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四十五章 身先行(上)
    坐起来?是的,他坐起来了,摆出的还是“金字塔”坐姿,把修神禹传授的山水意象都顶没了。

    罗南张了张嘴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倒是修神禹并不怎么意外,他上下打量罗南几眼,慢慢开口:“呼吸吐纳,将新老技巧融为一炉,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薛雷松了口气:“这就好。”

    哪知修神禹下一句则是:“功夫用不到自己身上,也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薛雷眨眨眼,馆主你这么说,我翻译不出来啊!他看向罗南,后者低头沉思,全无反应。最后只能再问:“馆主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修神禹没有回应薛雷,又注视了罗南一段时间,方道:“我教你观想山水意象,却没有让你拿出一座冰山来。天寒地冻,水游冰隙,大半还是要化冰,水可润物,冰却是压人的。”

    罗南又思忖片刻,抬头道:“请馆主指点。”

    薛雷看馆主,又看罗南,终于确认,他这个翻译官大概要失业了,就缩到一边不再吭声,只把耳朵竖起来。

    修神禹一边想一边说: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;你的观想之法,我不太懂,却依稀觉得,从内到外,法度森严,且雄奇巍然,蔚为大观,这当然很好。可惜,这座冰山不是真正属于你,冰山堆砌得越是雄阔,你本人越是缈小……人摄于法,而非法摄于人,这就是你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位修馆主,从来不是擅长言辞之人,与人交流,向来是想到哪里,说到哪里,条理不怎么清楚,而且多用比喻,让人听得吃力。

    一旁的薛雷听得两眼转圈儿,还好罗南结合自身情况,结合那纵横交错的乌沉锁链、心内牢狱,大概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听得明白,他对修神禹的眼力当真惊佩,这位馆主无疑是有真本事的。可他对自家状况的深层缘由也越发地茫然。

    半晌,罗南才问:“为什么不属于我?修炼的是我呀!”

    “真的都是你吗?”

    修神禹一句反问,把罗南顶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他从研究格式论的第一天起,走的就是一条借助外力的路子。精神药剂、暗面生物、祭祀框架……突飞猛进的灵魂力量背后,这些外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。他所做的,只是支起了一个架子。

    就算是架子,也是从爷爷那里学来的。

    罗南发愣的时候,修神禹缓缓站起,走到里面太极球旁边。屋里没有照明,距离远了,只显出一个模糊的人影。

    罗南和薛雷对视一眼,都起身走过去。

    修神禹也不管他们,径直拨动太极球,使之在地面的碗托里转动。半人高、上百公斤重的金属球转起来,声势很是不小,碾碾震音,软木地板都在发颤。

    “这是冰山。”

    罗南点头,心中自动将“冰山”替换为“格式论”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是这个。”修神禹继续说话,他指的是下方的碗托。

    因为转动的沉重金属球,下方碗托也是摆动不休。罗南目不转睛地盯着,拿碗托与自家的情况作对比。

    这个比喻很直观,一直懵懂的薛雷也懂了:“馆主的意思是,南子修行速度太快,尾大不掉,所以运使不顺?”

    哪知修神禹摇了摇头:“他被排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薛雷立刻又懵掉,旁边的罗南则霍然抬头。

    修神禹手掌按在金属球外沿,碾碾转动的球体嗡然停止,还在微微晃动之时,修神禹已经打开了球体外壳,从空腔中取出那个复杂机械装置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修神禹平静开口:“简而言之,人之修行,便如画圆,自我便是圆心,再层层外扩,掌控的范围越来越大,份量越来越重。但无论怎样,心意所指,都要上下无碍,顺逆由心,才是正途。若是沉滞笨重,难以驱动,才叫尾大不掉。”

    罗南先看那机械装置,发了会儿呆,又看修神禹:“那,我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只是个承托,是个载体。”

    修神禹重新将机械装置安放进空腔,又让金属球转动起来:“你在圆心还有多少力量,想来自己也清楚。”

    罗南想到了内切球深处,那一团全无热量的火光,深深吸一口气:“可我还在里面!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部分。”修神禹淡淡回应,“这个法门不是你的,你只是不断地往上浇水,然后变成一层又一层的冰块,让它更膨胀,更沉重。或许你可以借用它的力量,却必须是在它既有的规则之下,半分也逾越不得。偏偏它的规则里,没有见到反馈形骸的内容,人身为修行之本,有神无形,不过是空中楼阁……你还把他修建成如此规模,虚实颠倒,正是造成你形神失衡的主因。”

    前面半段的形容,罗南还本能有些抵触,可“必须在它既有规则之下”这些字句一出,他便如遭雷殛,怔在当场。

    来的路上,在公交车里那些疑惑,被激射的电光照亮,又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是啊,他怎么没想到呢?感应星河、信众反馈,这些实实在在的成就,都是精神层面的变化,存在于“格式论”的架构之中。

    相反,在灵波网的“模拟器”层面,他进入了欧阳辰会长划定的规则圏;而对小纸人的操控,则涉及到物质层面,是“格式论”未能触及的领域。

    一者灵验,一者失灵,真正的缘由,是在这里!

    虽说这也只是修神禹的一人之见,可他既不知道“格式论”的具体内容,也不知道罗南面临的尴尬局面,能做出推断,并与实际契合无间,已经很难用“巧合”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罗南呆呆站着,练习场的黑暗围绕着他,金属球碾碾转动的声音,一路碾进了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修神禹的声音,如细沙般渗进来:“吾辈摄于外法,初不善可曰‘禁锢’,再不善曰‘翻覆’,最不善曰‘寄生’。你现在的情况,大约是在‘禁锢’与‘翻覆’之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馆主!”

    自今夜学习以来,罗南第一次打断了修神禹的发言,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过去,指向那位枯瘦中年人深陷的眼窝。那里深沉幽暗,难辨色彩,却有一股沉沉之力,压入心头。

    罗南用咬牙的力气说话:“馆主的意思,是说我修行的法门有缺陷,是吗?”

    修神禹的回答,大概是罗南记忆中最流利的一次:

    “毫无疑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