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神禹馆(下)
    因为这两个星期连续住院,罗南能够感觉到,姑妈已经有些惊弓之鸟的意思,对他的看护肯定要再上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偏偏他现在加入协会,又惹了一身麻烦,还有接下来的学习计划,处理起来需要大量的自由时间。被关在家里做“囚鸟”绝对不行,那么就要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。

    薛雷如今的提议,就非常好。

    神禹道馆是在河武区,练武肯定是要花时间的,也许还要上早课。如果促成这件事,姑妈再怎么着紧他,也不能让他每天绕大半个城区往返……蓝湾那套公寓,不就有用武之地了?

    当然要做到这一点,一定需要其他人的帮助,单只是一个薛雷,未必能做到。

    找谁帮忙呢?其实罗南没得选。

    他低头摸手环,找出白心妍的联络方式,正要拨出去,忽地想到,姑母大人已经去登门拜访,他这边打电话串口供,碰上了岂不尴尬?

    罗南心神微动,托辞上洗手间,走出几步,星河图景已经映现在心中。

    在有意控制范围的前提下,精神感应的物理半径大约只覆盖了临近的几个楼层,却也是数百幅生命草图拼接在一起,星云辰光交错,透露出多个层面的信息。罗南所要做的,只是从中撷取他感兴趣的部分,提升感应精度,加以观照。

    这种近乎神明的视角,给人的感觉当真无以伦比。不过,罗南还没有锁定白心妍,倒是先发现了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奇怪了,何阅音竟然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何阅音走在仁爱医院大楼内,方向正是白心妍在仁爱医院的临时办公室。

    作为克莱实验室的医学博士,世界一流的神经修复专家,白心妍虽然在仁爱医院只有罗南一个病人,受到的待遇却很高。一个有如豪华套房的大办公室,晚上监护时,她可以在这里小憩。除了离罗南的病房有些远之外,再没有可挑剔的了。

    何阅音没打招呼,径直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房间里,白心妍已经脱掉了白大褂,上身套了一件雪白修身高领羊绒衫,颜色的膨胀效果,非但没有让她显得臃肿,反而愈发凸显了她纤秾合度的身姿,曲线毕露,令人心向往之。

    眼下,就有一位颇为俊朗的男医生,以学术交流的名义逗留不去,没话也要找话说,只想蹭到下班点儿,请这位潇洒又火辣的女博士,共进晚餐。

    白心妍倒是好耐性,端一杯咖啡,笑吟吟与他说话,毫无营养,也不急不躁。

    何阅音直接推门而入,把已经有些神魂颠倒的男医生吓了一跳。这位正要发火,扭头却见到那对冷澈的眸子,莫名心头一寒,本能地怯了三分:“白博士,你朋友?”

    白心妍微笑颔首,同时举了举手中的杯子,意思就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男医生还想来个自我介绍,再多认识一位美女,见此不免有些讪讪之色,也没了胆气,自觉缩头离开。

    白心妍抿了口热咖啡,也没有说客气招待一下的意思,反正说了也是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何阅音径直走上前,与白心妍相对而站,论身高,她比白心妍要略矮一点儿,然而那份冷澈严肃的气场,却显得更强势一些。

    “隔着大洋,把你从洛城请来,并不是要你做什么快乐疗法。”

    白心妍就是一副云淡风清的洒脱范儿了,她移开杯子,一脸无辜:“难道要我每天把你老板操练得哭哭啼啼,才合你心意?”

    “白盐,我了解你,你也曾亲口对我说过,但凡是快乐疗法,那都是对死人的。在洛城,你就是这么对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心妍哑然失笑,伸手去碰何阅音的面颊:“可你活得好好的啊,还这么美!”

    何阅音挥开她伸来的手,面色平静:“我是什么状态你比我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t-x女士!唔,还是修女更亲切点儿,我想告诉你的是,医生有制定方案的权利,但任何方案一定是建立在病人本人情况的基础上。快乐疗法也好,积极干预也罢,有什么样的病情,就有什么样的方案,这是客观实际,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白心妍晃了晃咖啡杯,让黑色的溶质贴着杯沿摆荡,却一星半点儿都不会洒出来:“就我所观察到的情况,你那位老板,现在搭配快乐疗法,就是最好的选择。至于是否能像你所说,在接下来的时间,出现变数,我也在期待——这个答案,你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都到绝症的程度了?”

    两位美人的交锋,罗南从头到尾感知清楚。但他还不至像狗血电视剧表现的那样,天崩地裂,了无生趣。

    罗南只是在卫生间里耸耸肩,感慨一下:貌似外接神经元又建功了。

    这个奇妙的小东西,承载灵魂力量的重压,又可以做到完美的自我隐藏,以至于接连躲过欧阳辰和白心妍等人的探查,造成误判……倒显得他自个儿过于天真乐观。

    其实,罗南不是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,相反,在他的认识里,他对形神失衡程度的判断,要比所有人都更悲观。

    只不过,凭借外接神经元的奇妙用法,他还可以支撑罢了。

    白心妍的判断,惊吓不到他,倒是何阅音这份隐于冷静态度之下的关怀,让他颇有触动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罗南感应到,姑母大人已经快要抵达白心妍的办公室,再没法耽搁,忙给白心妍打电话。

    对峙中的白心妍微微一怔,又笑起来,向何阅音亮了下手环,随即接通:“罗南同学,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白博士,有件事我想咨询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现在的身体耐受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偷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精神感应范围,应该能覆盖到这里。要是再这么绕来绕去,我只能认为你做贼心虚。”

    白心妍的视线在空气环绕一周,倒像是真的把罗南看穿一般。

    明知自己没被发现,罗南还是给吓了一跳,可终究没有断掉观照,在心里做一番心理建设,只当这是某种特殊的“可视电话”,吸一口气,方道:

    “我想请白博士您开一份有关正常身体锻炼的许可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刚刚说过,你不能上量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想学一下缓解咳嗽的呼吸吐纳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这个概念出乎了白心妍的预料,她明显沉吟了一下,方道:“去哪里,健身房?”

    “呃,不是,是雷子推荐的,就是他修行的道馆。”

    “雷子?薛雷?”确认了缘由之后,白心妍再度沉吟。也在此刻,何阅音却向她点头,示意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罗南看到了,白心妍肯定也看到了,但她并没有按照何阅音的脚本,而是露出谜一般的微笑:

    “那个道馆叫什么名字呢?”

    “神禹,神禹道馆。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不知是否是错觉,罗南总觉得,那边两位容貌、气质、风范都有得一拼的美人儿,在这瞬间的眼神交击,冷得让人心底打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