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新金主(上)
    “运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罗南视线在纸人身上巡逡几回,又把笔记本往后翻,到一处空白页面间,将纸人夹进去。

    翻动过程中,类似的夹层,已经有了三个,再加上这个,共有四个纸人,藏在笔记本中。有的大些,有的小些,材质倒是一样。

    几个纸人,都是罗南遇到目窍满溢、压力过载的情况时,为移转压力所做。六十次电光轰击,除去最初七次心灯崩灭,还有那些折损的、基本平衡的回数,需要移转压力的共有二十五次,但最终只成了这四个,成功率只有16%,低得可怜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也要记录。

    罗南又打开仿纸软屏,记下数据。基本上,他是把纸人当成是本周的作业,回头准备交给剪纸过目。他自觉,这几个纸人与他初学时的作品,颇有不同。

    至少“裁剪”的方式很是酷炫。

    收了笔,罗南吹去指隙间沾着的灰烬,眨眨眼睛,却觉得眼眶里变得有些干涩,他又闭目内视,见到心灯的光芒颇是微弱,甚至还不如早前未受加持之时。

    罗南不奇怪,在“灵魂力量活化”的操作上,仍是生手,远远称不得精准,这回显然是用力过猛,消耗太大。而他并没有急着恢复,因为一旦如此,必须从“我心如狱”格式中搬运灵魂力量出来,弄不好外接神经元就敢给他一记狠的,实在不划算。

    他任由形骸元气自然滋养恢复,时间虽长,却是安稳,可谓张弛有度。

    观光车前座,谢俊平说起“血牡丹”,哦,是说起“齿轮”,依旧兴致勃勃:“像唐仪那么强势的女人,要么需要更强势的人把她征服,要么就要迎其所好……南子,真不吃亏的,就凭那绰号,也知道是个大美人儿,今天25号,30号周一就是‘齿轮’竞价,时间紧迫,任务繁重,不能再拖了!”

    罗南抬脚轻踢前座,给谢俊平一个警告,随后把话题往正常方向扳:“两边的底价有没有谱?”

    “目前没有确切消息,只有小道消息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耸耸肩:“杜娘炮灰头土脸,破门出户,在社里那点儿人脉,也断了不少。他只提了一嘴,说是神秘学研究社的背后金主,有点儿想和建工社合作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,这不能吧?”

    罗南颇是意外,神秘学研究后面,不是公正教团么?建工社后面则是七色基金,也就等于是量子公司。这两家凑在一起,算什么?

    “资本,那还不是说变就变?不过听说主要是因为神秘学研究社那边,主导竞价的金主换了。以前是个宗教团体,现在换了个研究基金,倒也鼎鼎大名。哦,我是说在我们圈子里,lcrf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命周期研究基金?”

    “哎,你听过?”谢俊平很是惊讶,扭头看过来,“我以为你不理会这些呢。”

    “刚听说,就这两天。”

    十天来,罗南大部分精力,都放在目窍心灯上,可协会为他安排的培训课程,也在持续进行。几门课程,除了爆岩、红狐的实践课,因为“干涉力”的问题,向后调整。其他的包括《灵魂力量活化技巧》这门课程,罗南也坚持学习相关理论,还偶尔实验以作调剂,如若不然,笔记本里的小纸人,也不会存在。

    关于“生命周期研究基金”的信息,罗南反应神速,是因为在何阅音的《灵波网内外的世界秩序》,以及竹竿的《全球重要人物速记》两门课程里,都提及这个基金会。

    明面上,它由几个顶级富豪出资设立,主要投资方向是人类寿命延长这一经典方向。是生物学界的重要投资基金,也是很多重要生物实验室的大金主。

    可在里世界这边,该基金与政界、军界的紧密联系,几乎是个公开的秘密。该基金还与里世间各方势力有合作,很多重要项目都挂在那里,包括罗南非常熟悉的霜河水道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!

    罗南仰头靠在椅背上,呆呆看天:“生命基金、量子公司,还有以前的教团,都对齿轮感兴趣,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发言自问,本没有指望能得到答案。哪想到谢俊平第一时间跟了上来:“杜娘炮说‘齿轮’建筑结构,很适应进行神秘仪式。以前秩序俱乐部,也被圈里人称为‘仪式社’,知行学院兄弟会、姐妹会,好几次都在这儿举行入会仪式,还磕药party之类,据说效果要比外面强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谢俊平本是随口说话,可扭头看见罗南皱起眉头,忙停了嘴。可隔了半晌,终还是忍不住:

    “就是我吧,也觉得有点儿意思。在那边特别舒坦,脑子转得快,耳聪目明的。还有,有些时候就是不睁眼,都能看到东西……通透!南子,你说,我是不是要奔着超能力去了?”

    罗南哑然无语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谢俊平倒来了兴致:“以前没觉得,这几天和杜娘炮打交道,他真是很有趣的家伙,肚子里很有货色,接触的领域很杂也很有趣。对了,你们两个星期天有空没?杜娘炮说是有个什么星空会所,每周日定期举行神秘学沙龙,里面很多都是有能力的那种人,非常有意思,咱们一起去逛逛?”

    “呃,我对神秘学完全不懂……”薛雷尴尬回应。

    他这段时间眼界大开,对里世界的了解愈发深入,已经琢磨着要加入荒野探险家协会,怎么可能去那些完全不靠谱的所谓神秘学沙龙?

    “南子?”

    “周日我已经联系好了,要把东西送修。”罗南也推掉邀约,而且这是实话,他确实要去维修中心。

    谢俊平有点儿失望:“那算了,我还想让你们帮着掌掌眼呢……咳,就是说说。”

    薛雷扭头看罗南,眼里的意思大概是说:“这哥们儿什么都不知道”?

    罗南微微摇头。谢俊平肯定知道他有一定的“超能力”,对此也颇为敬畏,还有些好奇,一直小心翼翼地试探。罗南则没有主动说起过,毕竟圈子有所差别,没有亲身体验,不好理解,也徒乱人心。

    不过深想一层,谢俊平是在“格式塔”里有位的,作为信众,就算是学徒一级,格式塔的严密规则,也可能对其造成影响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的苦处,罗南觉得,哪天有空,还真要仔细检查一下,防止这位朋友受到什么负面冲击。

    眼下不是讨论这种事情的好时机,罗南念头一转,倒是想起别的事情,对薛雷道:“那东西你拿过来没有?”

    话题跳得太快,薛雷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哪个?”

    “太极球里的那个机械装置,要去修的!”罗南对薛雷也是无语了,“我两天前就给你说了的,竹竿给我介绍了一个很厉害的修理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拿来了拿来了。”薛雷拍拍脑袋,伸手去摸兜,一摸一个空,这个大块头只能尴尬发笑,“早上塞到储物柜里了,忘了拿出来,我现在去拿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明天早上给我也行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虽是不明白两人谈论的东西是什么,不过四面瞅了瞅,便道:“正衣厅是在南2区吗?咱们正在南1区,也不远,过去无妨。早点换手,免得明天又忘了。这几天你的记性也就那样儿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罗南和薛雷都是同意,可稍停,前者就奇怪谢俊平的说法:“我记性怎么了?”

    谢俊平一边掉转车头,一边嘿声道:“我早就说,修馆主教徒弟的本事厉害,也带我上门拜见,学学功夫……两个人都没记得。”

    遭到埋怨的两人对视一眼,都有些尴尬。其实不是他们两个记性差,实在是薛雷提了一嘴之后,被修神禹一语回绝,全没有商量的余地。那干脆利索的态度,让罗南都有些受宠若惊了——没错,就是这个感觉。

    当初修馆主怎么轻易同意,传他功夫呢?

    两位能力者期期艾艾的回应里,观光车停在正衣厅外面,薛雷匆匆下车去取物件。

    罗南和谢俊平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,总离不开“齿轮”的话题。半途,他下意识打开仿纸软屏,凭社团身份,联网调取出建筑图纸等资料,看大小齿轮交错,既具创意,又法度谨严的独特美感。

    罗南终究是很在意的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七色基金一方,罗南多少可以理解,毕竟严永博是主导者,那厮肯定想要夺回实验室,为其欺世盗名的老爹洗刷罪名。

    可是,生命周期研究基金也好,公正教团也罢,都或多或少地对“齿轮”表示了关注。

    仅仅因为“神秘仪式”?

    再追溯回去,母亲设计建造齿轮的目的是什么呢?就像资料所说的,毕业作品,纯粹的建筑艺术?就这么简单?

    看着档案资料上清爽女子图像,罗南心神恍惚,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直到谢俊平打了个骚气的响指,扬声招呼:“美女,相逢不如巧遇,搭便车不?”

    罗南抬头,便见正衣厅里,有人影走出。不是薛雷,而确如谢俊平所说,是一位水准之上的佳人。

    唔,貌似眼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