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不懂(下)
    明知道罗南眼下的伤情,多数还是遭遇“秘技反噬”的缘故,与他们的手段关联不大。可这也并不影响黑甲虫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重登观景平台之后,他崩紧的面孔还是头一回放松,对着手环咝咝发笑:“蛇语,美丽的蛇语,我爱死你了,继续,继续!砸个看起来比较有纪念价值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沙哑的男声通过手环的外放设备,发出来:“没事儿别和蛇语套近乎,动手的可是我。接下来破坏墙体建筑,砸外墙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坦克,我也爱你!”

    黑甲虫兴奋过度,嘴巴非常腻,同时侧脸睃了罗南一记,毫不掩饰他的快意:“哦,对不住,我也知道这招有点幼稚,可架不住它有效啊,特别是看你那张脸,我要的就是这幅表情!”

    罗南不说话,薛雷却是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贱人败类,有种咱们正面放对,老子三拳砸扁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黑甲虫阴森森的眼神转过来一下,咧开嘴,红舌白牙深层,又透着沉沉的黑:“那还真是不巧,我现在没兴趣。我现在只觉得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黑甲虫目光切换,毒镖般扎在罗南脸上:“可惜‘六耳’今天故障了,要不然我们可以搞一个直播,看看坦克拆房子的本事。哦,我忘了,手环也可以,云都水邑的网络还是比较稳定的。”

    罗南轻轻吐出口气,伸手按住已经快要炸裂的薛雷,身子往后靠,抵在防护玻璃上,哑声开口:“别再折腾了,你们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总算还知道应声。”

    黑甲虫见罗南服软,哪还不知拿到了软肋,成功在即?便觉得一股清凉气贯顶而下,已经爽利到心尖子上。可即便如此,在141层狼狈不堪的经历,也依旧是火山口,在心底闹腾。

    还不够,还不够!

    黑甲虫不再出声,只慢条斯理地把手上的领带捋顺,重新戴到脖子上,左翻右折,来回比划。在此期间,手环扩音器里始终都响着沉闷的砸墙声。

    就算有罗南按着,薛雷也是气得跳脚:“你个王八蛋,你特么是专门来毁人的!”

    黑甲虫哑然失笑:“别急啊,这才刚刚开始,那么大的一个建筑。不砸个一两个小时,也看不出效果……呃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黑甲虫嘴巴突地合不上了,后续的声音卡在喉咙里,呃呃呃地,无论如何也顶不上来。

    便在此过程中,他的面皮涨红、变青、发紫,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妖魔之手捂住了口鼻,内外之气隔绝,窒息感淹没全身。然后才是曾经体验过的尖针入脑翻搅的痛楚,眼前又是黑红一片,神经反应紊乱,整个肢体都是僵的,还在打颤。

    罗南的声音便如凉风,掠过耳畔:“你竟然没有做一根‘保险丝’?还真是不幸。”

    黑甲虫在痛苦中挣扎,眼珠都要突出眼眶,他努力想驱动超凡力量,可不知为什么,这次受到的精神冲击,要比上回暴烈十倍,冲击余波迟迟不退。他勉强用力,却只能碰到自家花里胡哨的领带,用力揪住,再难有下步动作。

    海天池上方,操线人爆喝一声:“罗南先生,大家不要行为过激,可以好好谈!”

    喝声方落,操线人便看到罗南头面偏转过来,与那对血色眼眶一触,他心里竟是微寒。

    罗南低声道:“什么叫过激?我还是他?”

    操线人调整一下心情,勉强笑道:“我们没必要搞这么激烈。这只是一个例行调查而已,你看,从头到尾我都没有伤到这位美女一根汗毛,只是开个玩笑,吓唬一下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然后砸我母亲的代表作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微垂下头,肢体动作满是疲惫感,又像是组织词句:“黑甲虫不具备与我正常交流的态度。其实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你们究竟想干什么?只有打打杀杀,侮辱损害。”

    操线人心里暗骂,既骂罗南,也骂黑甲虫。一系列冲突,他是从头看到尾的,罗南所说的“不知道”肯定是瞎说,然而黑甲虫把“报复”的优先级,摆在“获取情报”之前,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其实,操线人自个儿,也是比较欣赏黑甲虫的行为模式的,在这点上,二人颇有共同语言。归根结底,他们最初没把罗南放在眼里,只想着做好了防护之后,对一个身体半残的半大孩子,必是手到擒来,行事过于放肆的缘故。

    恶因结恶果,最后还要由自己吞下。

    操线人比黑甲虫强的一点,就是要更加灵活。他知道必须要变更方法,再与后方商量一下,便露出阳光派的笑容:

    “罗南先生,同是协会成员,我相信我们可以进行心平气和的交流。齿轮那边,我已经让他们停下,如果交流顺利,那边非但会第一时间撤出,事后还会派最好的工程队,把造成的损坏全部复原如初,并且给出一百万的赔偿金。这个诚意,你满意吗?”

    罗南没有回应,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操线自觉变轨成功,笑容愈发灿烂:“罗南先生,我们双方表现诚意,你看黑甲虫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嘴角动了下:“他影响我们交流吗?”

    操线人微怔,可脸上微笑如故:“不,没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嗬,嗬!”

    黑甲虫是全身僵直没错,但脑子还是清醒的,耳目也还管用,操线人的言语,都落在他耳中。这一下几乎让他的心脏炸裂了,他拼尽全身力气扭转身体,可是精神冲击之下,平衡感丧失,人没扭过去,倒是一跤跌倒,脸面重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操线人既然下了决心,眼光都不往那边瞥一下,只在心里嘀咕,自己手中的“保险丝”是不是真的管用。

    而这时,罗南已经开口:“说吧,你们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操线人定定神,计算着时间,微笑抛出来一系列说辞:“10月7日晚,在市中心府东大道的霜河实境中,协会夏城分会,与公正教团发生冲突。冲突后期分会长欧阳辰介入,架起了所谓的‘逻辑界’,从那个时间点往后,很多事情都搞不清楚,这对总会还原事情真相,给大家主持公道是不利的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也笑:“你们应该去问欧阳会长。”

    “一人为私,二人为公,单方面的证言很难采信。而我们从特殊渠道得知,罗南先生你因缘巧合,以灵魂出窍的方式,进入到‘逻辑界’中,是非常重要的目击者。所以我们想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特殊渠道?”罗南很好奇。

    操线人终于冷了脸:“罗南先生,再怎么说,这也是总会的调查呢,我希望大家都能端正态度,不要再旁生枝节,出现都不希望看到的后果!”

    罗南点点头,不再打岔:“你问。”

    操线人盯住罗南的脸,沉声道:“我们想知道,你在逻辑界看到了什么。把范围缩小一些,欧阳辰做了什么?公正教团的安翁做了什么,为什么这么做?后头他不见了踪影,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很多我不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!”

    “这会很长。”

    “罗南先生!”操线人深吸口气,手指发泄式地在田思细颈上加了把力,用她的痛苦挣扎,表现自己的心情,“既然我们都知道会很耗时间,为什么不更利索一点儿?”

    其实这个时候,薛雷是跃跃欲试的,可被又一次制止了。

    罗南就靠在防护玻璃上,沉吟一会儿,言道:“要想知道安翁当时的举动,必须明白,欧阳会长创造的‘逻辑界’,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操线人声音拔高:“罗先生,我们的时间宝贵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后方指示到来:“让他说下去。这个情报很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操线人面皮抽了一记,瞬间切换笑容:“所以,请言简意赅。”

    罗南不理会那边如何变脸,自顾自组织语言,隔了数秒方道:“如果把精神层面看作是无数层飘动的布幔……”

    操线人暗叫一声“草”,不得不再次出言打断:“世界公认,精神层面划分为‘三带一区一域’,你的无数层是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罗南不说话了,眼皮抬起,血红的眼眶就对着操线人,也许看不清楚,却保持这份姿势,直到让操线人感觉着自己是一个不可救药的sb。

    操线人眼皮跳了跳:“罗先生?”

    罗南睁眼太长时间,眼眶火辣辣的疼,干脆又闭上眼,调匀呼吸。过了五六秒钟,才道:“通过我祖父创造的‘格式论’,观察精神世界,就是那个样子,需要我解释一下什么是格式论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我、社会、天地三重格式的相互关系,对能力者来说,应该比较容易理解。我记得欧阳会长就自我逻辑,世俗逻辑做过一些阐述,你们还不至于固步自封到对此一无所知吧?”

    接连跳出的四五个新鲜概念,让操线人有些发蒙,还好他很快就得到了后方的指示,纠正话题方向:“理论课我们可以延后,现在你可以直接描述:第一,你所知道的逻辑界究竟是什么模样;第二,安翁在逻辑界里是什么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用幕布来形容了。”

    罗南微微抬头,摆出回忆的架势:“逻辑界?现在想想,大概就是在天地格式之中,强行拆解一部分结构,拼接而成的临时生产线。在成分上属于天地格式的一部分,而规则上则以自我格式为准绳,将天地的格式,临时纳入自我格式的范畴,用小齿轮,带动大齿轮,这里的耦合结构,真的非常精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格式你妹啊!齿轮你妈啊!

    操线人感觉自己的理解力被侮辱了,他都想立刻掐断田思的脖子,可这份念头刚转过去,罗南的话音飘悠悠过来:

    “看起来,你不懂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