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活化流(下)
    田思根本不明白罗南说了什么,只看到“疯保安”头面朝下,倒伏在地,警棍也脱了手,一路滑到他们脚边。

    她本能想拿起来,借以防身,可才下腰,电棍便被罗南一脚踢开。

    “别耽搁,你坐这个电梯先走。”

    罗南催促田思快些动身,后者稍作犹豫,才从罗南身后出来,正往电梯处走,又一声“叮”音,第二部电梯到位,位置与之前那部电梯紧挨着。

    田思走出一步,便领先罗南半个身边,此时她抬起头,便看到先前的场景x2——两位同样表情的安保人员从电梯厢里出来,其中有个甚至端了一把防暴枪。

    看到那黑洞洞的枪口,田思朱唇张开,却因为恐惧噎住了喉咙,根本发不出声,这回她已经没有机会再躲了。可也正是如此,因恐惧放大的瞳孔里,清晰地映入两个“疯保安”四目翻白,无声倒跌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没有任何声光效果,就像一出哑剧,外面观景平台上的人们都未察觉。可越是这样,越有一份诡异神秘的元素,渗透到她心底。

    田思不自觉捂住嘴,冰冷手心感受到些许吐息的温热,让她确认自己仍是在一个现实的世界里。可为什么,为什么她会介入到这种层面的冲突里去?

    罗南没闲情去琢磨女生的心理,见田思有些迈不开腿,便轻推她一把:“快啊!”

    田思咬了咬嘴唇,紧迈出两步。然而就在此刻,耳畔细微的电机声骤停,这边一整排电梯的显示屏上,都熄灭了光芒。

    电源断掉,金属门自动闭合,将田思隔在外面。

    不论是田思,还是罗南,都有一瞬间的惊愕。稍迟半秒,罗南咧嘴,都不知是不是在笑:“对面是不打无准备之仗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沉闷的震动传过来,两人脚下微颤,震感明显。

    “地震?”田思最初想到的,是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地震,可第二波震动紧接着传至,还有哗拉拉的水响,明显来自于海天池方向。

    观景平台上寥寥无几的游客,都十分惊讶。有人往游泳池方向探头探脑,还有的直接走过去。

    田思也往那边看,却被罗南扯了一把:“去消防通道。”

    罗南不再理会失效的电梯,迅速确认了方位,快走几步,抢在尚是懵懂的田思前面,要她跟上。

    田思恍恍惚惚跟出几步,也跨过倒伏地上的“疯保安”身体,这回她没有绊着,倒是受得刺激多了,物极必反,脑子清明很多。她想起一事,停下身形,俯身去捡地上的防暴枪。

    “锵啷。”

    一只脚横过来,擦着田思的指尖,将防暴枪踢出数米开外。

    田思心脏瞬间抽搐,所有复杂混乱的情绪,在这一刻都被挤得爆了,她猛地直起身,都不知哪来的勇气,冲着罗南叫嚷,即使声音不自觉压低:“总要拿武器防身吧!”

    罗南简单回应:“我用不上,你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刚学过一门课程,对于类似的情形,非战斗人员不能持有杀伤性武器,否则第一个倒霉的,可能是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田思明知不能生气,仍受不了这种尊严被践踏的待遇,声音拔高一层:“我有过军训的,不会误伤到你……还是说,你担心我会打你黑枪?”

    “在对方拥有某种操纵能力的时候,会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罗南微抬手腕,向仍然开着通讯的手环发问:“能操控常人,被操控者行动无碍,情绪诡异,是什么能力?”

    章莹莹第一时间回应,直指该项能力所有者:“是操线人!他是调查组成员,精通高级催眠,能力是控制有复杂情绪的生命,除了人以外,智能较高的野兽或畸变种也可以,只要不被反噬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水晶柱里是哪位,可以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冷哼一声:“想活命,离那个蠢女人远些!你一开始就该分道扬镳的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示意田思跟上,又笑了一下:“对面准备充分,人质威胁的场面,我未必应付得了,还不如带在身边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睬她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又何必冒险去试?”

    章莹莹被噎了一记,悻悻道:“就怕你护不住她,照样被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能力问题。”

    罗南一边通过精神感应锁定两个威胁目标,一边谨慎观察四周情况,同时与章莹莹通话,并分出一些精力看住田思。

    多线操作,多方照应,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苦手。可罗南应付起来,却是条通理顺,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事实上,经过这十来天的培训,罗南的脑子真的清晰很多。何阅音、竹竿、剪纸等人的授课和交流,无形之中为他明确了很多常识标准,遇事需要做出判断的时候,什么要素需要考虑、什么可能忽略,已经有了一定之规。

    还有,目窍心灯的修行,即使还未达成阶段性成果,却已让他的反应能力和协调能力突飞猛进,无论面对什么情况,总会比之前从容很多。

    他甚至再分出些心力:“雷子,稳一些,不要冲太猛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,我在110层左右,很快就到。”薛雷呼吸还算平稳,可情绪明显有些发紧。

    罗南安慰他:“不要紧,我已经放倒了三个,操线人这招对我没用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来到了消防通道前面,正想推门,忽地觉得不对,目窍心灯微闪,手臂第一时间回缩。只差一线,门把上墨绿甲虫的刀钳,就要戳中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刀钳内沿锯齿状的尖锋,有一层绿莹莹的光,想来戳中的后果,不会太美好。

    一击不中,那个足有拳头大小的甲虫,便在嗡声中,展翅飞起,劈头盖脸压过来。

    在田思的惊呼声里,罗南另一只手抓着分页笔记本,挥苍蝇拍似的发力。呼呼破空声里,墨绿甲虫上蹿避过,又往下扑,展现出不可思议的灵动。

    眼看罗南用力已老,再挡不住,手中笔记本页缝里,却是飘出一页薄薄的纸片,就横在甲虫扑击的路径上,凭空变化,如弹簧般收缩、崩开,呈现出一个小巧的身形,凌空飞脚,将甲虫远远踹开。

    一招使尽,那小巧身形落在罗南肩头,竟是个巴掌大的小纸人,四肢俱全,浑敦面目,身材只有薄薄一层,偏偏摆了个拳架,古怪中又极见灵性。

    连串变化,可谓兔起鹘落,田思的惊呼声都才起了个头。

    事情却还远未结束,不但被轰飞的甲虫摇晃几下,又飞扑而至,消防通道的门缝里,更有七八个甲虫飞出,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。嗡嗡振翅声里,齐齐扑击而至,黑压压一片,看得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罗南身形急往后退,还带了田思一把。

    更早一线,他肩上的小纸人便腾空而起,便如一位勇悍的拳师,直面众敌,毫不畏惧,拳打脚踢,竟是记记沉重,连续打飞了三个,使甲虫扑击的势头,为之一窒。

    可小纸人再怎么勇猛顽强,面对数目占优,身形也不逊色的甲虫群,也是寡不敌众,且它不具备飞行能力,不得不在众甲虫身上借力,多受限制,很快左支右绌,被撕了一臂,飘落地面。

    多亏那些甲虫的反应,不算敏锐精明,竟被小纸人身上的气息迷惑,都落下地来,围拢一圈儿,又因目标较小,造成彼此掣肘,倒给了小纸人挣扎的时间。

    罗南一路后退,视线不离那个小型“战场”,又问道:“操控甲虫也是操线人的本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章莹莹没有第一时间回答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滴”声尖鸣,却是那边章莹莹重掌拍下,车笛鸣响,她也正在赶来的路上,被罗南一语占醒,不克自制,怒声道:“是黑甲虫,那个蠢货,心眼比甲虫的还要小。”

    “黑甲虫?”

    罗南记得这个家伙。好像他是与章莹莹、竹竿等人一块儿玩游戏的同伴,就在水邑青石酒店那场围堵人面蛛的行动中,因为对何阅音直言不讳的作风不满,甩手离开。后来更因为行动评分的事,迁怒罗南,直接打电话威胁。

    如此性格的人物,真不知道章莹莹等人是怎么和他玩到一起去的。

    现在这位已经出了手,且是与罗南放对,立场就很明确了……

    章莹莹一句话后,又沉默数秒,嗓音有些低沉,没提私事,只道:“别把他当成个巫师看待,注意他的近身攻击。他绝对速度不快,可是变化诡异,爆发力强,而且很多手段都是淬毒的。”

    罗南视线从聚拢一团的甲虫身上切过:“那还真糟糕啊……对了,他是活化流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章莹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灵魂力量活化,就是剪纸擅长的那种。不是分为‘操控流’和‘活化流’两类吗?我看他这一手挺像。”

    章莹莹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,只能道:“是‘活化流’没错,不过我是让你小心他的近身攻击啊,那是最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罗南漫声应了一句,视线始终不离那群甲虫。与之同时,他的精神感应也略微调整精度,牢牢锁定了这群甲虫的所有者,对方所乘坐的电梯,已经来到了142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