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完美(上)
    在罗南眼前,外接神经元的操作界面打开。其他各处都没有变化,唯有那处观想图形图标,灰暗而漫长的“下载安装”状态,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改变。

    上面多了一线光亮,形成了一个狭长扇形光区,比例大约有十分之一,相较于从前,是清晰多了。可加以感应,具体的比例是个很玄的数字:

    9.99%。

    这一现象是在霜河实境事件之后出现的。之前的解析进度是7%,一夜之间跳了接近3个百分点,进展也很快了。可“小数点后两位”是什么鬼?

    罗南怀疑,如果求个更高的精度,接下来还是会一路“9”下去。

    解析进度上也有高原期?也要封等级?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情况,让罗南必须认真琢磨。

    操作界面上的应用程序图标,在罗南看来,是外接神经元对某个目标解析控制能力的映射。这一点,在“齿轮”那里、在人面蛛那里,都体现得非常充分。

    目前的观想图形图标,出现的源头就是解析控制人面蛛。可随着理解不断深入,特别是从霜河实境那一夜的新领悟来看:人面蛛的本质是混乱与混沌,有什么值得解析的?就要想解析,也得不出任何答案。

    真正可以解析,也具备解析价值的,是形成混乱本质中超卓本能的秩序框架。

    所以罗南看到了,操作界面上并没有呈现出人面蛛的形象,反而是观想图形——正四面体与内切外接圆球的组合。

    好吧,怎么就是这个?

    每次想起这个问题,罗南心中就是砰砰跳动,一跳动就是一个星期。

    人面蛛与秩序框架的对应关系,补足了操作界面显示与解析目标错位的关键逻辑环节,接下来只用最简单的推理,便能得出一个推论。

    在其中,观想图形与秩序框架很大程度上是重合的。二者的重合,是否可以体现在实际意义上?

    每当相应的思绪泛起,那夜在逻辑世界中,在无尽精神层面深处,乌沉锁链的共振共鸣,就仿佛在他耳边重现。

    种种现象之间,各个细节之间,恍惚有一条线索串联起来,或明或暗、或隐或显,直至形成一个让罗南心弦颤动的闭合之环。

    可惜,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细节模糊不清,也并没有为罗南认知秩序框架、观想图形,包括人面蛛,带来突破性的进展。

    解析进度仍然停留在9.99%的诡异数值上,灵魂力量的急剧膨胀仍然一步步漫过了“虚空藏”的容纳极限,形神失衡的病症仍然一步步走向恶化。

    可是,罗南终究是有收获的。

    首先他收获了一个堪称光明的前景。如果观想图形与秩序框架的“重合”是现实存在的,他道路的前方,将是超乎想象的深邃恢宏,代表着“格式论”惊人的广度和深度。

    其次,从更实质的层面上讲,原本虚无缥缈的秩序框架,玄妙难解的观想图形,有了一个实质的载体,即外接神经元。

    这根冠以“机芯”之名的奇妙造物,对秩序框架给出了精确到小数点后面两位的数据化分级。

    外接神经元的制作者,无疑是对相应元素,有着深入透彻的理解,举重若轻的应用,才能成功地将秩序框架、解析设计封入其中,形成一件伟大的作品。

    这件作品的存在本身,就是对秩序框架的认知平台,将大量不可触摸、无法理解的元素实质化。

    虽说罗南眼下对外接神经元的认知也非常肤浅,可是这玩意儿本身,就具备丰富的“接口”和普适性,对于人体神经系统、人工智能系统,包括格式塔的社会格式,都能够无缝接入,这就给罗南提供了大量的切入点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,罗南就对“虚空藏”的功能非常感兴趣。这项功能对灵魂力量的控制,大有研究探讨的价值,更具备迫切的实质意义。

    罗南必须承认,若不是有外接神经元,恐怕都用不到白心妍的快乐疗法,他就已经是一个偌大的悲剧了。

    格式论什么都好,可这样一个完全失控的增长方式,究竟是怎么搞的?当初爷爷创造研究这一理论的时候,最后又是怎么规避解决来着?

    罗南回忆爷爷笔记上的记载,末了只能不甘心地承认,答案怕是很难存在于那些早期研究成果中。

    看来,对其他笔记的追索搜寻,必须要提上日程了。

    罗南一念既生,就想与正研究爷爷笔记公式的章鱼哥联络,正好也问问,最近一段时间,爷爷的身体和精神状态……

    唔?

    刚从联络人列表中,找出章鱼哥的头像,罗南的思维蓦地定住。

    精神状态?

    一个此前有意无意忽略掉的环节,突然跳入罗南的思维进程。这一刻,有个魔鬼般的声音,在他心内心外飘荡来回:

    精神分裂的疯子,是由什么造就的?

    研究成果遭到窃取、父子亲情遭受背叛的打击吗?

    一直以来,这都是罗南认定的理由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从其他角度来看呢,从一个以前根本想象不到,可现在却又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角度来看呢?

    一个创造者,怎么可能不是一位践行者?

    格式论的成果,怎么可能不作用在自己身上?

    那么如果,仅仅是如果,如果这个理论最终并没有很好地解决灵魂力量失控性增长的问题,没有解决形神失衡的问题,它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理论……

    用客观的态度,来做这么一个假设:那么爷爷的状态会是怎样的?要知道,有近乎九成九的可能,并没有一根外接神经元在爷爷身上!

    结果会怎样?

    这个想法,让罗南背后猛地炸开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罗南回忆起在疗养中心,爷爷的那些疯话。以他现在的认知,重新去判断解读,貌似有一些非常奇妙的对应感?

    当这个思维角度明确,思绪就如开闸的洪水,轰隆冲起,一路向前,难以抑止。

    爷爷的情况暂时放下,可还有,还有那个人!

    那个以莫名其妙的方式,将外接神经元送到罗南手上的人!

    那个绕不过去、切割不开的人……

    他的做法,他的目的,他的考虑,会是怎样的?

    罗南躺倒在床上,睁大眼睛,了无睡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