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龙吐珠(下)
    观光车在校园里疾驰。

    此时的知行学院,绝大多数学生还在为社团活动而动脑出力,为一年8个学分战战兢兢,车上这几位,着实是招人恨的。

    可惜,车上无人具备这份自觉,某种意义上讲,他们是与真实校园隔离的一群。

    薛雷坐到前座,和谢俊平聊起一会儿的派对,进入完全不熟悉的圈子,多少会有些好奇和紧张。谢俊平则嘻嘻哈哈,说着半真半假的话,与他玩闹。

    罗南坐在后面,初时还听谢俊平与薛雷聊天,后来心思便沉潜到目窍心灯上,观照摇曳光焰,以及周围境况变化,不遗纤毫。

    目窍心灯点亮,在脑宫照亮一片区域,这份修持的成果甚是玄奇,可它并不是罗南脑壳里第一位“客人”。此时环绕在心灯之外,还有一物:

    外接神经元。

    这枚机芯就像一条浮游在脑宫里的龙蛇,绕灯而走,时隐时现。离得近了,电光流溢,张牙舞爪,与心灯光焰交集,乍吞乍吐,似乎随时可能一口咽下,让人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自心灯点亮不久,便已存在。且绝不是看着吓人而已。头一回,这玩意儿离得近了,两边气机感应,从外接神经元上放射的电光,直接把心灯打灭,罗南多日辛苦,瞬间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类似的情况连续发生了七次之多,折腾得罗南都开始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偏在近乎绝望的第八回,电光直入心灯,强力助燃,光明照彻,一次增长的量,比他艰难积蓄的总和还要多出十倍。

    此后几日,每次目窍修行之后,外接神经元必然如约而至,以电光轰击心灯。罗南一天“千人目标”,以百人一组,每日十组修持,这条电光龙蛇,便也出现十次。

    虽然再也没打灭过,可有时电光强横,也会大幅挫伤心灯的亮度与圆融之意,若不是中间还有几次足量加持,罗南的进度怕是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正是此种缘故,罗南对薛雷的赞佩,感觉颇为复杂:别看眼下进度喜人,其实都是反反复复,明早修炼后再看?说不定就要彻底崩坏!

    罗南在道馆几日,早懂了“走火入魔”的意思。头几回心灯打灭,亏得他火候粗浅,反噬之力不强,只是多耗了两日功夫。可如今若心灯再灭,毁伤的眼睛结构、心神意志,再恢复的话,怕要照着一年半截考虑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等于是藏了一个随时引爆的不定时爆弹,偏偏这枚炸弹是他自己放进来的……

    琢磨片刻,罗南打开笔记本,半睁眼睛写道:“龙吐珠的把戏,越来越流利了,感觉是在玩火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在“火”的后面加了一个“电”,随即又加了一个“冰”字,才算罢休。

    写完这几个字,他不自觉叹了口气。炸弹的比喻不好,说是冰山更贴切……都是横在那里,藏身于水面之下,等人撞上去。

    几日的目窍修行,罗南自我感觉,他最大的收获,一是明白了真正的修行需要怎样的“精度”标准;二是用这个“精度”重新审视他在践行格式论的过程中,是否有过错谬,是否出过岔子。

    答案自然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格式论自身的缺陷与否,且不去讨论,他在格式论的修行上,太多的“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”,凭着对爷爷理论的狂热信任,一门心思走下去,很多细小环节,都由其法度自决,由此才被修神禹评为“外法”,自陷牢笼。

    当前目窍心灯面临的状况,正是罗南自己作的一手大死……

    外接神经元“虚空藏”功能的利用,最初起自于血焰教团的元老摩伦。当时正值罗南灵魂力量爆发式增长,形神失衡加剧,不知该如何处置。恰好魔符鸠占鹊巢,潜伏在摩伦身边,罗南便以魔符为耳目,参照摩伦对“寄魂使”的手段,主动拉开形神距离,使灵肉似合非合,减少对肉身的压力。这个法子确实有效,但后患不少,导致罗南敏感多梦,神智恍惚。

    后来罗南发现,外接神经元有“虚空藏”的功能,灵魂寄托在上面,如入一个空无世界,没有闲杂灵波干扰。其后魔符捕猎,造了回乱子,全仗外接神经元缓冲压力,保得命在。

    至此以后,罗南一直都寄魂在外接神经元上,以消减压力,渐渐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所以准确地讲,罗南形骸与灵魂之间,已经很长时间缺乏交融。他的灵魂大部分都寄托在外接神经元上,即便这件奇物正藏于他的脑部,可仍不是他的血肉器官,二者之间,还是隔了一层。

    修神禹所讲,肉身被“外法”排斥,与现实状况结合,其实就是以外接神经元为载体的灵魂侧,与自然存在的肉身侧之间的隔膜与冲突。

    这就是症结所在——至少在可以理解的领域是这样。

    事情也在这里打了个死结。

    别看罗南可以控制外接神经元,使之移转到脑域各个部位,甚至直接赶出去。可他脆弱的肉身,仍远不能承载灵魂体的重压,根本离不开“虚空藏”的功能。

    况且,他终究要从“我心如狱”格式中,转运出灵魂力量加以融炼,目窍与之发生联系是必然的。特别是每次炼窍之后,目窍灵动圆融,勾连形神之时,就像雨云中的正负电荷相吸,电光轰击心灯的情况,必然出现。

    这就等于罗南每次行功之后,都要面临一回“走火入魔”的危机考验。前七次他失败了,接下来几十回,他挺了过来,还得了点儿好处,看上去这笔生意可行。

    然而修行之事,要的就是精细专注,最怕起伏动荡,这种“好处”再乘十倍,也抵不过危机一瞬带来的毁灭性打击。

    “问题很要命,没人能帮忙更要命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没有睁眼,只用指尖划过笔记本页边,往来翻动。作为一个核心、且容易被人剥离的秘密,外接神经元的存在,他不会告诉任何人。这导致他只能自力更生,一点点琢磨打算。

    自心灯首度点亮,已经六天,他也应对了六十次的电光冲击。

    最初,罗南想不到别的,只能拼尽全力去强化目窍结构,宁愿大幅放缓进度,也要使心灯根基稳固。他甚至参考了柴尔徳“真理之盾”构形,借着目窍半成,形神交融之机,花费大量心力,微调眼部微观结构,别无用处,就是求一个稳当。

    这法子虽笨,效果却还可以,尤其是后面几十次反反复复的经历,就像古时百炼钢的制法,一再锻压锤打,使罗南的目窍结构坚韧扎实,点燃的心灯,也透出圆融纯厚之意,如此才能连挡了五十三次电光冲击,依然保持不败。

    可是,罗南心中,仍有深重的担忧。

    随着他对“电击心灯”现象的琢磨逐步深入,这份担忧,越发沉重。

    “南子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谢俊平刻意拔高的声音终于入耳,罗南微怔,半睁眼睛往前看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薛雷的埋怨同步响起:“你别打扰他,说不定正练功呢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就笑:“车里摇摇晃晃的,练什么功,不怕走火入魔?”

    被当面捅了一刀,罗南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谢俊平也不看路,扭过头来笑道:“人家练武,都是越练越精神,比如雷子。可你看你,这几天低眉塌眼,跟没睡醒似的,这么练法,哪个靓女会搭理你呦!”

    罗南身子往后靠,尽量放松身体,仍眯着眼睛:“昨天你还说是去结识朋友,更方便处理‘齿轮’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当然说过。”谢俊平拿出满脸的无辜,“不过我没告诉你吗?神秘学研究社最有可能上位的副社长唐仪,别号‘血牡丹’,那是标标准准的颜控,不是个80分以上俊男,连靠都靠不上去的,虽然靠上去的大半也给踩土里了……你现在就靠着一脸正太脸,勉强混个秀气可爱,再不打起精神,前途叵测啊!”

    罗南长长叹气,干脆彻底闭眼,懒得再多说。可这时候,在脑宫燃烧的心灯,光焰灼灼,失了圆融,显然是刚刚第六十次电击“加持”,把心灯塞得太饱了。

    还原到目窍上,必将对未搭建完成的结构形成压力……这是要优先处理的情况。

    罗南对此也习以为常,他没有睁眼,指尖摸索着翻动笔记本,掀到后面,找到夹着的一张平整软纸,纸面单薄,还有些粗糙,可价值不菲。这是高先生亲制的符纸,他拿来做练习之用,也是奢侈得很。

    他手上摩娑纸张,心中回忆剪纸教授的技法,指尖动作,将一页符纸简单折起,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目不视物,自有心灯凝注。

    脑宫中,光焰乍明又灭,这一瞬间,罗南握住符纸的手,就像被一层无形火焰烧过,热痛感觉刺入,五指本能打开,似是有什么灰烬杂质,从指缝里流泄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很实在的撞击感,罗南五指又是一合,这才睁眼去看。

    此时哪有什么符纸,只见一个四肢俱全,浑敦面目的纸人,约有掌心大小,正撞在他拇指内沿,就那么瘫下。敞开式车架送来凉风,纸人抖手抖脚,除此以外,再无其他反应。

    正尝试恢复更新量,先来三千字的,更新节奏会乱一点儿,大家再忍耐几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