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五十章 耦合法(下)
    短短十几秒的时间,罗南的心情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田思所说的,是与他至亲密切相关的事情,可那一段段信息,一个个名字和概念,却又如此陌生。

    他就像在一场梦境中,努力想融进去,却总差着一些,只能拼命地记忆,生怕漏过一个字,待大梦醒来,便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待田思停了口,他还是意犹未尽,下意识伸手,碰触观景平台与水晶柱之间的防护玻璃,用冰凉的触感,让脑子更清醒一些,也确定刚刚田思那些言语,没有半分遗忘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的反应古怪,田思有些疑惑:

    “罗学弟?”

    罗南很想对她讲“你再多说一些”,可话到嘴边,则变成了:“他们毕业有二十年了吧,田学姐竟然还知道?”

    田思微垂眼帘,又露出柔和的笑容:“毕竟隔了许多年头,若说印象深刻,那是骗人。可只要查一查资料,就有许多事情,都到眼前来了。不过我倒听说,建筑设计那边,但凡是讲到建筑哲学和美学,一些老教授总会把‘齿轮’拿来当范例,清文学姐的名头,一直很响亮呢。”

    罗南勉强一笑: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相比之下,我倒更佩服中衡学长,毕竟我是学工业设计的,而且中衡学长的理论性更强一点,很多研究结论,到现在也没有过时,包括一些概念产品设计,随时可以拿过来用,省了不少心思。”

    田思显然是用心研读过资料的,信口说来,都是有本有据。可让罗南尴尬的是,越这样,他越是迷糊,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

    他的迟疑,使得连贯的对话氛围出现了空当,这给了某人机会。

    “思思。”

    那个一直在侧后方观察的“年轻医生”,快步走过来,动作很急切,很不礼貌地挡在罗南与田思中间,用肩背隔开了罗南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思思,你让我好找。”

    罗南眉头皱起,按在防护玻璃上的手指屈伸一记,感觉很不好。他大概明白,为什么田思对这位颇为帅气的“年轻医生”避之唯恐不及了。如此脾气行为,也是白瞎了一副好皮囊。

    五校精英里,也有这么不靠谱的?

    罗南心情变得很糟糕,他不想牵涉进这种狗血的事情里,可是田思之前所说的绝大部分,都是他迫切想听、想记忆的。

    田思说过,她为了做毕业设计,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,怎么可能只有这一点儿?她肚子里肯定还有很多,可这么一冲,再想续上,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罗南盯着前方裹着白大褂的脊梁骨,深深吸了口气,却按不下烦躁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居社长。”田思抱着画夹,双臂合在胸口,稍退半步,肢体语言非常疏离,更不假辞色。以她一贯圆融的作风来看,如此表现,差不多快到极限了。

    可惜,“居社长”对此并无所觉,或者察觉了也不在乎,他身子往前倾,再度拉近与田思的距离,用主持人式的腔调说话:“思思,派对马上正式开始,我很郑重地邀请你,和我配对……”

    田思真的是受不住了,又退了一步,身子探出半边,伸手引向罗南,强行扭转“居社长”的注意力:“我给你们介绍一下。这位是云都商学院集英社的居茂勋社长;这位是我的学弟,罗南。”

    居茂勋很不满意田思的肢体反应,连带着对罗南也不待见——好吧,早在两分钟前,看到罗南与田思谈笑交流的时候,他就已经很不爽了,心中早定了手段。

    欺负后辈,对他来说毫无压力,菜鸟嘛,就是拿来整的。

    居茂勋正琢磨着,怎么给眼前胎毛未褪的小男孩儿一个“深刻记忆”。另一边的田思,却是做出了让他勃然大怒的举动,这位娇小柔美的女生,径直绕过他,走到罗南那边,还挽起了那小男生的胳膊:

    “抱歉,居社长,我刚刚答应了罗学弟,今天晚上带一带他……罗学弟刚到学院不久,这样的活动还是头一次参加,正摸不着头脑呢。”

    说到半截,田思似乎也觉得挽臂的动作太亲密,又松开手,拍了拍罗南肩膀。她比罗南大了六七岁,个子却矮了一截,这么拍上去,就有些故作老气横秋的谐趣。

    如此,与男女之情又不相干了。

    田思连番动作,让居茂勋脸上阴晴不定,捉摸不透她与罗南的关系。被田思拒绝,他心中自然还是恼火的,可若真是学姐对学弟的照顾,他强行干涉,真闹出事来,面子上也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唔,等等,从田思与罗南见面开始,他从头观察到尾,哪见到罗南有拜托的表情动作了?

    娘的,这是把老子当傻子耍!

    居茂勋的性子原本就横,在云都商学院有“屠夫”的名号。这次扮演医生角色,也是对这个外号的反讽。今天他迟疑几分钟、多思虑几步,已经是看在田思这小娘有个不好惹上司的份儿上,眼下怒火一冲,还管个屁。

    他猛往前踏一步,习惯性地切齿发笑,俊朗的面颊两侧,有筋肉跳动,瞬间变得激烈狰狞,同时劈手去抓罗南身上白大褂的外领。

    居茂勋比罗南高了快一头,更是手长脚长,一把伸出去,对面小菜鸟木楞楞的,根本就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公众场合,要是揪衣领,再拽过来威胁之类,未免太扎眼。居茂勋也是老于此道的人物,去势虽猛,其实只是拎着罗南衣领的边角,抖啊抖的,稍稍给一把力,让衣领内侧摩擦脖颈,还带着点儿节奏。

    “罗学弟是吧,能做一样的打扮,也是缘分。今天咱们就算认识了,我会好好记着你。别怀疑,我记性一向挺好,什么面孔都不会忘。抬头,别跟娘们儿似的!”

    恶声命令罗南抬起脸,与之同时,他用格外凶狠的眼神刺过去:“前辈的教导,够你受用十年,连声谢谢都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在此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罗南抬起脸,与居茂勋视线对接,看着对方的双眼,从凶恶变得散乱,再从散乱化为茫然。

    一切的变化,其实只发生在瞬间。

    罗南轻轻拿下居茂勋僵硬的手,后者就像个无灵魂的木偶,关节都锈蚀掉了。罗南皱皱眉头,加了把力,把这位向后推了个踉跄。

    居茂勋瞬间回神,前伸的手则像是碰到了毒蛇,猛地抽回去,甚至打到自家胸口,锤得他闷哼一声,有点儿醒觉,还想再发怒,可是看到罗南平视过来的眼神,心头又是一颤,张张嘴,什么都没说,掉头走了。

    走出很远,居茂勋又清醒了些,扭头想回来,但没那份勇气,只能伸手往这边点了点,终于恨恨而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田思,就像看一出荒诞剧,前前后后几乎辨不出逻辑。那个粗鲁难缠的居茂勋,就像中了邪,莫名其妙地散了凶焰,灰溜溜走开。

    其间,罗南做什么了吗?

    足足愣了五秒钟,田思才回过神,匆忙向罗南致歉:“对不住,罗学弟,刚刚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姐很受欢迎。”

    罗南不希望话题越扯越远,客套一句,就没了下文。他希望田思继续说有关母亲的事,就算加上“那位”,也很好。

    然而田思遭遇了这档事,心情还是受到影响,垂眸恍惚片刻,又看水晶柱里抖荡的水体,忽尔感慨道:“水晶柱的景致,远看如梦似幻,处看多了,也不过如此……就像这人呐,表面上风光无限,其实不堪得很。”

    罗南没有回应。他没听到想到的信息,对田思的处境和心境也没兴趣,只觉得心里烦闷。

    为了平复心情,他也学田思,看水晶柱里的水波。

    多日来修行不缀,罗南的“目窍心灯”虽未到小成之境,可眼神却变得犀利许多,见那晃动的海水,在靠近水晶壁的时候,大致恢复了原色,却算不得特别澄净,细密的杂质渗在里面,起伏飘动。

    细究起来,里面绝大部分是海洋生物脱落、破碎的身体组织和排泄物。

    罗南视线向远处延伸,看到了在深水中搅动的鱼群。靓丽的自然色彩,引得到访的游客们拍照留影,很少有人想过,水中污物,正源自于此。

    里面可能还有相当一部分,是“魔鬼鱼”那样的粗暴猎食者,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看着是脏乱了,可古语有云:水至清则无鱼。海洋生态圈里,还有围绕这些污物,形成的微生物、藻类、小鱼小虾一个个环节,前后相继,首尾相接,形成了严密而不可或缺的链条。

    如果哪个环节缺失,又没有得力的人工干预,后果总不会太妙就是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节,罗南叹了口气,他依稀感觉到,这与他当前修行面临的难题,颇为近似。可再细究下去,脑子早被分为两半,什么都想不成,心情就更差了。

    烦乱之下,他不想再绕圈子,准备直截了当地要求这位学姐,把知道的一切都讲出来。

    偏在此时,田思却是从感慨中,找到了一个新的结合点,蓦地转过脸来,精致娇美的面容恢复了惯常的笑容:

    “罗学弟,不知你听说过没有。除了学校北岸的‘齿轮’以外,‘云都水邑’是唯一一个参照‘耦合设计’理论,搭建起来的建筑群,而我们目前所在的‘海天云都’,又是在法理上最贴近的一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