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五十章 耦合法(上)
    “唔,哪个?”罗南意念转过去,见到的却是一个完全没见过的号码,不免意外。

    下意识要接通的时候,忽觉得不对,一念切换到设置界面,果然他已设置了“限制通讯”模式。在此模式下,除了已加入联络名单的人物之外,其他人都不能与他进行即时通讯,只能留言。

    之所以设置成这样,还是何阅音的建议。说是能最大限度避免干扰,专心修行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:这个号码是怎么打进来的?

    罗南也好奇是谁和他通话,正想接通,对方的通讯请求却断掉了。他等了片刻,也没后续,拨回去的时候,系统则显示“对方联系受限,请留言”……

    好嘛,这种低级故障算怎么回事?十多天了,灵波网的调试还没结束?

    罗南摇摇头,暂时把这事儿撇到一边,关注的重心移回神禹道馆。

    要了解夏城武者圈子的恩怨,当然要找圈子里的人,可罗南把协会里认识的人筛选个遍,也只记得“巨臂”一位。还是“他认识人家,人家未必认识他”的情况。

    那么只能找一个比较接近的……貌似只有爆岩比较合适。那位是军方出身,但作为夏城肉体力量排前十的强者,又是个爱热闹的性子,应该与武者圈子颇有共同语言吧。

    罗南在心中组织一下语言,便向爆岩发出了通讯请求。谁曾想,系统仍是那个冰冷的调子:

    “对方联系受限,请留言。”

    罗南可以断定,确实是灵波网出了问题。他不由挠头,习惯了灵波网的方便,协会成员很少会再去记录手环通讯号之类,他也不例外,这下子全都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只好等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几个“二代”之间,还在互相伤害。姚丰倒了一堆苦水,谢俊平却毫无兴趣,只问他关心的:“嘿,那可是畸变种,你把它安放这儿,难不成是把‘海天云都’给折腾散了,再从别的股东那儿低价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,这种事情不能瞎说!”

    姚丰脸都青了,恨不能去捂谢俊平的嘴巴。可惜捂不到,只好咬牙解释:“是个客户,也是我妈那边的远房亲戚,最喜欢收集畸变种,肯花大价钱,早早就订制了一个。好不容易给他弄到了,哪知道他看地下拳赛,激动过度,死翘翘了。好好的a货,没了下家,放回海里也不合适,只能先寄存在这儿,为这东西,这几天头痛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鬼呢!”谢俊平才不上当,“在你们姚家,煮饭的锅具不好找,放鱼的池子满地都是,还用得着摆在这里败坏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模拟生态圈?这可都是生意……喂,姚四,你确定没有什么赚钱的门路要分享的?”

    说话间,谢俊平嬉皮笑脸地揽住姚丰肩膀,又偷往罗南这边眨眨眼。

    既然姚丰主动送上门来,就断然没有放过的道理。谢俊平这回是要死死盯住这位预定的“中间人”,通过他与唐仪搭上线,胡华英则在一旁敲边鼓,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。

    罗南只能旁观,待得久了,听那些弯弯绕绕,觉得挺没意思,而此时薛雷依然在与道馆那边通话,脚下不停地转圈儿,约摸是不太顺利。

    再默站片刻,罗南的视线就转向了身后刚经历了一场冲击的模拟海洋生态。那条妖鱼在这一侧肆虐之后,就往水晶柱深处遁离,此时早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不过它所过之处,就算已经过去了相当一段时间,也是余威犹存,很多悠游的鱼群,一旦贴近了这片区域,便受无形压力所慑,纷纷迸散逃离。

    姹紫嫣红的颜色,在深蓝光芒中绽开,倒有另一类奇妙的美感。

    罗南安静地注视这些混乱的鱼群,眸光流转,并未开启目窍修行,只是粗略地做一些体验。

    在此过程中,他脚下也跟着鱼群慢慢移动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经离谢俊平等人有一段距离。他并没有在意,反正现在与姚丰交流,轮不到他出场,而只要他想,整个派对区域都在他的观照范围之内,不会搞丢的。

    再尝试一下灵波网通讯,目前仍未恢复。他便不再多想,信步沿着观景平台前行,走走停停,眼睛观察鱼群,精神感应也在里面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两个领域,两种模式,本不相同,却因为信息源的重合,而表现出奇妙的对应关系。

    罗南走到半途,精神与物质层面的信息在交互对应之余,也自然而然地引发彼此干涉,幅度极小,恐怕比从格式壁垒中,移转灵魂力量“百不存一”的程度还要微弱千百倍,可对目窍的影响,仍切实存在。

    更难得连绵不绝,颇有一些“润物细无声”的妙处。目窍“水位”恢复速度,也有了缓慢的提升。

    罗南细细品味里面的微妙之处,一时恍惚:这是好事……吧?

    他停下身形,总有些不安定之感

    也是此刻,罗南忽地心生感应,脑子里的思绪虽还是乱糟糟的,身形却依着感应发生动作,一个微幅偏闪,差之毫厘,与后面低头疾走的娇小人影完美错开。

    可是,正夹在肘间,突出一截的分页笔记本,仍被什么东西挂到,摔落在地,页面摊开,显出上面随手涂抹的线条,只大致见出轮廓而已。

    “啊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险些制造一场“追尾”事故的女生,道一声歉,拢住披散的中长发,俯身去捡落地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指尖刚触到笔记本页面,那位忽地意识到什么事,讶然抬头:“罗学弟?”

    罗南唔了一声,做出回应:“田学姐。好巧。”

    与罗南擦肩的,正是田思,她笑将分页笔记拾起,递回给罗南:“也不巧,只要参加这个派对,总能看到的……你这是扮医生?”

    田思微侧过头,上下打量罗南一身装束,这让她肩上背着的平板夹,也微微晃动。罗南看去一眼,就笑道:“师姐是扮画家。”

    他学习速写的时候,也曾跟着专业美术基础班学过一段时间,对专业人士的一身行头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田思也讨巧了,她仍是在校园里那一身装束,只多一个画夹,偏偏她展现出来的娴静柔美的气质,与工具相衬,一下子升华。说她是一位外出采风的女艺术家,谁也说不出个“不”字。

    不过,刚刚挂到笔记本的,多半也就是这个画夹了。

    田思笑盈盈地回答:“我一直在设计院,虽说现在已经侧重工业设计,早年也有一些艺术追求的。怎么样,还可以?”

    “很搭配。”罗南所言发自衷心,但并没有展开话题的意思。他现在心绪不宁,礼貌性地说了两句,就想告辞。

    田思偏是抿唇一笑,大有长谈的架势:“罗学弟的打扮,可有些怪。”

    罗南不好不接话,老实询问:“怪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罗学弟不该是医生,纯感觉。”

    田思的手指俏皮地在太阳穴外虚划两个圈儿,又指向刚送进罗南臂弯的分页笔记本:“还有这个道具,突兀了些。”

    罗南简单答道:“我随身带的,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信口说些没营养的话,罗南心中才真的奇怪。二人的交情只是泛泛,田思就算要找人聊天,也不该选择他才对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罗南心中便生感应,稍微凝神,便“看到”他的侧后方,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,和他的装束基本相似,是位“医生”角色,身材挺拔,容貌俊朗,只不过投向这边的视线,颇有些不善。

    从田思的角度,应该会看到此人,可她只作不知,笑盈盈与罗南聊天。

    罗南看“年轻医生”的表情动作,已经猜得差不多,心里就摇头。田思靠过来,难道还指望他能吸引火力?

    能参加五校联谊派对的,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,他年龄小,个头也不高,挡箭牌什么的就呵呵了。

    正琢磨该如何点破,却听田思轻赞道:“刚刚多看了一眼,罗学弟线条功底很扎实呢。三年后,如果能到设计分院,承继家学,必然是一段佳话。”

    家学?

    罗南心头颤动,原本的想法瞬间散掉,只剩下更混乱的情绪,一时都不知该怎么回应。田思则双手合什,做了个抱歉手势:

    “抱歉,罗学弟。上次在霜河实境就很奇怪,一群莫家的年轻人,只有你的姓氏不一样,就多嘴向莫邱问了一句。后面又听田启说起,他们社团里流传的有关学弟你的一些情况,一时好奇,查阅了下资料,才知道你是中衡学长和清文学姐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了,罗南的父母,确实都曾在学校设计院求学,田思的“家学”说,一点儿没错。

    田思往前一步,姿态也更亲近:“其实,这几天我一直想找机会谢谢学弟你的。”

    罗南脑子有点儿木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我毕业设计选题,同时也想申请潘文潘教授的研究生,可连续好几个题目都被毙掉了。”

    田思眸光投注在罗南脸上,轻声道:“我实在没办法,正好学弟你的事情给了灵感。我就根据清文学姐当年的‘耦合设计’理论,重新做了研究课题,才通过的。

    “清文学姐曾是潘教授的高足,潘教授看到我选的题目,眼圈儿当时就红了……我知道的,这是讨了巧,托了清文学姐的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