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唯我知(下)
    观景平台上,原本是很热闹的。那些在现场的游人,因为魔鬼鱼冲破海天池,一片混乱,离开的有之、报警的有之、凑热闹的亦有之。

    可当罗南重新登上观景平台的时候,平台上所有声息都已断绝,几十号人躺倒在平台各处,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不用怀疑,动手的就是罗南本人。

    按照这段时间学习的知识,能力者冲突之前,“清场”是必须要做的工作,复杂多变的现场,会造成额外的麻烦。当然,也有人会刻意制造混乱情境,以便得利,可罗南自我估量,真到关键时刻,他未必狠得下心,做事就不妨更干脆些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忘记,对面有个“操线人”,可以远程控制智慧生命。一旦再交手,任何一个清醒的人员,都可能会给他制造障碍。

    在应敌对战上,罗南自认为还是个菜鸟,对前辈们传授的经验,更要一丝不苟地执行。

    不过,某位经验丰富的“前辈”,已经被他前面一系列动作,结结实实地惊艳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做到的?怎么做到的?怎么做到的啊啊啊啊!”章莹莹兴奋地猛拍方向盘,尖锐的鸣笛声,连罗南这边都觉得震耳朵。

    在罗南与黑甲虫对峙、交手期间,章莹莹其实是憋了满肚子的话,既想痛骂黑甲虫,又想安抚提醒罗南。可她深知,罗南面临的,是一场绝对弱势的对局,生死交关之际,任何一点儿变故,都可能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她只能压住担忧,强忍着闭嘴,甚至还要操心薛雷那边,不要好心办坏事,惊扰到罗南应敌。

    这份纠结,要比她本人对战强敌,都要折磨人。直到大局已定,再也忍耐不住,将一肚子郁气,全都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章莹莹的惊喜也带动了辛苦爬楼的薛雷,他连续几个大喘气,还要夸赞:“南子,干得漂亮,接下来交给我,我马上到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漫步在观景平台边缘,笑了一笑:“时间充裕,你缓一缓,不要到了,却被人打个立足未稳。”

    “呼,呼,你放心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薛雷刚刚担心给罗南造成不利影响,玩命地往上冲的同时,连呼吸都要闭住,任他已经“得符”,内外贯通,也是累得不轻。

    当然了,罗南没事,就比什么都强。薛雷心情放松之下,调整状态也花不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姓罗的,我也在问你哎!”章莹莹虽是埋怨,兴奋之情却是半点儿不减,仍然把车喇叭拍得震天响,“快点儿告诉我,你怎么就把虫子给玩得这么惨?那家伙是自大狂没错,可他绝不是傻瓜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能够感受到章莹莹心底纯粹的欢喜,要说黑甲虫也算是她的旧识,可在此刻,章莹莹坚定地站在他这边,立场鲜明,毫不摇摆,这份认同感,让罗南颇为受用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很认真地回答道:“摆正心态,利用优势,一棍打死。可惜,我的干涉力还是有问题,只能争取一下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一棍打死……这肯定又是爆岩教你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罗南承认。

    说也古怪,他这几天上的课程,不管是何阅音、竹竿还是剪纸,都倾向于知识和技术层面,对于应敌之策,很少涉及。倒是因为罗南干涉力问题,导致教学计划拖后的爆岩,憋了一肚子劲儿,几次联系,但凡是长谈,都会围绕实战,给罗南传授一些切实的经验。

    爆岩告诉他,应敌对战,心态第一位的。不管是冷静也好、热血也罢,一定要找到最合适自己的心态。它不一定最有效、最周备,但一定最为稳定,可以抵御更多的变数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这是一种坚不可催的“信念”。它只能建立在最大的、最不可替代的优势胜因之上。极端地讲,拥有这份心态的人,将会这么想:

    敌人可以击败我,但永远无法击败我擅长的!

    罗南正是根据这一原则,首先确认自己的优势领域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还真是傻大胆啊,爆岩和你根本不是一个类型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章莹莹对爆岩的脾性知之甚深,越是如此,她越是难以置信。罗南你是法系哎,跟战士玩“信念即吾命”,你的小身板受得住?还有:

    “你的优势?精神感应、冲击什么的,管用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非要是这些?”罗南有些无奈。在胜败因素分析这件事上,章莹莹也好,黑甲虫也罢,都一门心思将他的优势,归结为感应距离、精神攻击这几项。

    可罗南从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世间强人辈出,任罗南的精神感应能力再出色,借助人面蛛的“攻城锤”再凶狠,在感应精度和范围上,在精神冲击强度上,也肯定有比他强,甚至强得多的人物。这种流于表面的“优势”,早晚都有被人正面冲垮的一天。

    他的优势,只能是建立在某种不可替代的独有元素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底牌?”章莹莹有点儿将信将疑的意思。她自觉对罗南也比较了解了,实在想不出,短时间内罗南还能打出怎样的牌面,将黑甲虫玩弄得欲仙欲死,“听说你在薛雷老师那儿学艺,能教出薛雷这种徒弟,想来也是不凡之辈。可就这几天的功夫……喂,薛雷小子,你师傅教了什么速成的妙招啊?”

    罗南与章莹莹交流的功夫,薛雷已经顺过气来,呼吸平顺不少,闻言答道:“是‘目窍心灯’之术,不过这不算速成法,眼睛上的功夫,怎么能……哎呦!”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间,章莹莹也醒悟过来,顾不得细问罗南胜利奥义,语气急促:“黑甲虫说你的眼睛爆血管,是不是你用了什么禁招?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罗南用指关节轻蹭眼角,眼睛的痛感还在,溢出的依然是血水,只是稍淡了些。

    他越是轻描淡写,章莹莹越不敢等闲视之。那边又砸车喇叭,只是兴奋快意尽去,仅剩下烦躁和担忧:“毛孩子就是毛孩子,眼睛哎,这地方也是能瞎胡搞的?喂,你们老师传艺的时候都没提醒过吗?”

    薛雷郁闷了:“目窍心灯是水磨功夫,渐进法门,哪有什么禁招……我看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薛雷已经扑到了140层,目视可及,正向罗南招手,剩下两层就是用爬的,也会比两个敌人早一步到达。

    可以说,罗南这边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罗南也清楚,因为强行整合目窍心灯与精神感应的领域,他的眼睛有些伤损,已经逾越了极限,最好现在就闭目休息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不想就这样结束。

    罗南扶着平台边缘的防护玻璃,视线自然而然地投向远方。天色越发地昏暗,以云都水邑为主体的“大生活区”,还有更远的知行学院区域,都亮起了灯火,分隔出一片片模糊的阴影轮廓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与罗南精神感应所化的星河图景,有几分相似之处。只不过星河图景中的模糊浑沌之处,大都是能力者的力量形成干扰,而眼下这些,只是纯粹的光线不及罢了。

    在今日之前,罗南也尝试过很多次,挥去星河图景中的浊云暗雾,更为精准地把握生命草图的种种细节,却一直没有实现。

    可就在刚才,面对黑甲虫的时候,罗南成功地将一束“光”打入其形神结构最深处,绘制出一幅最清晰的“生命草图”,相应洞彻了那人生命层次的所有弱点,这才能抢占主动,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    那束光,源于、至少部分源于目窍心灯。

    目窍心灯并不是罗南建立信念的基石,可这项由修馆主传授的法门,无疑起了极其关键的作用。

    在平日里,它兼顾蓄水、引水的功能,开凿形骸灵窍,活化了罗南的灵魂力量;而在实际应用时,它又当空悬照,映彻预见物质层面动态轨迹,与罗南的精神感应互为补充。

    观物取景,一个角度看不清楚,换一个角度往往会有新的发现;两相参照,还可以见出更多。

    独立的精神感应,单纯的目窍心灯,都不可能达到“风过间隙,光照下土”的神奇效果。

    然而二者结合,以精神感应成就星河图景,以目窍心灯扫去浊云暗雾,精神与物质层面信息耦合,交叉定位,就形成了那一缕和风,一束微光,洞彻隐藏在混乱厚重表象之下的真实。

    是的,耦合。

    借用这个定义,真的让人身心愉悦。

    罗南微闭上眼睛,旋又睁开。他的意念之光,已经可以照彻能力者的生命结构,难道还照耀不出这一方单纯昏暗的天地虚空?

    此时此刻,罗南便以洗炼一新的观照方式,观睹虚空,远眺天地边缘的丛林轮廓。愈发昏暗的天色,亦不能成为阻碍。

    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的信息,又一次对应对接,彼此摩挲,迸发出奇妙的灵光,投入到目窍心灯的“蓄水池”去,再透过瞳孔,透过虚空,透过错杂的丛林轮廓,悬照在目标之上。

    已经落叶凋零的丛林中,湖面如同小小的镜片,在它的一侧,就是齿轮。

    那个“小巧”建筑,带着些锈蚀的颜色,穿林长河就从它另一角流过,在视界尽头打了个弯,延向远方,有如长年冲刷而过的时光。

    时光一动,万物皆动。

    从高楼下看,河水在动,丛林在动,大地也在动。齿轮就在那里,以它独有的韵律,缓缓盘转,无始无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