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太极球(上)
    此时天色早已暗下,道馆里亮灯的地方并不多。前院里还热闹些,有学员,也有家长,在灯光下穿梭来去。行至中庭,人影就很稀少了,回廊里是亮着灯,倒把院子里衬得更昏暗。

    薛雷带着罗南,从左侧回廊一路上行,到了后进院落,这里更是一片漆黑,根本不见人,回廊上的灯光,还有繁华都市的光雾洒落,才不至于两眼一摸黑。

    “这里一般没什么人的。”薛雷也提了一句,随即指向前方黑沉沉的木制建筑,“到了,那就是心斋。”

    昏暗光线下,木制建筑看上去又长又阔,几乎占了大半个后进院落,这多少让罗南有些意外。听薛雷讲“心斋”,他一直以为是书房之类,没想到是一个非常大的通间,已经可以作为练习场用了。

    走进“心斋”,罗南更是确认,这里以前应该就是一处练习场,脚下铺设的,都是弹性颇佳的软木材料,脱鞋走上去,十分舒服。但眼下肯定是闲置了,靠里的放置了不少杂物,布设比较随意,看上去有点儿乱。

    靠门的区域,则摆了一件矮几,几张坐垫,上面还有茶具,矮几旁是一个火炉,烧水煮茶用的,都清洗得非常整洁,确实是常有人在的模样。

    薛雷打开灯,灯光也只是覆盖了门前这一片区域,里面的布设更显昏暗杂乱,影影绰绰的,看上去有点儿渗人。

    对这种情况,薛雷也是有些不好意思:“平日里馆主就住在这儿的。这里又是卧室,又是书房,也是会客厅,包括杂物间,就是没有隔开。”

    罗南很奇怪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馆主说,他心躁,火盛,需要开阔的地方作以疏导,闷着容易得病。当然咱们一般人是不能这么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薛雷翻出招待客人的茶具水壶等物,打开火炉烧水,哪知刚放上水,手环就震动起来,接收讯息后,他拍了拍额头:“南子,你先在这儿坐会儿,师兄那边我还要去帮忙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你的。”

    罗南当然不介意,两人之间,已经算是过命的交情,不需要这么客套。薛雷却觉得自己这边实在说不过,双手合什连拜,然后才匆匆赶过去。

    看样子,道馆确实是比较缺人啊……

    罗南多少有点儿意外。能在博山大厦开一处道馆,怎么说也该是身家亿万吧,为什么不多请几位教练呢?还是说生意太好了,忙不过来?

    罗南回忆一路行来的印象,却感觉道馆里的人并不是太多,后进院子自住也就罢了,中庭那边人也不多,真的算不上热闹。

    嗯,有点儿奇怪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多想,水还没有烧开,他就站在门口看风影。这处仿古建筑,在如今的夏城,着实不多见。虽然是在繁华的商业区,头顶脚下,人流不息,可在本处院落之中,那些嘈杂人声都被屏蔽在外,当真是一处闹中取静的上好所在。

    心斋之外,仿古制的两件人俑石灯都亮起了光,橘红色的光芒照亮了心斋门口、走廊以及院落的小片区域。

    阵风起处,落叶萧萧,飘然飞落。罗南这才看到,后进庭院中竟然植了一颗粗逾两人合抱的大树,一时看不出种属。只觉得灯光边缘探及,树影婆娑,清幽静寂,风过簌簌之音,清洗心肠,让人胸怀一净,又有幽思,默然而生。

    罗南就站在心斋外的木制回廓下,一时恍惚,还是身后滚沸的水声,把他惊醒。他走回门里,给自己泡了壶茶。

    他终究年轻,思绪多变,刚刚那份若隐若现的心思很快消散,又打量屋内的陈设。这个兼具多种功能的大通间,还是让他非常好奇。当下就端着茶杯,视线在昏暗后的种种布设上扫过,有些光线不及之处,看不清楚,自然而然地用到了精神感应。

    十米左右的自然观照范围,将门后正面区域都覆盖在内,细腻的感知,连大一点儿微尘颗粒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也是如此,罗南发现这里其实挺干净的,说不上一尘不染,却也是经常打扫,隐然间还有一些秩序在。似乎是通过杂物的排列,自然分割出相对独立的区域,倒并不是第一眼印象的杂乱无章。

    就是说嘛……罗南心中释然,想来以修馆主这种“老派人物”,也不至于将自家居所,弄得如此凌乱。

    明白了里面的情况,罗南也就来了兴趣,想弄清楚,这些乱中有序的摆设,所代表的功能区,究竟是怎样划分的。

    “周围摆放的都是书本,嗯,还有靠枕,那里应该是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蒲团,又比较靠里,难道是卧室?”

    “那边全是摆件,看样子也有些年头了,是收藏,还是杂物间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一格一格地琢磨,倒也乐在其中。视线一路巡逡,差不多绕了一圈儿,忽地停下。

    就在门口侧方不远处,有个大块头的陈设,是一个足有成人合抱的巨大圆球,搁在地上,快有半个人高。材质嘛,像是金属,很沉重的样子,周围也没有别的东西,看上去非常突兀。

    罗南一时想不到什么用途,干脆走过去细看。离得近了,迎面便觉得有细微的寒气扑面而来,触手更是冰凉,是金属材质的没错。

    空心还是实心?要是后者,这里的木质地板,都未必能承载得住。

    罗南看金属球下方,原来是放着一个大碗似的托盘,金属球就搁在碗托里,看上去还算稳固。他伸手推了推,没动;又加了把劲儿,这下却用过了,金属球在碗托里来了个大错位,发出“辗辗”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声音在空寂安静的房间里,显得分外清晰。罗南吃了一惊,忙停了手,可不知道连接处的结构是怎样的,只用那一点儿劲,金属球就开始在碗托里微幅滚动,震得下方的地板都在发颤。

    旋转的金属球与罗南指尖摩擦,罗南能感觉到,球面上有凹凸不平的的痕迹,似乎是断续的线条,还涂了颜色!

    岂不见,球体稍一旋转,就勾起模糊的图案……还是夜光的呢!

    画风有点儿不对。

    罗南正莫名其妙的时候,忽然觉得,那层模糊的图案,往上抬了一些。

    最初他以为是旋转造成的错觉,可接下来,旋转带出来的“辗辗”声消失了。旋转图案却继续上浮,直到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低头,只见这个金属球与碗托的连接部,不知何时已经分开了。至少上百公斤重的球体,不见任何支撑,悬浮在碗托正方,滴溜溜打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