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神禹馆(上)
    薛雷在罗南这边,享受的是贵宾待遇,招待人就是罗淑晴女士。

    上次在水邑青石酒店,罗淑晴把薛雷捎回家,对这个高高壮壮,脾气却很温和的男孩就颇有好感。

    不过促使他地位飙升的,却是因为霜河实境事件。

    那晚上罗南滞留在冲突区,几乎最后一拨撤离,而且直接昏迷住院,这种事情是绝对瞒不住的,当时罗淑晴女士听闻此事,可谓暴怒,从莫邱到莫鹏,但凡是与那晚上的聚会有关的,都被她训得狗血淋头。吓得罗南都要再装昏一段时间,如何解释当晚发生的事情,成了大难题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章莹莹出谋划策,把薛家父子拿出来转移注意力,说是罗南受到惊吓病发,由薛维伦、薛雷合力,将他救出来。

    这对父子都受了罗南的人情,又是半个知情人,也好串口供。在文案的妙手操刀下,理由编织得天衣无缝,罗南也混了个“协助警方的热心好市民”形象,把那晚上脱队独行的罪责化消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儿,莫海航和罗淑晴夫妇还专门请了薛雷一家人吃饭,说来也巧,薛维伦是特警骨干,莫海航则是sca的技术大拿,在涉及社会权限犯罪领域,竟然还有过两次合作,不是生人。

    这下两好凑一好,两家的交情倒是飞速升温,只是把薛雷累得不轻。罗淑晴在时,难免会变起那一晚的话题,薛雷生怕一个说漏嘴,前功尽弃,到最后就是和罗南脑袋凑在一起,嗯嗯啊啊,都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罗南看薛雷的窘样儿,笑得咳嗽起来,一咳就停不下来。就是用白先生教给他的指压法,效果也不太明显。

    这一幕已经是罗南的常态了,可罗淑晴看在眼里,心头仍不免焦虑:“治了快半月了,怎么还不见好?那位克莱博士什么时候才到?”

    说着,她起身要给罗南抚背顺气,薛雷忙抢在头里:“晴姨,我来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大手按在罗南背上,慢慢发力揉动,罗南嘶了一声,不是疼,而透背而入的奇妙热力,散入五脏六腑,仿佛蒸腾起云,漫入喉头,又像温水滋润,咳意一时大有好转。

    罗淑晴此时却有些坐不住了,想到今天过来,还没有了解过治疗情况,当下便道:“雷子,你和南南在这儿说话,我去白医生那里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成,晴姨你去好了,我在这儿陪南子,你放心就行。”薛雷说了快一星期的谎话,嘴巴也甜了不少。

    罗淑晴便对两人一笑,匆匆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长辈离开之后,薛雷说话就轻松得多,他一边发力按揉,一边担心:“你这样一直咳嗽不行啊。馆主就曾对我讲过,呼吸内可察脏腑、动百脉、摄魂魄;外可观天地、知阴阳、晓神机,是感通内外,控制身心的关键阀门。呼吸搞不好,全身上下都是散的,做什么都事倍功半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也只说了半截:以你现在的超凡能力,呼吸的节奏渣成这样,身体究竟糟糕到了什么程度?恢复起来又要多么艰难?

    罗南大概能理解薛雷的意思,身体这副德性,他也没办法,只能嘿嘿笑两声。倒是薛雷转述那位馆主半文半白的话,他脑子立刻浮现出一位仙风道骨的老先生形象。

    后面薛雷说着说着,以前就有的一个念头突地跳出来:“你这个情况,学一学呼吸吐纳应该会比较管用,至少可以调节身体状态……南子,要不然你去我们道馆好了,我们家馆主别的不说,教徒弟的本事,就是这个!”

    薛雷竖起大拇指,伸到罗南眼前,还摆动两下。

    对这点,罗南一点儿都不怀疑。能够开设道馆,并教授出薛雷这样出色的弟子,能够教出薛雷这样的徒弟,那位老先生的能力当然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罗南也突然想起来,认识这么久,他还真没有问薛雷,他所在的道馆是什么名称,那位馆主又该怎么称呼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的道馆叫神禹,是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神禹?大禹治水?”

    罗南信口说了句,背后薛雷却是“啊呀”一声,抬手就往他肩头来了一记,砸得他鼻涕口水差点儿都呛出来。薛雷兀自不觉,只嚷嚷道:

    “南子,牛b!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我和人说起道馆的名字,那帮耳聋眼瞎的东西,尽说什么鱼馆饭店的,让人听了恨不得敲掉他们满口大牙。就是南子你,一下子就听出来历了!”

    看起来,这段时间,薛雷是被“鱼馆饭店”恶心坏了。

    神禹,神鱼?确实是很容易窜没错。

    罗南只作不知,笑了笑:“我是从那个鼎联想起来的。禹收九牧之金,铸九鼎,皆尝鬺烹上帝鬼神……先民建构的天地、社会、自我交叠之格式,至今也有一定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却是爷爷笔记上的闲笔。他印象深刻,随口就念了出来:“只是上古的简单格式,终究难用在今日。”

    格式?还交叠,这什么体位?

    薛雷听得半懂不懂,越发地感觉到,这位新交如旧识的朋友,真的与正常人的思路,颇有差别。正是因为这种思路,导致罗南总是受到一些针对和置疑。可事实终究证明,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,是有用的,有大用的。

    那晚上,他在罗南身边,看着这位朋友受置疑、起矛盾、连转折的全程,走了趟过山车,也将之前对罗南的印象全洗了一遍,可那份投契感,非但没有减少,反而持续增加。

    话说馆主也是整天里说些半通不通的话,这样的性子,和馆主怕是有的聊,两个人凑在一起,应该更投契才对!

    念头一起,薛雷再看罗南,眼珠子就在放光,当下愈发卖力地推介:“我们馆主姓修,名字就是道馆那两个字。道馆是他一手创立的,名声一向很好,如果不是馆主为人好静,不怎么经营,此时早就火了……”

    修神禹?这名字听上去倒是很有些古典武侠范儿,与道馆馆主的身份,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罗南此时也是心动的,不只是对那位修馆主的好奇心,也有其他方面的考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