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模拟器(下)
    罗南首次进入了灵波网的“模拟器”层次,因为与浸入式设备带来的感觉类似,多少缺了一些新奇感,只把这当成是能力者特有的“虚拟现实”体验,却没想到,他在此间的外形,竟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想想他之前竟是以这样的形象,与何阅音交流,罗南难免尴尬。怪不得,人家要发笑呢……

    何阅音罕见的笑容,也只如烟花般瞬放而灭,接下来就恢复了一贯的平静:“你在自我观照上还差着火候,如果想在这里正常行动,首先就要确立自己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要捏一个模子,就像某些游戏那样?”

    “是自我认知。”

    “自画像?”

    二人瞬间做了几个概念上的沟通,何阅音本来是想做一个比较详细的解释,但话到嘴边,又停下来,只保留那面镜子:

    “怎么确立形象,由你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罗南在虚拟镜子前发了会儿呆,看何阅音说得那么郑重,他难免会多想几层。可是琢磨来琢磨去,也想不到有别的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当下他心念微动,镜面的映射的影像之上,就勾勒出大概的轮廓线条,大概流程同他日常速写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罗南曾对谢俊平提过,他不太擅长自画像,那并不是托辞,因为他一直都不太能把握住本人的特质,画出也只是形似而已。可相较于世界上大多数人,他“捏个自己”的本事,还是靠谱的。

    很快,镜子里模糊的幽光体,就变成了一个简略的人形图像,又慢慢充实微调,半分钟后成形时,已经与罗南本人有七八分相似,如果再细致一些,肯定还能做得更好。

    “这样可以吗?”罗南抬起手,感觉和实体状态差不多,便扭头扭问。

    何阅音看他半晌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罗南奇道:“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“这是讨巧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何阅音又走回来,来到罗南身边:“模拟器层面,我们的形象,应该体现出个人能量信息运转结构的特质,按照欧阳会长的表述,也可以算是自我逻辑的检视。比如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何阅音抬起手,纤长的手指微微张开,示意罗南看过来:“现在的形象,并不是我希望的。然而燃烧者‘内能’,其能量信息运转,基础上是以光和热的形式呈现,所以,我的形象不可避免地发光。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,我是一位燃烧者。”

    罗南盯着何阅音玉管似的手指发了会儿呆,终于搞明白了:“也就是说,在‘模拟器’层面的形象,也是某种客观实在,至少是一种‘映射’,不是想弄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确实想清楚了,可再看镜子里的形象,却忍不住挠头:“可我还不是觉醒者啊,自我逻辑什么的,我还没搞定。”

    罗南找了一个好理由,以至于何阅音都怔了下,继而颔首:“的确,这一点必须考虑在内。那么我们先进行下一个环节,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示意罗南跟上,一步跨入‘荒野’的边界。

    罗南带着浓厚的好奇心,跟在后面,还伸手去碰那个风沙中的告示栏。粗砺的触感即刻反馈而至:

    “木头的……”

    虚实的界限瞬间模糊掉了,罗南转头,所谓的“入口”早已消失,他只看到无边无际的铁锈红土。倒是在告示栏侧前方,有建筑物的轮廓呈现。

    现在算是真正进入“模拟器”层面了吧。

    罗南没有太多精力去感慨,何阅音的“实操课”,绝不是带他来看风景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二十分钟时间,何阅音带他熟悉环境。主要活动地点,就是一处与“荒野十日”游戏背景完全一致的小镇,名为“血岩”。

    在游戏中,这里是玩家的补给点,以及发布任务的所在,而在灵波网上,这里则更像是一个大型沙龙。

    “上线的人,会在这里进行交流探讨。”

    “讨论什么?”

    罗南本来是拿游戏移植的想法往上套的,可听到何阅音的介绍,突然发现自己的想法幼稚了。那些资深人士,每一位都是里世界赫赫有名的人物,各具能力,各有追求,哪有闲功夫跑到这里来玩游戏?

    “加入协会后,我也只来过一次,具体内容没有参与。不过听欧阳会长讲,他们讨论的话题,大多与自我逻辑、能量结构、精神与物质干涉等领域相关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眨眼:“线下也可以谈。”

    “却比不上这里方便。由千千万万能力者搭建起来的灵波网,就像是一部超级计算机,欧阳会长等人可以利用这里的资源,建立现实里不容易实现的模型。”

    好吧,画风还算恰当。问题是罗南从没有见过这么破败的沙龙!

    何阅音领着罗南走在小镇的中央街区上,空无一人不说,整个小镇就像是刚被龙卷风洗劫过,绝大多数房屋都崩塌成了废墟,只有寥寥几处建筑还基本保持原样。

    “几乎每个建筑,都是一个独立区间。里面有一部分是移植游戏的入口,供人消遣,但更多还是试验模型,汇集了很多人智慧的结晶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由‘逻辑世界’带来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何阅音轻声道:“由于欧阳会长将‘逻辑世界’的成果加入进来,使‘模拟器’层面结构规则发生了很大变化,绝大部分试验模型不适应环境变化,都毁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逻辑世界?”

    罗南大概知道逻辑世界的搭建原则,精神与物质深层干涉的结构,确实是很不友好。可那种“空间断层”式再造世界的手段,也着实令人高山仰止。

    “何姐你的意思是,这里等于是另一个‘逻辑世界’?”

    何阅音摇头:“这不是我擅长的领域。”

    得不到答案,罗南扭头四顾,却也不是能轻易看分明的。想了想,他走到一处废墟边上,低头打量那些碎石瓦砾。

    “雪花形……真规矩。”

    远看这些废墟杂乱无章,可真正细看,才知到里面每块碎片,都呈现出一定的结构模式,每块都能找出些规律来。

    现实世界几乎不可能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天然与人工的差别。”罗南伸出手,拿起一块碎石,想认真地研究一下,可刚抬到半截,指尖一轻,碎石坠地。

    罗南有点儿愣。

    碎石并非从指缝间滑落,而是直接从他手指的皮肉骨骼中切过,全无阻碍,落地有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