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三十三章 境中人(下)
    耳畔是隆隆水声轰鸣,强劲的水流碎冰打在脸上,刀割似的。

    疼痛还是小事儿,罗南努力想要止住步速,然而顺逆无常的霜河水道,不给他任何机会,高速的寒水浮冰裹着他,几乎脚不沾地,持续向前。

    也只是几个呼吸的空当,罗南便觉得头顶压力袭来,猛一缩头,坚硬的岩石切过水面,也险险切过他的头皮。

    水层之上就是岩层,罗南已经冒不了头,然而他刚刚根本没来得及做深呼吸,翻翻滚滚一段距离过后,身上已是寒意深重,四肢都失去知觉,更要命的是胸口不可避免发闷,没有储备氧气的恶果显现,脑子懵然间,不自觉口鼻打开,寒水灌入:

    “啊呜噜噜……”

    冰水从鼻子里硬灌进去,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,罗南手足挣动几下,眼前一黑,然后就是暗红的光芒覆盖,只有中间一圈微微发亮,标准的濒死状态,好一阵儿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视界一角,跳动的数字到了“10”,引导员妮娜轻柔的嗓音提示:

    “本阶段目标完成。”

    浸入式头盔断电,罗南意识退出实境界面,感受到粘稠营养液在外围涌动,而失去引导的灵魂力量,也与此类似,倒撞而回,只是要粗暴得多。

    罗南默念“我心如狱”的十六字诀,运用诵念呼吸术,保持心境在平和状态。脑海深处,锁链的震音响了几下,灵魂力量在连续摇动之后,终于稳定下来,不过仍然是一波波地下渗,就像是矮崖上冲落的小型瀑布,时刻给他形成压力。

    “很好,状态比较稳定。”白心妍的声音传入,代表今天的治疗告一段落,“可以提前进入探视时间……够意思吧?”

    后面这句,显然不是对罗南讲的。

    此时,营养液的水位不断下降,罗南伸手拿掉了头盔,此时夕阳的血红光芒从窗户切入,又在治疗舱的外壁上泛开,与浑浊的营养液交融在一起,看什么都是光晕糊成一片。

    还好,罗南现在也不大用眼睛,自然知道外面有什么变化,他伸手敲了敲舱室内壁,又通过耳廓内的六耳,送出消息:

    “何姐,下午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何秘书吗?”正翻看监控记录的白心妍顺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没有谁搭理她。何阅音一身简洁利落的职业套装,站在治疗舱外,虽然罗南很可能看不清,但她还是习惯性地微微欠身:

    “罗先生下午好。”

    营养液完全抽取出来,还需要一段时间,何阅音就通过六耳,问起罗南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罗南嗯嗯啊啊地回应,有些话说不明白,也没法说明白。霜河实境之事过去已经一周了,他本来拟定的归校学习计划胎死腹中,出院许可也被取消,重新进入了二十四小时监控状态,而且是由白心妍亲自负责。

    从处置方式就能看出,协会那边,对罗南身体状态的判断是多么负面。

    可罗南真没觉得……偏偏他不能说。

    何阅音也发现,问罗南其实没用,到头来还是要找专业人士。她看向白心妍,后者随手拨了下软屏界面:

    “增益值大概在-17到-25之间徘徊,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区间,刚刚也说,比较稳定。”

    所谓增益值,也叫效应值,是白心妍所在的实验室,对形神协调程度的量化。总体上是反映精神与物质层面相互干涉的方式、结构、程度优良与否。

    数值为正,表示正增益、正效应;

    数值为负,表示具有负面效应;

    数值为零,则是无增无减,

    从这个标准看,增益值当然是越高越好。一般的能力者,正常情况下,增减一两点都很正常,10个点以上,就比较明显了。

    罗南的增益值为负,且突破了20点,肯定是比较严重的一类,不过到这种程度,常人状态差不多就要雪崩了。

    他还能上下波动,确实比较稳定。

    “稳定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“没有特别强烈的情绪变动,不做激烈运动的话,作为一个病秧子,正常生活没有问题。其实顾东顾西没什么意思,适度运动,适度休息,保持好心情,比什么都重要,真能找到美女滚床单,我也不能阻止不是?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罗南刚刚打开治疗舱,便听个正着,一时无语。不过几日来,他与白心妍相处甚久,对这位的性情已经比较了解,也多了些免疫力,只当没听到,低头找衣服穿上。

    何阅音微侧过脸,盯了白心妍一眼,后者微笑如故。

    多日来在治疗舱内外穿梭,罗南也习惯了露个胸背大腿之类的,脸皮厚度见涨,眼下披了一件病号服的外袍,就算了结。

    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,此时罗南更多的好奇心都放在别处:“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?公正教团还没有派人来吗?”

    何阅音没有回答,倒是白心妍漫声道:“你对自己的伤势都没这么上心,看来挺盼事情闹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至此,白心妍干脆越俎代庖,给罗南上课:“喏,罗南同学,你要知道。霜河实境一战,抢什么东西,死多少人,其实都没意义了。目前大家唯一关注的,就是武皇成就超凡种,而且,能够与公正教团首祭请来的圣物威能隔空抗衡。这比什么都重要!”

    “超凡种……”罗南回忆起那场冲突的最后阶段。两股强大力量往来跳荡,隔空激战,即使大部分区域都在精神层面,可偶尔蹿入物质层面的力量,仍然是把逻辑世界轰了个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他到后来才知道,最先切入,为安翁做掩护的,乃是公正教团首祭借真理天平之力而为;后面切入那位,则是章莹莹的老板,人称“武皇”的传奇女士。

    “一位超凡种的意义,怎么高估都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白心妍深度解读:“在全球任何一个势力中,‘超凡种’都是力量和规矩的标志。最近这些年,欧阳辰、武皇、游老三位,形成了铁三角,稳固了协会在夏城的基本盘。如今三人之中,有两位成为超凡种,协会在夏城声势暴涨,肯定要争话语权的。

    “在洛城,量子公司做到了,那里成了资本的乐园;在埃城,公正教团做到了,那里就是地上神国。可细究起来,他们一个是明确追逐利益最大化的公司;一个是有明确教义的教团,协会能拿出什么?某种生活方式……或者是借个壳子,用在其他们方向。

    稍顿,白心妍的眸子转到何阅音方向:“听说何将军退役之后,有意参加夏城市长竞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