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肉身限(上)
    白心妍口中的“何将军”,应该就是指何阅音的父亲,夏城海防部队的的高级将领何伯政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位算是爆岩的老上级,在军界比较低调,名声也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何家最有力量的,还是要数何阅音的祖父,何崇上将。那位是三战最闪耀的将星之一,曾担任星联委直属空天开拓舰队的最高司令长官,标准的军界大佬,已经退休多年,可在军界门生故旧无数,地位崇高。

    何伯政有父亲的余荫,为人处事上也颇让人称道,如果退役之后,步入政坛,参选老家夏城的政务官,确实是很有希望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就涉及到比较复杂的政治层面,将能力者协会与之结合的话,已经在罗南的认识范畴之外。他动脑子想了想,完全不得要领,倒是嗓子里痒痒的,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何阅音由始至终都没有涉及此类话题的兴趣,仿佛白心妍所讲的,是与她完全不相干的另外一人。

    见罗南咳嗽,她从旁边端了杯水过去,也顺理成章地将话题转回到罗南身上:“罗先生的神经系统损伤,目前应该没有恶化的趋势?”

    白心妍笑了笑,视线扫过罗南的面孔:“坦白讲,很难有明显的好转。我现在花了太多时间,帮助他控制他的灵魂力量增长速度,使得医疗进度大大滞后,如果再这么下去,我们朝夕相处的时间还会增加……罗南同学,你确定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罗南发自衷心地认真纠正:“和我朝夕相处的是霜河水道。”

    其实白心妍的专业表述是没问题的,罗南现在最直接的麻烦,就是灵魂力量的失控性增长。

    生命草图的绘制、秩序框架的认知、魔符的祭祀狩猎等等,一次又一次将他的灵魂力量推向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罗南甚至发现,只要他的精神感应放出去,只要他在观照认知,灵魂力量的增长就贯穿始终。仿佛平湖秋雨,丝丝缕缕,不自觉已过桥漫堤,自然也对肉身造成越来越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对此,白心妍拿出的治疗方式是“霜河水道”。这应该算是一种囚笼疗法,把罗南的灵魂力量禁锢在这处单调重复的认识环境里,利用一个又一个高难度考验,持续地加以消耗。

    这个法子治标不治本,但作为应急之策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霜河水道共有三个版本:

    一个是只应用于普通人身上的公众简化版;

    一个是白心妍拿出的,适合能力者使用,并能够解析指导的专业引导版;

    最后一个,就是罗南利用外接神经元找到豪华完整版。

    “专业引导版”当然也不错,可见识了完整版涵盖原型格式修行的精英模式,再退回到这种做过阉割的版本上,让罗南颇有“吃亏”的不平衡感。

    还有,每次练习,白心妍都在外面监控。这位明显涉入原型格式研究的女博士,罗南戒心难消,这一周的时间,过得当真辛苦。

    趁着何阅音在这儿,罗南再次表达他的愿望:“也许我们可以尝试加入身体锻炼,说到底,这就是形神失衡的问题,一味消耗灵魂力量,不强化肉身,这是画地为牢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词用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白心妍抿唇一笑,眸光流转,再度将罗南上上下下打量一番:“作为医生,我当然也想做一个根治方案。可我必须要强调,任何自主性的身体锻炼,‘上量’都是必然选择。以你目前的情况,还是不要抱希望的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等着你们实验室来“改造”?罗南不说话,可满心都是不乐意。

    白心妍目前的治疗计划,就是对罗南的身体,进行由外而内的技术强化。据说基本方法是以特殊的纳米材料“浇铸”有关神经元与内脏器官,修复损伤的同时,迅速提升肉体承载能力。

    要说以前,罗南对这个修复计划,也不至于特别排斥,毕竟白心妍所在的克莱实验室,就是神经系统修复和强化的最顶尖研究机构。其导师,也就是实验室的负责人克莱博士,是在该项目上首屈一指的权威。

    可自从霜河实境之事过后,罗南对白心妍戒心日重,实在不想把自家性命,都放在这个可能与量子公司有不清不楚联系的实验室之上。尤其是随着罗南灵魂力量的增长,计划中的改造比例越来越大,早已经不是单纯“神经修复”范畴,就是负责联系克莱博士的章鱼,眼下都有些吃不准了。

    罗南的心思藏得还不够深,被白心妍一眼看破:“病人排斥医生的治疗方案,并不是稀罕事,自开药方的例子,也是屡见不鲜。然而臆想终究不是手术刀,就算它是,也只会把这里搅得一团糟。”

    她纤长的手指在太阳穴附近划了个圈,显然是说某人的“脑残”嫌疑。

    罗南嘟囔一声:“自我逻辑又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罗南同学想要讨论针对能力者的治疗原则?”

    在专业知识上,十个罗南绑在一起,也不是白心妍的对手,自然不会和她辩论,只能是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倒是何阅音开口说话:“在克莱博士到来,并确定治疗方案之前,罗先生这里始终都存在变数。一个星期以前,我们恐怕也想不到会是现在这个局面。”

    白心妍扬扬眉毛:“也对。”

    罗南张张嘴,都分不清何阅音究竟是帮他解围,还是一记背刺扎上来……

    何阅音没有给他太多的考虑空间,径直对他道:“罗先生,很高兴看到你的状态稳定下来。这样,根据协会新成员培训的要求,协会决定为你安排一系列常识学习任务。强度和难度都不大,但需要一定的专注度,希望你能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何阅音就通过六耳传来一份学习计划表。

    罗南大概看了一下,里面包括知识学习、技能练习、任务实践等部分,看上去中规中矩,就是授课人这边,怎么都这么眼熟?

    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何阅音,她的课程是《灵波网内外的世界秩序》。

    接下来还有爆岩的《通用指令速成》、竹竿的《全球重要人物速记》,甚至包括红狐的《跟踪与反跟踪练习》,以及剪纸的《灵魂力量活化技巧》等等……

    课程本身看上去都比较实用,可是授课人,全部都是罗南这几次行动中结识的。熟人相见,当然很好,可清一色的都是如此,貌似已经不能用巧合来形容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