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无形障(上)
    来人正是在霜河实境事件的那晚,与罗南并肩作战的精神强化者“剪纸”。坦白讲,这位老兄的外表实在太平凡了,眼下再见的时候,罗南险些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幸亏他还记得,这位在“觉醒者”中略显臃肿的体形,还有那份对谁都是和和气气的笑脸……即使大多数时候,罗南并没有获得这份待遇。

    剪纸对罗南的意见,主要体现在当时他的不成熟态度对团队的伤害上,可后来的种种事实,证明了罗南的正确,这份意见也就毫无存在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叫我‘剪纸’就好,绰号后面接‘先生’总觉得怪怪的。”剪纸习惯性地咧着嘴笑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叫罗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“罗老板是你的绰号嘛。”剪纸笑口常开,很有感染力,“我知道,你的绰号挺多,不过先叫后不改,一切以顺嘴为上。”

    罗南略囧,没等再说,剪纸就摆摆手:“好了,不要纠结这些细枝末节,今天我是来上课的。不好意思啊,临时有事,就把时间往前推了。”

    罗南客气回应:“是我麻烦你才真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就请剪纸往楼里去。

    剪纸是罗南的常识培训的老师之一,他负责传授《灵魂力量活化技巧》这门实践课程,说起课程,剪纸还要强调一下:“这个课程其实会比较靠后,之所以提到前面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我的特殊情况吧,干涉力低下。现在要做个现场实验,加以验证?”

    剪纸愣了愣,转过来的视线就有些无奈:“罗老板,你年龄不大,想得真多。”

    罗南眨眨眼: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还真是。”

    莫怪罗南多想,旧的日程表上,有关这门课程的介绍,就指明了是“精神干涉物质”的实践课。如今在他“干涉力”出现问题的情况下,还刻意将课程前提,所为何来,也是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这可以当成是绝症复查?

    话是如此,剪纸的课程本身,还是很有意思的。有这么一个绰号,剪纸的拿手好戏,就是用特殊的手法裁剪出纸制工具,以灵魂力量驱动,赋予各式各样的功能。

    在“齿轮”地表三层的茶室中,剪纸就给罗南露了一手。他操控一个小纸人,演了一出滑稽哑剧,又在桌面上打出一套军体拳,动作灵动,栩栩如生,仿佛真的具有生命一般。

    小纸人的力量也颇为可观,桌上的茶杯都被踢得四处乱滚,到后来干脆练起了石锁,将茶杯上抛下接,一副跑江湖卖艺的模样。

    罗南就算是心绪烦乱,看到这迷你纸人的卖力表演,也忍不住发笑,心情不知不觉,略为转好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初级的应用,再往后,又分为活化流和操控流。前者是以‘模拟灵性’为主,后者以是‘精密操作’为主。我算是活化流,比较随性,常做一些辅助工作;我看你的资料,是精密向的精神强化者,纯粹观察的能力又那么任性,很可能会在精密操控作方面有天赋。”

    剪纸开始给罗南描绘美好前景:“协会有有专门为操控流制作的战斗机械。其实每个操探流都应该是非常厉害的工程师,战斗、维修双能,有力还安全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低垂眉眼,笑了笑,要做到这一点,首先还要满足“干涉力”的基本要求吧。如果灵魂力量无法有效干涉物质层面,说什么都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倒是说起维修,他忽地想到了神禹道馆的太极球。那里面的核心部件,貌似也是精密机械,听薛雷提了一嘴,终究是没有修好,目前还扔在道馆里,这事儿还是要处理妥当才好。

    协会的维修工程师,肯定比外面的强一截吧。

    罗南心神略微发散,又很快回收,专心致志听剪纸授课。

    今天无论是培训教学也好,症状复查也罢,剪纸传授的都只是初级科目,是灵魂力量作用于物质材料的基本技巧。

    剪纸选择的实习材料,是一种特制的“符纸”,据说是由协会的另一位通灵者,罗南尚未见过的高先生那里得来,是以专门培育的桃木并竹节浆制而成,配比十分讲究,也是最适合与灵魂力量交汇作用的材料之一。

    至于剪纸本人,则是那种周详又耐心的性格,他从一开始的手工操作开始,就分解步骤,将灵魂力量加持作用的几个特殊着力点,都讲清亮明,从原理到操作,都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准备如此周全,照理说难度是不高的。可事态的走向,根本就是沿着最为悲观预计行进。

    罗南的学习过程并不顺利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六点,茶室的灯光照耀下,罗南和剪纸都是屏气宁神,盯住案几上的粗糙纸人。这个刚刚裁剪完成的小东西,正摇摇摆摆地站起来,艰难迈步。

    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…然后仆街,再起不能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罗南双手拍桌,带起的微风就把纸人掀起,再加上长叹呼出的气流,那小东西飘飘荡荡就飞到了桌子下面,这一连串动作,可比之前举步维艰的模样麻利太多。

    罗南知道自己失态,忙道一声“对不住”,起身想把纸人捡回来。剪纸按住他,心念动处,五米开外的小纸人登时活化,就像一只泼猴,连蹦带跳,攀着桌腿,三五下就冲上桌面。

    两相比较,罗南越发感觉无颜以对,苦笑一声,坐回到椅上,仰天发呆。

    “没道理啊。”剪纸挠头不休,却怎么也想不出个究竟,他的耐心还没耗尽,便扯着罗南道,“要不咱们再理理,从头开始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老师,罗南没有先放弃的道理。他强打起精神,抓过桌上的小纸人,指尖依次从其头部、躯干点过:“一共是4个灵魂力量着力点,形成6根基本共振线条,以实现基本控制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罗南稍顿,又道:“这其实就是一种棱体的无规则变形,属于能量信息运转的结构变化。纸人只是媒介,基本棱体结构才是支撑……你选择从这个结构入手,是不是因为,和我的格式塔有点儿像?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剪纸终于败北,他揉乱了自己的头发,感觉脑袋都快炸开:“你说的都快比我讲得清楚了,既然这样,为什么不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