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雷霆雨(中)
    黑甲虫确实在装死。

    罗南的二度精神冲击,固然比第一次强大很多,但终究还有尽头。熬过最痛苦的那段时间,也算是回了魂儿,恢复了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然而在当前的事态下,黑甲虫已经找不自己的位置。他看明白了,总会这帮人,全都是靠不住的冷血种,他对罗南下手后,也和夏城分会这边断了情谊,一次海盗式的跳帮,最后砸进了海里。

    现在,黑甲虫恨罗南,固然恨穿了肚肠;对操线人之流,也是牙痒痒的。想来两边对他亦如是。

    这等尴尬局面,黑甲虫也不知该如何对付,只能趴在地上装死,想着一会儿随机应变,若能来个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自然最好;如若不能,也要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哪想到,眼看两边对峙,快把他遗忘干净之时,罗南说起那些莫名其妙的概念,顺手又把他给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所谓“演示”让黑甲虫背脊生寒。罗南无论如何也不会安好心的,他是继续装死?又或起来发难?

    黑甲虫纠结得要撞地。

    罗南却根本不在乎他的反应,话音都没有停顿:“在我看来,黑甲虫这个齿轮组,哦,我的意思就是秩序框架,内外一共是四个齿轮。中间是形神结构形成的大齿轮,几乎所有力量都要通过它进行运转,每个能力者都要拥有这样一个中枢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比较浅显,操线人理解无碍。不过目前他的注意力多少有些跑偏,冷冰冰的视线,在黑甲虫一动不动的身躯上来回巡睃。

    别的不提,罗南所说黑甲虫装死之事,他倒信了八成。要说早前是他先对不住黑甲虫,可既然把人得罪了,考虑太多也毫无意义,他更多还是琢磨,如何将这个变数处理掉。

    “除了中枢齿轮以外,黑甲虫还有一个外轮。也就是眼下散落在观景平台上的二十七只甲虫,以及他领带内的六只。”

    罗南道出的精确数字,又把操线人的注意力吸引回来。他大略感应一下,平台上散落的那些,数字应该差不离;可那条花里胡哨的领带,是黑甲虫的核心道具,向来遮掩严实,罗南是怎么确认的?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操线人没有较真。

    罗南继续往下讲:“三十三只甲虫,看似分散,其实是以灵魂力量活化的方式,紧密联系,随时可以形成另一个齿轮结构。这种方式应该比较灵活,丢上几只也不打紧,但材质相对比较脆,真的运转起来,恐怕只有一击之力。

    “嗯,还有,他的领带看上去还不错,应该是经常用齿轮打磨,我的意思是,他经常以干涉力作用,气机互通,可以作为发动的介质,且没有那么脆弱,应该更具实用性。”

    “是虫爆和毒刺,前者是腐蚀性毒雾,后者是软剑式的杀招,黑甲虫的双秘技。”章莹莹的声音穿过手环,算是给罗南作一下补充,让旁边脑子懵懵的薛雷听得更明白些。

    薛雷同时也听出来,章莹莹的尾音有点儿发飘:“真是见鬼了!”

    “活见鬼!”

    黑甲虫听不到操线人的心声,也听不到章莹莹的“解说”,但他不需要,即便什么“齿轮”、“秩序框架”之类的形容,还比较陌生,可罗南所讲的,都是融进他血液里的东西,是他在世间立足之本,如今被逐一点出,滋味儿会舒坦才怪。

    黑甲虫本能地不愿相信: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,这不合逻辑!唔,想一想,我的资料虽是保密,可协会本就是四面透风的地方,章莹莹、还有那机械女,都知道我的底细。这小王八蛋恐怕是早知道了结果,再用他那个所谓的‘秩序框架’包装一下,乱我心神?又或者,这小子根本不管我是不是醒着,要拿我引开操线人的注意力?”

    黑甲虫越想越可疑,越想越可气。心里纠结半晌,还是咬牙决定,以不变应万变。反正他是脸贴着地,干脆把脸皮都舍在地上,只当罗南说话都是放屁,他还就不动了!

    此时,操线人倒是主动向罗南询问:“不是说四个齿轮吗?这才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个齿轮,与前两个不太一样,它独立于黑甲虫的形神结构之外,说是耦合,其实更像是寄生。寄生……也算是耦合的一种吧,我认为可以算。”

    罗南这段话说得不清不楚,却在入耳瞬间,将黑甲虫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黑甲虫只觉得,他的后颈被人用冰刀一剖而开,刺骨的寒意和痛觉,从脊柱中间向两头扩散,转眼间,连脚趾头都是冰的。

    别人也许稀里糊涂,黑甲虫却心里透亮:

    罗南所讲的,是他的“本命虫”。

    他的能力,根源是一只畸变种甲虫,早年被他意外吞吃进肚,与他的超凡力量相融合,搭建起独特的能力结构。多年来不断培养,那只畸变妖虫已经深植在他体内,成为他最重要的能力根基。

    这是他人生第一位的大秘密,从来都是烂在肚子里,从未对人提及,罗南怎么可能知道?除非,除非这小子有一对天眼,能看看透他的五脏六腑,洞彻他一切隐秘!

    也是此刻,黑甲虫又想起了先前“通透明亮,无遮无挡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风过间隙,光照下土,在这无法琢磨的通透感后面,是不是还有一对无形的眼睛,时刻盯视,不遗纤毫?

    一念乍生,黑甲虫心脏狂跳,隔着胸膛,拍击地面,身上气息浮动,在场的都是感应灵敏之人,自然再也瞒不过。

    “这家真在装死!”薛雷性子直,一口叫破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去死!”

    就算是脸皮贴着冰冷的地面,这一刻也像燃起了火。黑甲虫脑子里轰声发响,又有耳鸣式的嗡嗡杂音灌入,里面掺着恐惧和暴怒的情绪,如火焰般升腾,将“装死大计”焚化成灰。

    他猛地屈肘,架起身子,无论是身体还是意识,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,将那个叫破他人生最大秘密的魔鬼撕碎。

    薛雷始终前出半个身位,此时又一个斜跨步,将罗南挡在其宽厚的肩膀之后。

    速度并不是黑甲虫的强项,可诡变挪移却是刻在他骨子里的。就算现在脑子里乱做一团,面对薛雷坚若磐石的架势,他还是本能地选择了走位。

    几个微幅变动,黑甲虫调动了薛雷的重心,也看到了他身后的那张脸。

    罗南的脸露出小半,眼睛也只有一只,眼眶仅露出一线缝隙,深红颜色吸尽了光线,黑沉沉的,化为无形压力,顶住黑甲虫胸口。

    “还有第四个齿轮,刚套上去不久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半露天的观景平台上,又起狂风,而薛雷与黑甲虫也碰撞在一块儿。气爆连声,罗南低哑虚弱的嗓音随之飘飞偏转,离得远了,若不凝聚心神,都未必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操线人不确定,罗南是不是在与他说话,听语气,很像。

    “第四个齿轮,完全不属于他,而是来自外部。最初是起防护作用,就像盖了件‘灯罩’,屏蔽精神冲击。可眼下,耦合方式变更,从‘灯罩’变成了‘套索’……”

    黑甲虫闷哼后退,薛雷的近身战能力,至少要强过他一个档次,正面冲突,绝无胜算。况且罗南的声音就在他耳边缭绕不散,连续几个关键词扎进来,让他心头惊悸连连,难有恋战之心。

    身形大幅侧移,黑甲虫不会再把后背亮给操线人,而是形成了个狭长三角,才停下身子。他微微喘息,视线先盯罗南,再转向操线人,即而又在平台各个阴影中掠过,心神亦如眼神般游移不定。

    至于罗南和操线人,两边投射过来的视线,看上去都颇是微妙。

    浓烈的不安和恐惧,化为实质,在黑甲虫胸腹间滚动:“蛇语,你给我回个话……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,是咝咝细音,幽然暗生,如黑暗中毒蛇吐信,鳞甲滑行。黑甲虫骇然欲动之时,可怕的麻痹感,从腹腔一路上行,淹没五脏六腑,又淹过喉头,余势不竭,还在往上顶。

    嗡嗡之音,贯脑而入。

    黑甲虫的眼珠鼓起,血丝爬满了眼白,里面塞满了恐惧和绝望:是他的本命虫,他一直小心地将其圈在腹腔内,独立于脏器之外,可如今,妖虫失控了。

    受诡异的“咝咝”声诱导,畸变妖虫的恐怖本能复苏,它一路噬咬,穿透肠道、脾胃、胸腔、喉头,直上脑宫。

    黑甲虫还想再挣扎的,可对方不给他任何机会,随着麻痹感和嗡嗡虫鸣入脑,他神智一暗,灵光永沦。

    狂风掩去了罗南悠悠的叹息。

    罗南没想拯救黑甲虫,只是想提醒一句,给对方的暗手使个绊子,却不想那边的手段实在狠辣,直接唤醒了寄生在黑甲虫腹腔的“畸变种”虫子,主客易位,颠倒变化。

    黑甲虫僵死在风中,死得透了,现在他的身躯,只作为畸变妖虫的“外骨骼”而存在,任由折腾。

    薛雷还不太确定,警惕地打量,又问罗南:“他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罗南点头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黑甲虫那边开了口:“亚沙卡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黑甲虫在蠕动嘴唇舌头,还有喉咙,幅度很明显,但发声模糊沙哑,用力过猛的时候,口腔里甚至突出一截绿汪汪的尖刺,还左右摆动两下。

    (大家元旦快乐,话说假期我最致命的错觉就是“我有时间写稿子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