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或为真(下)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扭曲深空中,逻辑世界结构变形所放射出能量信息,如果强行解析,大概就相当于“崩崩”的断音。

    眼看精神层面的形势越来越复杂,罗南虽未听从柴尔德的建议,迅速离开,却也将精神感应的延伸势头截住,不再往深处去,并试图回收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才看出来,妖魔那一场“发泄”,颇有借机遁离之嫌。打崩了逻辑世界的结构之后,它所在的层面,就成为某个已经脱钩的幕布、急速收回的卷尺,断掉了与逻辑世界的联系,往深空而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原来极其关注罗南的安翁,不得不做出选择——其实也不算,吸附在妖魔力量根基上的“光茧心脏”,肯定要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“烧红长剑”式的关注,终于移走。

    罗南心头不由一松,但很快发现,他放松得太早了。

    妖魔走了,安翁走了,偏偏那份似熟悉又陌生的颤音越来越清晰,使得乌沉锁链多了几分本不应有的摆动。

    共振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乌沉锁链正受远方信息的影响,就算罗南刻意拉开距离,置身事外,那份共振式的牵系,仍将他留在这个层面,勾着他的意识,不断趋近。

    罗南的心神有些恍惚,那份牵引联系,多多少少注入一些能量信息片断,经过解析后,又变成模糊的影像,如在一场幻梦之中。

    由于解析能力有差距,罗南不确定看到了什么。而此时,精神层面别处的震荡传递过来,并送来信息,是欧阳辰。这位会长大人锁定了层次位置,追赶上来。

    罗南还是头回亲身体验超凡种的精神感应,出奇地毫无压力,只有最纯粹的信息传递过来:

    “有效分工比加班加点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罗南还没真正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,心头剧震,便感觉到精神层面掀起了一场惊人的风暴,强大力量,不知来自何方,轰然扫过。

    “大风”吹刮,光芒摇动,覆盖的范围和层次,极其广阔。包括罗南绘制的星河图景,瞬间也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风暴骤袭,原本对罗南是有进一步的影响的,可是欧阳辰意念在此,无形中便立起一座防护墙,挡下了后续的冲击。

    问题是受此影响,本来就不清净的精神层面,更是幕布、卷尺满天飞,妖魔与安翁所去的具体方位当即淹没在纷乱的信息流里,再难把握。

    这是掩护!罗南当下就有了一份初步判断,这份突如其来的风暴,来得实在太巧,让人很难不怀疑其用心所在。

    谁出手?公正教团在夏城还有隐而未出的强者吗?

    “会长!”

    “那边也该来了。”

    罗南的想法,通过精神层面交流,尽为欧阳辰所知,后者却连基本的情绪波动都欠奉,对突来的变局评价一句之后,也为罗南解释一些背景:

    “安翁……他正尝试控制的目标处,握着一个很重要的秘密,很多人和势力都对它感兴趣。我认为协会有必要抢一份先机,如果能锁定那头妖魔的位置,就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罗南哑然,怎么锁定?

    妖魔破坏逻辑世界造成的混乱,以及不知何处而来的精神风暴,用来断后,当真是效用非凡。就算是欧阳辰,想在短时间内……

    一念未绝,虚空中再度生变。

    又一股力量冲起,如同陡然拔升的高崖,镇在虚空之中,任远方精神风暴漫空飞卷,都统统挡下。乍一个恍惚的功夫,原本混乱的精神层面形势,莫名缓和许多。

    这种由动而静的镇压本事,可要比单纯的破坏高明得多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什么,它镇压在此,偏又有一种危势欲倾之感,并非不稳,而是在巍峨之中,有着更强势主动的本质。

    罗南在精神感应上的经验也算丰富了,可那种“我不就山,山来就我”气魄却还是首次见识。相比之下,柴尔德过于纯粹,欧阳辰则始终冷静低调,反而不如这位特质鲜明,入眼难忘。

    这又是哪位?看上去是和他们一边的,刚刚形势更好的时候,为什么不出手?

    罗南心里犯嘀咕,欧阳辰则毫无半点儿惊讶之意,只将新的意念传递过来:“我刚刚被抛得太远,要锁定妖魔位置,力有不逮,需要你帮忙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欧阳辰是大方承认了,罗南本次在精神层面的追索感应上,要比他来得更优秀。他承认得起,罗南却有些接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没锁定啊!”

    现在罗南唯一能够确认的是,妖魔所在的位置,是在精神层面极深处,是因为逻辑世界的搭建,扭曲了“幕布”,使之接近物质层面,才给了妖魔显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今逻辑世界结构崩溃,幕布归位,正是动荡之时,彼此互相作用。简直就像是打散的书页,在狂风中舞蹈。

    此时要找到妖魔与安翁所在,其难度大约等同于在这些书页中锁定一页,再从密密麻麻的字体中,寻找一处笔画错误。

    只想想这种工程,罗南就觉得背脊生凉……呃,他暂时没有背脊可以凉。

    欧阳辰很清楚事情难度,也没有给罗南加压的意思:“大概方向就可以,你可以结合一下这个图。”

    依旧是纯粹信息切入,只不过这次的量很大,让罗南都有些眩晕。

    透进来的信息,确如欧阳辰所言,类似于一幅图像,只是实在太过复杂,单向的视角、三维图形已经不能表示,解析出来之后,倒像是把罗南塞进了“浸入式设备”里,让他亲身体会图像的复杂性和丰富内涵。

    精神层面交流的好处就在这里,很快罗南就理解,原来这是逻辑世界的结构设计图。

    等梳理出大概轮廓之后,罗南第一眼就觉得,逻辑世界的结构模式,就像厚重的海绵垫子,围住四面八方,里里外外叠了三四层,再一起从最外层按压。

    罗南可以代表物质层面,海绵垫子则是精神层面。是在精神层面“高层”发力,强行扭曲层层交叠的结构,使原本非常遥远的精神层面区域,撕裂中间的阻隔,与物质层面发生直接干涉。

    大概是这么回事儿吧。罗南总算是明白了搭建逻辑世界的基本方法,当然要做到这一点,绝不容易——没有超凡种的力量,想也不不要想!

    而且,几层海绵垫子?厚度是不是有问题?

    在罗南自己的感应里,精神层面虽然也是多层结构,可“千层幕布”的表述,应该更准确。尤其是越到精神层面深处,这份感觉越强烈,要么层层交叠,要么飘来荡去……

    唔,应该是简化模型。只计算三五个层面的变形,与计算成百上千层,难度怎会一样?就算欧阳辰算得过来,他恐怕也接收不动。

    罗南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,心思倒是安定了不少。既然要从该模型入手,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,精度也就不要指望了。

    他大致想了想,在这个图像上,以意念划了个圈儿,这也是他感觉最合适的一处区域。就这么一圈,他觉得至少还有上百幅“幕布”需要梳理确认,如果这期间,目标“幕布”好死不死地飘荡一下……前功尽弃就是唯一的结局。

    划圈儿之后,罗南越发觉得不靠谱,但欧阳辰对他的答案是比较满意的:“方向很有说服力,可以一试,如果不行,咱们再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意念方起,本来已经有所消减的精神层面动荡,忽又激烈起来。当先为安翁打掩护的那一方,屡次冲击“镇压高崖”未果,也换了一种方式,开始在精神层面各个区域来回跳荡,有时甚至触及到物质层面,荡云生波,直接影响逻辑世界的存续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能看到,逻辑世界的彻底崩溃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欧阳辰不再多说什么,也不征询罗南的意见,将保护罗南精神感应的那部分力量,稍加变化,就把这位公认“惹祸精”的精神感应,送出逻辑世界以外。

    等罗南回神的时候,他的灵魂体正悬浮在现实世界的联体建筑群外围。而在逻辑世界里已经被砸碎的霜河实境主体,此时还安然无恙地缩伏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倒是罗南的“星河图景”正变得越来越混乱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罗南才发现,两方强者的对冲,已不只限于逻辑世界,他们的力量正以惊人的穿透力和稳定性,强行打破逻辑世界的壁垒,将冲击传递到这个层面。

    就算罗南的精神感应浑不着力,生命草图的建构,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影响,压力大增。

    不需要多做考虑,罗南开始迅速缩小感应范围。对他来说,这只是一念之间的事,但很快,他就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星河图景是“生命草图”的组合体,等于是罗南亲手绘出的图画。这东西不是说退出就退出、说删除就删除的,相应的信息,已经深深烙刻在他心中,对罗南产生了实实在在的影响。

    在精神层面,信息与能量互通。感应范围扩散开来的时候,不过如此;但乍一收拢,复杂的信息,还能压缩,相应能量,就汇成了洪流,从灵魂体上刷过。

    不论是灵魂,还是远在十多公里外的本体,都是一个激颤。

    这种感受,罗南已经不陌生了。每次“祭坛框架”内完成了祭祀,每次魔符在狩猎中大有收获,相应的反馈总会到来。

    他的灵魂正变得更强大,麻烦也如影随形,这次似乎还要更大些。

    以前,灵魂体的承受力还没有到顶,可这次,就完全不同。感应范围回缩不到一半,鼓胀感、爆裂感、眩晕感,不断地放大,使得能量信息的汇集运转,有了失控的征兆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,此时两位强者在精神层面的冲突,也正将大量有用无用的能量信息塞进来。

    灵魂体到了极限!或者是说,能量信息运转结构,也就是“灵魂构形”所能够处理的能量信息,终于封顶?

    这份失序失控,使得大量的信息模糊了界限,浑化在一起。

    哪个是他的自我意识?

    哪个是外围无关紧要的记忆和印象?

    这些东西正揉在一处,彼此干涉影响,眼看就快运转不开。

    不,绝不能这样!

    罗南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,他需要一个缓冲,一个泄洪口……眼下他想不到别的,只有先前的成功经验。

    外接神经元!

    一个闪电劈刺入脑海,车厢中,罗南的身体弹起来,又坠下去,开始了“垂死的抽搐”。

    现场的仪器数值剧烈升降,并非一路走低,而是往来跳荡,个个爆表,如同陷入了一个强磁场,再没有任何参考价值。

    车厢里,从白心妍到章莹莹,从薛雷到红狐、猫眼、剪纸,都是惊愕莫名。也在此时,几个协会成员耳畔,嗞嗞的声音响起,已经停摆了一段时间的灵波网,开始恢复通信,只是第一波传过来的信息,好生古怪。

    潮水起落般的沙沙杂音里,针锋相对的意念具现化为冷硬的言语:“一切亵渎圣物之徒,都在教团清洗之列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开战罢!”悠然从容的回复,仿佛和风过耳。可其中的内蕴,以及与之相对应的力量和身份,让听到这份信息的协会成员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随后,大伙儿几乎同时把视线指向一个人:

    你老板搞什么鬼?

    章莹莹摊开手,罕见地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这一章将近四千字,也是本卷的结尾。这一卷的情节长度有些出格,下一卷开启前,容我再梳理一下细纲,更新或许要到明天上午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