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新金主(下)
    听到谢俊平流里流气的声音,刚从厅中走出的女子抬头,投过来的眼神倒是颇为平静,甚至还微露笑容:

    “谢部长,你好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招呼,将谢俊平的搭讪化于无形。

    此时罗南终于确认这位的身份:“田学姐?”

    女子转眼看过来,脸上才露出讶色:“罗学弟?身体好些没有?”

    这位淡定的女性正是田思,半个多月前,正是因为她与莫家三哥莫邱的“联谊”活动,使得罗南等人到了霜河实境,惹出那么大的事来……

    罗南不是怪罪人家,只是有些感慨。当时莫邱和田思看上去挺对眼儿的,可后面还是没消息了。倒是罗南住院那几天,田思曾领着她那位不怎乐意的堂弟,专程探望,礼数不缺,让人很生好感。

    从莫家亲戚的角度看,挺可惜的。

    今日的田思,穿着修身款的高领毛衣,搭配天鹅绒质料的半裙,既衬住了巴掌大的小脸,又将略显娇小的身形取长,愈发娴静柔美,无怪乎谢俊平见面就调戏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两人都有学生组织的职司,要论关系熟稔,又要远超过罗南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部长,我也部长,正好配对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依旧嬉皮笑脸,跳下车,伸手虚引,做老司机状:“早想为田部长牵马执鞭了,今天给个机会呗……别拒绝,我知道你去哪儿,云都水邑是吧?派对上有田部长在,这吸引力才齐备呀!你说对不对,南子?”

    罗南也跳下车,顺势瞪去一眼。

    谢俊平还是有点儿怕他,脖子本能一缩。

    田思则浅笑道:“我只是去凑数的,谢少不要高看我。对了,罗学弟,我听田启讲,这几天他在社里,可是听不少人提起你,你的名头越来越大了。”

    她始终笑盈盈的,如闲话家常,里面的意思却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罗南和谢俊平都是一愣,恰好此时薛雷匆匆出来,见三人聊天,脚步一下放缓。

    霜河实境那晚上,田思与薛雷并未照面,可看到这情形,就知他们是一道儿的,当下后退半步:“谢少,罗学弟,你们先去吧。我已经有约了,要和人结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谢俊平真入戏了,都忘了罗南的无声警告,一脸晴天霹雳状:“有约?当女伴?”

    田思想了想,抿唇一笑:“是啊,女伴。”

    谢俊平纵有千般不甘,也不好再纠缠下去了,只能唉声叹气告别,驾驶观光车远去。待拐弯时,往后瞥了一眼,嘿然笑道:

    “这位可厉害着呢。”

    罗南嗯了一声,田思娇小的身躯里,是一个成熟圆融的灵魂,谢俊平的眼光倒是不差。

    可这厮还是撑不住架子,转眼又叹道:“在校这么多年,陈维灿都没把她搞到手,这回不知便宜谁了。”

    罗南往驾驶位靠背轻踢一脚:“好好开车。”

    薛雷则闷哼一声:“陈维灿……”

    他和陈晓琳关系坏掉的诱因,就是在水邑青石酒店时,对陈维灿的态度问题。理所当然的,他对那位学生会副主席全无好感可言。尤其十分钟后,车子驶过水邑青石酒店,薛雷重临旧地,心情更是大坏。

    还好,本次派对的地址,没有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云都水邑有的是地方,安排类似的集体活动。

    在建筑物高度普遍较低的“平江区”,云都水邑这座超大型复合建筑群毫无疑问就是最拔尖、最醒目的那个。

    复合建筑群主体距离知行学院还有十五公里左右的距离,但其衍生建筑区域,已经实现了与校区的接壤,以其繁华,吸引了数以万计的在校师生,在其中消遣消费,流连忘返。这也正是“知行学院大生活区”名头的由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“云都水邑”还以同样的方式,实现了与其他两所本区知名高校的连接,而在它庞大的体位之中,本身就包含着夏城最顶级的商业学院以及私立高中。

    这次派对的参加人员,就来自“云都水邑”所覆盖的五所学校。共召集了五百人,已经是中大型规模,本身也比较正规,到达会场之前,罗南等人要做的,就是按照派对要求,换衣服!

    “有够麻烦,还有这是什么鬼?”在谢土豪预订的豪华套间里,罗南抖动着明显大一号的白大褂,一脸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工作服嘛,想装医生装医生,想扮科学怪人就是科学怪人,哦,我还准备了无菌手套,要不要戴上?”谢俊平拿着手套在罗南眼前晃动,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罗南没好气地拍开,又问:“这是什么派对?玩这么花哨?”

    “咦,电子邀请函发给你了呀,没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无言以对,他这段时间,一门心思都扑在目窍修行上,仅有的空余时间,也都被协会培训挤得满满的,再没有心力顾及其他。派对这事儿完全是由谢俊平安排,如今收件箱里,那份电子邀请函还是未读取状态呢。

    谢俊平笑嘻嘻的:“那就临阵磨枪呗,上面写得清清楚楚……你不看,一会儿出丑别怨我。”

    罗南翻个白眼,随即从手环上打开邀请函,果然上面介绍得非常清楚。本次派对属于“角色扮演”类型,每个与会者都要准备一个社会职业的装扮,最好是与本身专业、特长相关。

    社会上职业纵有千百种,可是相应装扮具有明显特征的,就少得多了,肯定会出现重复。

    而今日派对的主题就叫“惺惺相惜”,邀请函上讲,扮演角色的“同行”之间会有互动,措辞神秘兮兮的,不是太正经。

    罗南看得挠头,他多年宅男,最怕这种热闹,怎么都觉得别扭。还有,谢俊平这是什么恶趣味,为什么给他搞出医生、科学怪人的模样?

    薛雷这时候轻松了,笑哈哈地道:“还好我早早看了,也不用特别准备。”

    他今天扮演的角度是武道家,正是本色出演,而他每日都穿着神禹道馆的道服,几乎不变样,据说是为了给道馆打广告。年长日久成了习惯,就算道馆已经不再招生了,也没换下来,算是最省心的一个。

    至于谢俊平,则是“最正常”,他穿了一身正规礼服,又画蛇添足,缀了一层亮片,颇为招眼。

    罗南又惊奇又不忿:“你怎么穿正装来着?”

    “我这也是角色嘛,怎么样?吾辈本色,风流富少,闲情小开!”

    谢俊平嘻嘻哈哈地把罗南、薛雷往外推,一块儿前往会场。罗南抖动白大褂,怎么都觉得别扭,偏偏某人还拿着手套在他眼前晃:

    “罗大夫,真不需要?”

    “叫我罗博士。”

    罗南含恨回了一句,却是劈手把手套夺下,塞进衣兜里,自个儿又忍不住笑出声。这样的轻松心情,好久不见。

    他们如今是在“海天云都”大楼上,这是“云都水邑”的六栋环梯式分布的副楼中的第四座。前三座都挂“水邑”名,从这一栋起,楼名则挂“云都”二字,高度相应拔升,当然,各类服务价格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走在通向派对会场的路上,薛雷就为沿途精致奢华的陈设而呲牙咧嘴。而步入主会场的刹那,清冷而又华丽的深蓝光芒扑面而来,他直接惊叹出声:

    “乖乖,这就是水晶宫?”

    主会场呈现给人们的第一印象,是一域荡漾的水波。巨量的海水,由透明晶壁封住,在灯光映照下,呈现出人们理想中近乎完美的海洋质感。

    其实单论情景,这一幕在当代任何一个海洋公园、海底世界都能看到,不算稀奇。可只要想想,这是在一座八百公尺高的摩天大楼内部,且海水从上到下,整个贯通,存储在夹壁里,流动在支柱内……

    千万吨级的海水,就以这样规矩而任性的方式展现出来,当然还有以百万计的海洋生物,从微小的扇贝到庞大的蓝鲸,共同建构了完整又扭曲的生命链条。

    此时,参加派对的人员,都分布在围绕中央海洋景区而修建的环形观景平台上。几百号人,无论如也不少了,可相对于直径达120米,几与楼体同高的水晶巨柱,实在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将这个破世界记录的“水箱”立起,注满海水,并维持最高等级的安全防护,这项成就,完全可以称为应用物理领域的丰碑。

    云都水邑建筑群完全成形,是在四年前,“海天云都”是建成最晚的那个,比主楼还要晚上一年左右,可见建筑难度之大。

    罗南也跟姑母一家来过两次,不是头一回见,触动感稍弱了些,可对里面的海洋生物美景,仍是屡看不厌。

    三人短时间内都没有说话,直到有人招呼。

    “平哥,你们来得可不早。”负责打前站的胡华英早就到了,此时不知从哪冒出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派对,是由五所学校学生会发起的联谊,每个学校只有一百个名额,是相当高端的聚会。

    谢俊平本身是校学生会成员,自具资格,可要为罗南和薛雷抢来两个名额,也很艰难,最后还是胡华英让出了他的伙伴名额,四个男爷们儿凑在一起,在主流为男女搭配的派对上,多少有点儿扎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