弹飘荡,彼此产交错,将精神层面,尤其“深层区域”搞成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罗南还真不敢冒然突入。以他的观照结果来看,受到妖魔轰击之后,逻辑世界的稳定性就受到了不可逆转的破坏,精神层面的幕布结构彻底沦为了一个迷宫陷阱,像是几百上千个卷尺,统统拉长并编织成稀奇古怪的回路。

    灵魂体出入的话,一个弄不好,就要迷失在无尽深空中,就算活着出来,天知道他会被抛离到什么地方去。

    几十上百公里当然好说,万一是千里万里?大洋之底?茫茫太空?

    这可不是开玩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