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四十章 睡中法(上)
    罗南听明白了意思,但思路一时还转不回来,迟疑未答。

    修馆主做出更明确的指点:“你是学生,又有其他的事项在身。我能教你,你有没有足够的时间吸收消化?”

    罗南哑然无声,发现这确实是非常实际的问题。日常上课、协会常识培训、每天的霜河实境消耗,包括他自己在格式论上的研究……每一项都是实打实占用时间的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不需要他每天制作药剂,日程上轻松得多,再挤点时间不是不行,但也注定零碎不堪,这么一来,怎么能保证学习效果?

    罗南看向薛雷,薛雷也愣在那儿,显然没考虑过这些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修馆主提出更实际的做法:“你列个表吧,把一整天的行程都列出来,拿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“啊,好的。”

    要说时间表,罗南有现成的,就是上回何阅音为他制定的常识培训计划。他只需删掉那些具体的课程名称就能拿出来用。

    罗南想转给修馆主,这时突然发现,修馆主竟然没带手环。

    薛雷忙道:“给我就好,馆主不习惯电子产品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,好。”

    薛雷接了资料,便连接上练习场角落里的打印机,进行操作。

    罗南多少有点儿意外,手环对当代公民而言,可不只是一件通讯工具,还是集成了身份证明、社会权限、资产信用等各项内容的通行证。带着手环不觉得,一旦失去,立刻就能体会到寸步难行的滋味。

    姑父在sca工作,曾专门给家里的孩子上过该专题的社会体验课,给罗南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嗡嗡的机器过纸声里,罗南终于将修馆主与事先预设的“老派人物”形象对应起来。用这个理由来解释的话,似乎也说得过去?

    薛雷将打印的表格递上来,修馆主垂眸扫过,平淡地道:“谁排的?”

    罗南一怔,未等回应,薛雷就笑:“难道是何秘书?”

    “唔,是何姐没错。”

    修馆主轻抖纸张,发出“哗”的碎音,随即将纸张放在矮几上,并将一直把玩的杯盏压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总算有睡觉的时间……如果你想学呼吸吐纳之术,就要确保每天晚上的睡眠时间不低于六个小时,学呼吸,从睡觉开始。”

    罗南愕然,本能地看向薛雷。后者对他猛眨眼,示意他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可不等罗南说话,修馆主又道:“不用急着回答,回去盘算一下,是否能够保证稳定的作息,然后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说罢,修馆主抬抬手,示意他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这就成了?这位馆主大人……是好说话呢,还是不好说话?

    罗南有点儿不适应,脑子也木,便由薛雷领着,向修馆主行礼,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仍沿着步廊回去,路上,罗南还在琢磨:“学睡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在睡眠中学呼吸。”

    薛雷纠正他的概念错误,“睡仙功、锁鼻术、蛰龙眠,此类法门古时候就有。馆主选择这一点切入,肯定是根据你的现实情况,因材施教。”

    罗南嗯了一声,他也不是在置疑什么。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,更何况是在超凡力量的范畴内。不说别的,仅罗南所知,白先生的入梦法,就与睡眠密切相关;还有瑞雯,那位已经连睡了半个多月的小姑娘,可以肯定也是通过睡眠来调整状态。

    修馆主有句话说得极好:不管什么功夫,入手都要从实处来。

    真正上手,才知道有用没用,效果如何。

    这份耐性,他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罗南的脑子终于活泛起来,却是记起了另一件事:“对了,太极球!”

    什么是太极球,罗南仍不清楚,可他把人家的器材弄坏了,却是明明白白,必须给一个交待才好。

    薛雷听到“太极球”,也忍不住挠头:“那个是真的坏掉了……算了,你别管,专心整理作息计划,回头好好用功,那玩意儿我想办法去修。”

    罗南是真的不熟悉情况,只能道:“修理费我出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再说吧。”薛雷打着哈哈,领罗南往外走。

    二人连过中庭、前院,此时道馆里几乎已经见不着人。对这冷冷清清的状况,薛雷解释道:“最近没有招新的班,因为马上要搬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搬家?”

    在后院半个多钟头,罗南对道馆静谧幽寂的感觉印象深刻,这么一个好地方,为什么要搬?

    薛雷叹气:“这处所在,是馆主当年为了在夏城落脚,和人打赌赢下来的。产业本身是属于博山实业,当年对赌的那人只是付了十年租金。如今租期到了,续租的租金是天价,我们可没有这份积蓄……馆主其实不善经营,日子过得很清苦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两人已经走到门口,罗南扭头,很难想象在这种繁华地带,挣不着钱是什么情形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道馆门匾上简单的“神禹”二字,再想想那位修馆主表现出来的性情,又觉得薛雷的说法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当初,晓琳,唉,晓琳就讲过,如果馆主把道馆转租出去,换一个较小的地方,多年来凭租金也是富豪了,也不至于如此。”

    薛雷提起前女友,还有些不太自然,罗南则是尴尬一笑,坦白讲,转租这手他也没想到,看薛雷的口风,想来也一样。

    大伙儿都是没有经济头脑的人啊。

    罗南与薛雷告别,不再耽搁,乘幻影飞车直抵仁爱医院。因为要去道馆,他今天的治疗、学习时间都顺延到晚上,时间紧迫,而且有关日程安排的事项,还要与何阅音商量。

    然而,等罗南到医院,见到了白心妍,却没有见到何阅音。

    “今天想要私密辅导的话,你肯定要失望了。协会总部的事故调查组半个小时前刚刚抵达夏城……”

    白心妍示意罗南脱衣上设备,见罗南怔在原地没动,眉头就扬了起来:“罗南同学,请不要把失望表现得这么明显ok?”

    自从何阅音挑明了白心妍的心思之后,罗南对这位的逗弄抵抗力大增,某种意义上,这也算是一种交锋吧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问道:“调查组……加个‘事故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白心妍伸手按在他肩膀上:“那位修馆主,怎么对你说的?”

    两人谁也没有回答彼此的问题,只是视线交错。罗南直视白心妍琥珀色的眼珠,心头莫名微悸,可很快就定住心神,一眨不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