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优劣因(下)
    罗南手中这只人面蛛,并非原生类型,而是源于公正教团开发的信仰产品,再由他亲手制作的“高仿低配版本”。他在霜河实境时,连造带用,使唤得比较顺手,可惜后来被安翁灭掉。

    时过境迁,罗南本已经忘了这件事,哪想到柴尔德回去述职之前,不知出于什么考虑,竟托人捎过来一小瓶的原料,就是罗南刚刚扔在地上的那个金属瓶。当然,实际应用还要掺一些“负面情绪”药引什么的,对罗南来说,没有任何难度。

    在“魔符”仍逗留在血焰教团之中,召唤不易的情况下,这个仿制人面蛛,多少还是能起些替代作用的。

    早前,人面蛛早随罗南的精神感应一起,锁定了所有威胁目标,之所以没有动手,是因为罗南通过对于生命草图的观察,有种不怎么牢靠的感觉,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狙击手,在扣动扳机之前,就有一种中或不中的预感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不管预感再怎么糟糕,都不可能再犹豫。

    念头既动,人面蛛便喷吐出无形的震波,越过那些缺乏灵智之光的虫子,穿透一切形骸屏障,正面轰在不断迫近的黑甲虫灵魂体上。

    一击命中,黑甲虫的身体出现了可以目见的颤动,前进中的身形微微一滞,但也仅此而已。他只是愣了一下,脑袋略偏,墨镜之后的眼神,仿佛能够穿透楼体结构的阻隔,落到罗南身上。

    好吧,章莹莹的乌鸦嘴应验了:他的远程攻击,确实没起效果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不算什么稀罕事,罗南见了很多攻城锤无效化的问题。而人面蛛肆虐夏城将近一个月,擅长的手段渐为人知,各方势力围绕它的存在做了多种工作,公正教团都能搞出来信仰产品,还容不得其他人作出类似的精神防护?

    罗南只是一怔,没有多少沮丧、慌张的情绪,此时他已经下到了141层,在楼梯间里略微犹豫了一下,便走出消防通道。

    这一层并没有见到其他人影,楼体内部,公共区域的照明,九成九都围绕着水晶柱,放射出梦幻般的幽蓝光芒。罗南的视线也掠过去,那里面水波未平,震荡幅度总体上却在消减,视界中,没有魔鬼鱼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脑中念头连转,脚下不停,径直迈步,沿着水晶柱外沿,向中央区域的电梯快步行疾进,一连串动作还是很耗体力的,他呼吸有些微喘。

    刚到水晶柱中段,身后楼梯间“咚咚”两声巨响,上下两扇门只差两秒钟就先后开启,一身正装的黑甲虫大步走出来,发出尖锐的口哨声,还带着嘲弄的尾音。

    罗南适时回身,与这人正式打个照面。

    黑甲虫的外表,没有带来更多的惊喜,通过精神感应,罗南早就将此人的面目细节,记得清清楚楚。若强要说不同,大概就是身外环绕飞行的一群甲虫,还有手里揉捏的两个纸人。

    显然,两个纸人面对黑甲虫这等能力者,很难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黑甲虫脚下不停,墨镜半遮的面孔肌肉抖动,嘴唇裂开,现出黑齿花纹。罗南愣了一下才明白,这是属于黑甲虫的笑容:“小子,初次见面,我是和你预约过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骂脏话发泄的没品货色。”罗南很坦白地说出对黑甲虫的既有印象。

    自我介绍被卡了壳,黑甲虫的脸上霎那间冒出一层青气,黑牙上的花纹来回挫动,同时手指也加了力,两个本来就“奄奄一息”的小纸人,被揉来搓去,很快不成形状,最终化为点点碎末,从指间飘落。

    罗南的眼神跳了一下,十天辛苦,小半的成果就这么没了。

    注意到罗南视线的指向,黑甲虫拍拍手,打落最后的纸屑,墨镜后的眼神,直视过来:“嘴皮子利索很多,不过……活化流?不是说你的干涉力有问题,进度停滞吗?搞情报的那些人,也是在搞笑。”

    罗南没有说话,此时他的视界覆盖了黑甲虫以及身畔那些飞舞的“同类”,目窍心灯和精神感应同步作用,始终都在解析、预判。

    在心神专注观测的同时,罗南还在后移,就是面朝黑甲虫,倒退行走,速度竟还不慢。原本应该是有些滑稽的动作,他做来却很是从容好看,这依旧是身体协调性作用的结果。

    如此动作,十天之前,罗南肯定是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目窍修行之妙,便在于此。

    它绝不是单纯练眼,而是一种全身的修行。按照修馆主的说法,是“一身修行之始”,起的就是一个提纲挈领的作用。十天来,通过有针对性的练习,罗南力量、速度之类的硬指标,或许没有什么长进,可一切与整合、协调、控制相关的能力水准,都有明显提升。

    连黑甲虫看到这幕情形,都要扬扬眉毛:“那个机械女很是下功夫调教了嘛,是你把她舔爽了的缘故?”

    离题万里,更不堪入耳的说辞,让罗南眼皮跳了跳,观察和后撤的节奏,却并未打乱。他距离中央水晶柱本侧立面的边缘,只剩下十米左右的距离,到那儿再一拐,就是电梯区了。

    黑甲虫扭扭脖子,脚下似缓实疾,迈步紧跟:“你跑什么?还记得吗,我说过,咱们要慢慢玩!言必信,行必果,向来是我的座右铭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黑甲虫如何挑衅、刺探、嘲弄,罗南打定主意一言不发。他知道目前正戏还没开始——他乐见这种局面,岂不见薛雷已经突破了130层关口,也只剩下四五十米的直线距离?

    然而攀楼和跑步的难度终究是不同的,而且罗南与黑甲虫在速度上的差距也很明显。后者几步迈出,双方的距离就拉近到三十米左右。

    罗南眨眨眼,眼皮半垂下来,眼前的情形变得模糊一些。

    黑甲虫前行的方式,看似寻常,其实机诡百变,肩胯腰脊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,都可以视为某个变动的前奏;再加上他旺盛的生命气息、自成格局的“自我逻辑”,始终遮蔽生命草图的细节,给罗南的解析判断带来了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罗南的“蜘蛛网”,也因为黑甲虫的存在,变得更加复杂,精力上的损耗不断增加,

    黑甲虫的话音适时切入,说不出的阴森:“你确定要继续跑?搞情报的固然经常搞笑,可有些时候,还是管用的。我知道,你有很出色的精神感应范围,有很不错的精神冲击手段,现在还有‘活化流’的本事……可是,形神失衡,身体极限将至,这个消息总没错吧?小子,有没有感觉手指发麻、浑身发烫、身体部位疼痛什么的?”

    罗南眼皮又是一跳,不只是言语刺激,也因为黑甲虫与他的距离,已经进入了二十米的关口。对于能力者而言,差不多一扑便至!

    黑甲虫说话愈发地慢条斯理,动作的压迫力却持续提升:“你的三板斧摆在那里,大家都看得见,胜败因素分析学过没有?胜因败因、优势劣势,怎么计算,其实不用舔那个机械女,虫爷我现在,就可以手把手地教你……哦,眼睛,是你的眼睛对吧?要爆血管了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罗南半眯的眼眶里,色彩已经是鲜红欲滴。正如黑甲虫所言,他眼睛周围的血管,要爆掉了。

    目窍心灯与精神感应共用,效果很好。

    物质层面活动的轨迹,精神层面的操控源头,两相干涉的能量信息结构,不同层面的元素对应呈现,彼此影响干涉,也只有用联合的方式,才体现得最为全面,对提升目窍修行进度,也颇有帮助。这一点,在派对现场观鱼时,已经有所表现。

    但这种紧密关系,就罗南目前的修行情况看,大有隐患,多日来都有危机感应,可紧要关头,谁还顾及这些?

    现在,一轮运使过后,隐患开始显现。最直接也最致命的一点,就是身体的承载极限。

    黑甲虫认为火候到了,嗓子眼儿里发出“咯咯”的怪笑:“我们可以继续玩下去,或者坦诚相对……不如你告诉我,你在逻辑界,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横空而来的问话,让深为眼睛极限所苦的罗南,心头也是重重一跳:

    如此隐秘的事情,才几个人知道?怎么会泄露了消息?

    一个分神的空当,黑甲虫就抓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他哪会指望罗南直接吐口?连番压迫式的言语动作,就是要拿到这个“一击中的”之契机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骤然模糊,从围绕周身的甲虫群中闪出,连章莹莹也要称道的爆发力尽情展现,瞬间跨越了将近二十米的距离,照着罗南面孔抓下。

    眼见只一臂之隔,精神层面,有冲击袭来。

    “黔驴技穷。”黑甲虫早料到罗南的应对方式——这个毛头小子现阶段能使出来的手段,数来数去,也就是那几样。

    对此,他早做好了承接的准备,行动之前就特意加持的防护咒,可以抵御至少五波类似的冲击。

    黑甲虫刻意盯住罗南的眼睛,他希望这小子心中的恐惧和绝望,与高压迸裂的血水,一发地从那里喷出来!

    他会用六耳抓拍那绝妙的镜头,回头送给那个机械女,送给所有对这小子又捧又哄,却将他遗忘的“老朋友”们。

    下一刻,精神层面的冲击,触及咒言形成的“防护网”,黑甲虫也如愿看到,罗南眼角溢出的血水。

    他嘴巴咧开,用笑容迎接这一切的发生。

    唔,等一下!

    千锤百炼的灵觉,察觉了异样。精神冲击过来,却没有预计中冲击与缓冲的交错变化,空荡荡的……但却有一缕和风、甚至是更无形质的一束光,投射进来。

    风过间隙,光照下土。

    一时通透明亮,无遮无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