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不懂(上)
    罗南静静注视眼前一方天地,久久不动,就连薛雷翻上观景平台,向他招呼,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薛雷则有些受惊吓。在他看来,罗南脸上血泪斑斑,抹画成妖异的鬼脸儿,眼角正渗出血丝,眼眶里更是通红一片。这副模样,即刻送医院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两个谁回个话?”章莹莹被无视很久了,又在那边拍方向盘。

    “莹姐,我看南子状态不对。”薛雷心里发慌,忙着向章莹莹问计。可如今罗南的那份沉静神思,很有些修馆主平日里的风范,他不自觉就压低嗓门儿,生怕惊扰那边。

    还没接到章莹莹的回应,罗南的嗓音突然响在耳畔:“天地的呼吸,也未必就不能找寻。”

    没头没尾的一句话,让薛雷愣住了,可又莫名觉得熟悉。仔细琢磨几回,才记起来,这与馆主的“机缘论”相关,前段时间他给罗南讲过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馆主的本意是说天地宏阔,人力渺小,修行之人需要时时用功,处处用心,才能借天地之力为己用,突出的是“神在气先,气在力先”的心神运化之道。

    罗南这一句,内核好像有所变化。

    薛雷不太理解罗南的想法,又担心他的状态,只能是小心翼翼地问:“南子?”

    “河水的流转运行、丛林的存在生灭,皆有规则,自成系统,可以说各具格式。就是这些小格式,像一套套自然天成的齿轮组,拼接成天地的大格式。”

    罗南已经进入了状态,径直往下讲:“从格式论的角度看,天地格式浩缈无穷,层次丰富,变动不居,就像一条由复杂机器组装起来的生产线,千千万万的齿轮依序运转,将动力一层层传递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又来了!”章莹莹忍不住呻吟一声,类似“自说自话”的情景,简直就是霜河实境那夜的翻版,不友好的思维概念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哪知罗南就像故意与章莹莹作对,那边抱怨方落,这位突然就从极度自我的状态中出来,寻求互动,也向两人提出问题:

    “天地格式的生产线是不会停机的,在这种情况下,要把一枚自制的‘齿轮’加入其中,无缝衔接,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答案是耦合!”

    罗南就像一个努力炫耀的孩子,迫不及待地公布答案,血泪斑斑的“鬼脸”上,也绽开笑容,出奇地明亮灿烂。

    薛雷又是愣神,他没怎么听懂罗南的话,可自结识以来,还从未见过罗南如此明透清爽的模样。

    罗南确实非常愉悦,随着对“齿轮”观察的逐步深入,他越发为其中的奥妙而倾倒。

    这座“齿轮”建筑,嵌入天地格式之中,加入轰隆运转的生产线,精密规矩,严丝合缝,又没有任何人工的匠气,仿佛这便是天地本色。

    若非掌握了“天地呼吸”之节奏,焉能如此?

    罗南也由此确认了一个早前的猜测:母亲的“耦合设计”,与“格式论”有密切的联系,就像一种应用阐释,向世人展示如何将“格式论”运用到现实层面。

    而这份实实在在的成就,属于他的母亲!

    “格式论?齿轮?”

    薛雷终于找出了罗南言语中的关键词。他尝试追寻罗南的视线方向,昏暗天色下,以他的眼力,极目远眺,倒是能辨别出远方丛林及标志性建筑的大致轮廓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南子,你在这儿,能看见齿轮?”薛雷对罗南的眼力水准将信将疑,但更多的还是担忧。以罗南现在的状态,这般穷尽目力,负担太重了。

    “能看到,真美……”罗南的声音飘忽,正如同他眼前所见的奇景。

    单纯肉眼所见,又或是精神感应观照,都无法触及“齿轮”的内蕴奥妙。唯有视觉与精神感应两种模式,实现信息耦合,交叉定位,才能触及表相之后的真实,看那份无形法度秩序,在天地虚空中无声运转化育。

    罗南贪婪地注视这一切,无论如何看不够。

    薛雷在一旁急得直跳脚,他无法理解罗南眼中的世界,可是罗南身上透射出的气机,他还是能掌握一二的。

    仅就他理解的部分,罗南目窍气机实在太盛了,就像一棵疯长的植株,之前还是幼苗,转眼就成了参天大树。

    这份可怖的动力从哪儿来?后劲还够不够?形骸窍穴的结构强度能不能支撑?

    一个弄不好,人就废了啊!

    “对了,找馆主!”要命的时候,薛雷头一个想到的,还是馆主大人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打算退出三方通讯,打电话找人的时候,旁边罗南蓦地长吸一口气,手臂撑着防护栏玻璃,头面朝下,眼帘垂落,主动中止了让人无法理解的远眺,又显得十分疲惫。

    薛雷忙凑上去:“南子,没事儿吧?要不咱先歇歇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没有睁眼,只是笑了一笑:“我可能要出点儿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一种秩序,就是一个齿轮;两种秩序耦合,齿轮咬合。如果没有精密设计衔接,两边体量又差距过大,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薛雷又懵掉,另一边章莹莹则恨恨发话:“别管他,他没治了!”

    朋友不同形式的关心和担忧,罗南心中明白,但他也很难继续讲明身体出现的状况,因为这涉及到他深层的隐秘。

    目窍心灯与精神感应形成的耦合关系,就本质而言,是罗南刚刚起步的形骸修行,与已经颇具规模的格式论体系的接触。

    它们可以耦合,却又不可避免地摩擦、碰撞。十天修行,六十次的“电击心灯”现象,已经清楚地展现出其中的危险因素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情况又有变化,且趋势并不太好。就像是高空中的雷云,带电粒子交织,必然会发生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强光骤闪,外接神经元像一条叱咤风雷的妖龙,在脑宫中现身,抖落一身电光,轰击在心灯之上。

    第六十一次,也强过任何一次!

    这是外接神经元直接与目窍结构的碰撞。

    罗南心中早有预感,可这次撞击的强度,还是超出他的意料。他的身体猛地崩紧,脑际昏沉,恍惚中似乎听到了眼珠破碎的声响。

    脑神经经受的冲击,通过密切交织的神经系统,传递到了全身各处,包括肌肉、骨骼、血液、筋膜,都反射性地抽搐。

    罗南蜷起身体,往下蹲,伸手去捂眼睛,泪水不可控地从眼眶里流出来,眼珠发热,眼皮乱跳,难受极了。

    耳畔传来薛雷的惊呼,还有章莹莹着慌的叫嚷,那两位都乱了。

    偏偏罗南的思维,在痛苦中变得越发清醒。他还能感受到,捂眼的手触感略有变化,不是掺着泪的血水,而是更为粘稠。激烈强劲的压力,对身体造成了更大的伤损。

    这也没什么,我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罗南冷静安抚自己,效果很好。短时间内,大概没有什么能比“齿轮”奥妙的发现,更能撼动他的心脏了。

    纵然目不视物,但他还是准确地抓住薛雷的伸来搀扶的胳膊,低声道:“我没事,后面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海天池方向,水声激响,掺着沉闷的爆音,巨大的魔鬼鱼,冲天飞起,又重重落下,在泳池里掀起大浪。

    与之同步,一个人影轻盈跃起,跳到泳池侧上方支起的框架结构上。黑色的潜水衣,呈现出矫健彪悍的人体线条,脸上则戴着硕大的潜水镜,也没有摘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位就是总会派下来的调查组成员之一,操线人。

    薛雷转过身,将罗南护在身后,眼神警惕。

    操线人并没有什么表示,凭借好位置,居高临下,潜水镜后的双眸持续打量观景平台边缘的两人,特别是罗南,对他痛苦蹲身的状态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仅过了几秒钟,海天池边上不远处,两部电梯先后到位。

    当先出来的是黑甲虫,墨镜扔掉了,面孔仍有些发青,眼睛冷森森地刺过来,无视了薛雷,只落在罗南弓起的背脊上。

    薛雷对这位毫不客气,恶狠狠盯视过去。但心里还是有些紧张:罗南状态糟糕透顶,他要分心护住不说,还要同时抵御两方面的攻击……对了,还有一部电梯呢!难道是对方的后援?

    正头痛着,另一部电梯金属门打开。

    薛雷愣了愣神,好不容易纠正了认知方向,也对上了那位的身份:

    “田……田学姐?”

    从电梯里走出来的,正是田思。这位娇俏美丽的学姐,面色惨白,步姿僵硬,而上半身则摆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双手交叉,扼住自己的脖子,力道很重,手指已经深陷进细嫩的皮肤里,巨大的压力,顶得她口部略张,朱唇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这幕情形诡异而荒谬。

    由于自我保护机制的存在,正常人不可能用这种方式,把自己扼死。可是,受超凡力量操控的情况下,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薛雷看得咬牙切齿:“你们这帮人……亏你们还是协会成员!”

    没人理他。泳池上方的操线人开口,却是指向田思,语气平缓,毫无特色,就像正常聊天:“小别重逢,美女你要不要说点什么?”

    田思唇瓣颤抖,像薛雷这样耳目灵便的,还能听到她的牙齿得得打颤。如此诡异凶残的手段落到她身上,没有精神崩溃,都算她坚强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才有颤抖的词句从田思嗓子眼儿里挤出来:

    “我、我一直在走楼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观景平台上的诸位,都愣了愣神。

    唯有在痛苦中已经单膝着地的罗南,“呵”地失笑,虽说笑声也有些发颤。他也不回头,只是向上抬起一只手臂:

    “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(这一章其实发到前面请假章去了,但是pc端、手机端都不显示,只好再发……我吧,我也有点儿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