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sodu > 其他小说 > 星辰之主 > 第一百五十七章 雷霆雨 (下)
    罗南一路“框架”、“齿轮”什么的说下来,当真逼格见涨,配上一些专业名词,唬人的效果也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蛇语一时静默,大概是在重新评估罗南的状态。

    至于薛雷,虽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,但罗南摆出的模样,还是让他长出口气,整个人都放松下来:

    “南子,厉害!”

    遭毒幕烟气包围的时候,薛雷大半心思都在罗南那边,担惊受怕的滋味儿着实不好受,一身本事,难以尽展。如今后顾之忧去了大半,心头重压移开,周身气机都顺畅许多。

    罗南对薛雷挑起大拇指,并没有告之真相的打算。半边身体失控的感觉不好受,可若能由此解放薛雷这个即战力,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只是薛雷也在后怕,担心对面再出什么阴诡手段,便低声道:“南子,趁现在我带你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进攻。”

    罗南的嗓音更低沉,意志却坚定不移。他额头血管微微跳动,目窍心灯与格式塔耦合而成的“和风微光”,拂过观景平台以至于大半个摩天大楼,照亮了各个角落包括每个生灵的生命草图。

    巨量的信息并不容易处理,罗南只能根据距离远近、危机程度高低概略分别。信息堆积下,一个接一个的应对方案成型,往来交替。

    罗南不缺想法,缺的是丰富经验堆积起来的判断力,这种时候,前人经验造就的“原则”,就成为了判断的第一依据。故而爆岩教授的“心态原则”,仍是罗南行事的根据。他将自我信念和谋划,都建立在不可移易的优势胜因之上,也造就了此刻坚硬如钢的心志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功夫和蛇语继续纠缠。现在,解决掉黑甲虫,没有这个抓手,蛇语就只能在精神领域做动作,那时胜利就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薛雷视线切过黑甲虫,感觉距离倒也合适,进退均可,只是战起之后,多少会有变数。

    一个犹豫的功夫,倒是对面先动了手。

    黑甲虫口中发出低哑的音节,像是咒音,又像虫类的嘶鸣,与之相呼应,四面毒雾帘幕合拢,浅绿颜色骤然加深,在空气中哧哧作响。结合章莹莹的情报,可知他将毒雾强行催化,不只是神经毒素,也变成了腐蚀性的毒烟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想来是蛇语觉得神经毒剂效用不佳,换成腐蚀性的再试试看。

    目睹此景,罗南并不意外,他前面发言几无掩饰,也等于逼着蛇语动手。眼下他加快语速,再给薛雷讲:“我记得你说过,刚把‘潜雷’练到家?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不等薛雷回应,罗南一直握在手中的笔记本,页面翻动,最后一个、也是最后制作的纸人跳出。与其同伴不一样的是,它在半空中,纸片身材便燃起了火光,扑入将合未合的毒幕中。

    特殊材料、特殊手法形成的特殊火焰,质性颇是不凡,可这也是极其粗暴的应对方式,腐蚀性毒雾遇火就轰声燃烧,溅射出大量火星,毒性也剧烈挥发。

    一时间薛雷眼前鼻端,尽是火光腥意,头皮发炸之际,也终于明白了罗南的意图,当下咬牙沉喝,周身气机稍敛,随即爆炸性喷发,身上武道服哗啦啦作响,气流乱卷,将扑面而来的火光一冲而散。

    这一手防火不防毒,瞬间激发的毒性,较先前还要猛烈数倍,连薛雷都有些肢体麻木之感。还好他身中明符悬照,很快将这些负面感觉尽都压下、清扫干净。

    薛雷最担心的还是罗南,正要回头,背上却让人轻推一把:“速战速决!”

    用力不大,但干脆利落的表示,将薛雷杂念抹尽。后者低吼一声,凭借强健身躯,强行突破还有火星迸溅的烟气区域,冲击而上。

    看薛雷身形前扑,罗南身子不自觉就想往下滑,原本就混沌的眼前,更加模糊。但很快,格式塔与目窍心灯耦合生成的“和风微光”,吹过诸窍,照临本体,所过之处,麻痹感觉大幅缓解,丝丝热力蒸腾,给他多出几分力气,终于稳稳靠住防护玻璃,没有露怯。

    精神层面深处,那个躲在层层防御之后的幽诡影子,无法察出破绽。

    薛雷冲击,是反客为主的一招。

    先前黑甲虫已经进逼到一定距离,薛雷突然扑上,强绝的爆发力,让他几如过涧猛虎,呼啸而至,周身罡力直接将半途中残余的烟气毒幕撕碎。

    黑甲虫被彻底打破了对毒雾的控制,然而他脚下走位依然飘忽,及时错步,让过薛雷冲击正锋。

    薛雷眼神凶狠,高壮身躯瞬间一个行水流水般的半旋身,肩撞肘击,引出了狂风暴雨般的近身短打。他小范围的挪移变化,竟不比黑甲虫逊色多少。

    黑甲虫的反应,比他的正常状态还是要逊色的,避过肩撞,就躲不过肘击,身形骤然发僵。薛雷窥准机会,低吼声自喉中迸发,充沛发力,一拳擂出,一拳继起,黑甲虫肩窝、脖颈、脸面,连遭重击,初时无声无息,三拳过后,忽有雷音炸响,穿透皮肉,贯入颅脑,潜劲爆震,黑甲虫丑陋变形的头颅一鼓,即而炸裂。

    碎裂的颅骨之中,甲虫的躯壳骤然一瘪,像是要爆掉,其实是借此躲过了大部分拳压,即而硬往下缩,沿着断颈血管,陷入黑甲虫残躯之中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妖异恐怖,然而进入战斗状态的薛雷,反而视若无睹,仅遵循气机牵引,又是一拳下锤。

    雷音再响,黑甲虫残躯之上,肩颈胸腔严重变形塌陷,几已不成人形。任是哪个正常人如此模样,都死了十成,可薛雷感觉仍不太好,他视线盯住黑甲虫残躯,又一记重锤欲出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,罗南的意念直入脑海:“后退!”

    刺激一出,薛雷想都没想,拳势收敛,身形闪退。

    几乎与他同一节拍,黑甲虫严重塌陷的胸腔骤然鼓胀,看势头是要整个地爆开,但将爆未爆之时,忽被一种无形之力强行约束,最终只在已成烂肉的肩颈处,爆开血雾。

    血光在空气中哧哧作响,部分后发先至,洒向薛雷头面,但薛雷拳劲迸发,硬将其震开。

    脱离险境之后,薛雷面上决无轻松之意,猛地扭头去看罗南,正好见到死党血色眼眶中,莫名闪过的电光。

    没等薛雷弄个明白,耳畔又有绝望的叫声响起: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残躯上半部分,丑陋的绿壳甲虫重新浮出,有半边躯壳融入破损血肉中,另外半边包括头部、背部硬壳等,都冒出火烟,焰光飞卷而上,隐约成了一个痛苦挣扎的人形。

    黑甲虫的“怨灵”。

    此刻的黑甲虫,或许是清醒的,因为愤恨的情绪已沦为表面,嘶鸣中尽是绝望恐惧——那是由他当前人不人、鬼不鬼的状态而生。

    “蛇语,蛇语!”黑甲虫的所有发声器官已经毁了个干净,眼下嘶叫其实都是强烈负面意念的实质化,既像是咒骂,又像乞求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出奇温和雅致的声音,如微风般悄然入耳。这是把观景平台的气流当成乐器来演奏,又渗入若无若有的意念,发而成音。

    听音识人,谁能想到这是蛇语?

    蛇语的答复越平和,黑甲虫的反应越激烈。强烈的情绪使焰光更为灼人,可无论怎样,它也只算是血肉花盆里的盆栽,不管如何扭曲挣扎,脱不开,死不掉,只带着半截残躯摇摇摆摆,场面让人脊骨寒透。

    蛇语也没有闲情与一个自我意识即将泯灭的家伙多聊,她的语气愈发松弛轻柔:“确实要多谢黑甲虫,能够让罗君发挥所长,也能让我以这种方式,与罗君接触。”

    薛雷其实不太明白蛇语的意思,可听这语气,还有她一反前面阴诡手段,大方聊天的态度,本能就觉得不妙:“南子?”

    罗南靠在防护玻璃上,血红眼眶锁定黑甲虫,刚刚还有些止歇的血水,又流下来,从下巴滴落到白大褂上,很快洇出一片刺眼的痕迹。

    刚才黑甲虫身躯鼓涨欲爆,确实是罗南以灵魂力量强行干预其中枢齿轮,硬压下去的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喷溅的绝不是一团血雾,而是标准的血肉炸弹,薛雷未必承受得住,而急剧扩散的毒素环境,罗南也抗不下来。

    罗南干涉的手法,已经极致巧妙,必有洞彻敌方根基虚实的眼力,方能为之。可是作为另一方操盘手的蛇语,也早在这里埋下机关,罗南灵魂力量才渗进去,便被她牢牢锁住,成纠缠之势。

    二人的灵魂力量首度正面碰撞,就形成了一个危险的僵持。只要罗南稍有退缩,“血肉炸弹”就会砰然炸开。

    “往后退!”罗南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薛雷稍稍犹豫,便向后移。

    蛇语借风力的发音,如影随形,似乎又提起了讨论的兴致:“从灵魂活化纸人的效果看,罗君的干涉力强度,远远超出情报显示的范畴,除了情报人员的失职以外,当是‘两个齿轮’耦合带来的结果,一定是刚刚领悟的手段吧。”

    罗南一边计算薛雷的安全距离,一边冷淡回应:“正确,没有加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罗君应该很清楚,你的问题根源不在于干涉力,而在于形神的严重失衡,也就是齿轮大小悬殊的问题。你现在的表现越惊艳,带来的后果也越严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用黑甲虫给我造了这么个陷阱?”

    罗南早知道,搞出一个僵持局面,绝不是蛇语的最终目的。就算是在僵持,蛇语仍以出神入化的灵魂力量运使技巧,一点点压上砝码,逼着罗南相应增加投入,彼此缠绕,直至化为强劲的无形漩涡,有如一场精神层面上的近身肉搏。

    这正是蛇语的精心设计,她通过这种方式,使罗南陷入“拔河角力”的泥涂,最终目的就是为了避让强大凌厉的远程冲击。

    此时蛇语虽也暴露了她灵魂所在的真实位置,却是在层层“防御工事”之后,更消解了罗南灵魂力量的爆发力,可谓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罗南叹了口气:“好吧,我要说,你扭曲中枢齿轮,以强行实现黑甲虫身上四道齿轮的彼此作用,这绝不是‘耦合’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种结构关系粗劣而低级,不具美感。”

    蛇语话音轻柔,更像一位念颂美文的老师:“世事不如意者,十有八九,归根结底,我们还是要用最现实的方式解决问题。所以,我利用一个低劣的结构,引来了罗君的干涉,限制了您的灵魂力量;接下来,我也会用这种毫无美感的角力形式,一点点地触及您的身体极限,直至它彻底崩溃。也许这样很难留住您的智慧灵光,却依然可以为我添置一样顶级的收藏……”

    “收藏你祖宗!”薛雷怒喷回去,眼神则死盯住黑甲虫的怨灵残躯。就算不明白细节,也知道最关键的一点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任他什么钩子、陷阱,砸碎了就什么也不是!

    他身形虽还在后移,但幅度变小,随时可以逆势扑击,速度绝对会给对方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可罗南再度叫住他:“雷子,稍安勿躁……难得有人陪聊呢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罗南的身子还是坚持不住,慢慢往下滑,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薛雷回头看,见状脸面涨红,牙齿都要嚼碎掉,可就算这样,罗南还对他打出安抚的手势,要他回来。

    便在薛雷咬牙纠结的时候,罗南脸面稍稍上抬,对着蛇语灵魂真身所在的位置,真像在聊天,轻声细语:“蛇语女士,我必须要纠正你的一个看法。‘耦合’关系是有粗劣精细、低级高级之分,但更多的还是‘有无’之分。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,而不能拿粗劣低级当借口……你同意吗?”

    见罗南直面绝境,仍能保持淡定,蛇语可没什么感佩的情绪,她只将自己的设计从头到尾再捋一遍,并重新确认“防御工事”的强度,一切都确凿笃定之后,才轻声而笑:

    “罗君的说法,有种‘舍我其谁’的傲慢,我是否可以理解,您以令堂研究领域的唯一解释人而自诩?”

    罗南还真的仔细考虑了一番,才摇头道:“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罗君就是故意制造话题,以拖延时间,等待后援?”

    罗南愣了愣,随即便道:“就事论事不行吗?‘耦合’不是一个筐,谁都能往里装的。过份宽泛的定义,只会消解它的价值。正如你搞出的这个‘血肉炸弹’,你只是在制造冲突和混乱,而吝于构建一种新秩序……如果你坚持你的看法,那么我也坚持认为,你真不懂‘耦合’。”

    蛇语还没回应,海天池那边,操线人已经忍到了极限:“他就是在拖延时间,有军方飞梭赶过来,看灯光!”

    黑沉下去的高空夜幕尽头,其实看不到什么。可是已经进入下班高峰期的多个交通层,车辆灯光却是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拥有相关经验的话,很容易就能判断出,这些车辆已接收到信息,为一艘临时插队降落的军警舰只腾出空间。

    蛇语倒是淡定:“无妨,现在的局面下,除非夏城三巨头赶来,否则没有人能帮他解套。”

    操线人差点儿破口大骂,你是灵魂体,来去由心,老子可是需要撤退时间的。

    他好险将情绪硬按回肚子里,也明白没法陪蛇语这种人一块儿玩下去,便决定先行撤退。瞥了眼已经奄奄一息的“保险丝”,这位已经没用了……算了,仁至义尽,老子再帮你一把!

    “你们慢慢玩,我就不奉陪了。嗯,在此之前,总要留点儿美好记忆。”

    操线人对着罗南和薛雷,笑得阳光灿烂,露出满口白牙,随即通过手环,联系一直没有出现的坦克:

    “哈啰,坦克,做点让人印象深刻的事儿吧,比如点个火什么的?”

    罗南垂落的眼皮突地跳动两下,薛雷一个愣神,猛地醒悟,仓促回眸去看远方的湿地丛林,然而天光早已暗下,又能看出什么来?

    就算如此,也不可能指望这帮人的善心。

    操线人继续和坦克聊天:“时间比较紧的话,烧上面就好,注意先破坏消防系统……我靠,这么快?好吧,当我废话,我信任你的专业水平。”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想想此刻,那栋传奇建筑正遭受的厄运,薛雷头发都要竖起来,大声喝骂:“蛇语,你敢!”

    操线人耸耸肩:“关她屁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与我无关。”蛇语发音依旧轻柔,“不过,遗憾就是埋在记忆里的钩子,总能钩起人世间最动人的滋味,我不介意我的‘收藏’多涂抹一层悲剧色彩。”

    操线人心里暗骂声“矫情”,潜水镜后的视线,扫过几乎要燃烧的薛雷,还有……坐在地上,只以血红眼眶相对,却面无表情的罗南。

    咝,稳呐!

    装这德性,是故意恶心人对吧?成,咱们对着恶心。

    操线人笑容更盛:“得,你们慢聊,我先撤了。哦,感谢你蛇语,省了我一份保险丝的开销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扼住田思细颈的大拇指微微上翘,用力拨动女人的下颔,逼她恢复几分清醒。当田思空茫恍惚的瞳孔中,重新泛起恐惧情绪之时,他满意一笑,又打了声呼哨。

    海天池水声轰鸣,魔鬼鱼躁动着拍打水面,巨口裂开,看向上方人影,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操线人低声发笑,却刻意高声:“这是你的赏钱,拖着到下面慢慢享受,不要太着急,让各层的人都看一看,也给我们的罗先生以充足的考虑时间:母亲的作品,情人的生命,他先救哪个,又或者……哪个都救不到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再次指向罗南,与那血红眼眶对接,保持微笑,五指松开,任由田思向下坠落。

    水声轰鸣,魔鬼鱼拍击胸鳍,飞纵而起,大口之中细密牙齿张开,迎向上方人影。

    正是这一瞬间,操线人看到了罗南眼眶中流溢的鲜血,以及持续在脸上刻印的痕迹。他心中无比满足,刚解脱了负担的食中两指,在额侧划过,送去致意:

    “后会无期!”

    操线人轻轻跃起,向穹顶而去,眼看要跨过框架钢梁,偏有一个沉闷落水声响起,明显的差异让他心头微跳,本能视线下挫,正好看到魔鬼鱼舒展开那超十五米的胸鳍长翼,恍若一头巨大妖异的蝙蝠,腾空跃至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飞这么高干嘛……等等,那水声?

    操线人的眼光一偏,就在波澜起伏的海天池中,看到了因泡水而短暂鼓起的天鹅绒裙摆。

    “闪开!”蛇语前所未有的警告炸响,让操线人激零零打个寒颤,但并不妨碍他千锤百炼的本能主导,强行位移。

    而几乎与之同步,另一声沉喝直接在灵魂层面炸开:

    “操线的!”

    明知绝不该分神,可那分直透灵魂深层的凌厉寒锋逼着操线人扭头,与远处鲜血充盈的眼眸相接。

    混浊的鲜血里,有电光撕裂,耀目生辉。

    就算是戴着潜水镜,操线人也本能地眯了下眼睛,好像真的看到了夜空中闪耀的电光长枪,当胸搠至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什么本能,什么锤炼,都在撕裂灵魂的冲击下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操线人的身体出现了最不应有的僵直,而畸变种魔鬼鱼的身躯是何等庞大,飞腾之势又是何其迅猛,就算他刚刚挪了至少三个身位,却仍是不够,远远不够!

    血雨喷洒,魔鬼鱼的嘴角尖齿挂到了操线人的右胳膊,正是之前扼住田思的那只,顷刻间就是肢体分离。

    然后才是胸鳍长翼的撞击,隐藏的变异倒刺直接捅穿了操线人的胸口,连着两排肋骨,齐齐刺进去。

    剧痛让他清醒了些,他玩命蹬腿,还真借了点儿力,向侧方飞退,可是长逾十米的鞭尾嗡声抽击,带起的却是仿佛锁链抖荡的声响。

    沉重的抽击正中脸面,潜水镜崩裂飞溅,显出操线人已经快要鼓涨出来的眼睛,还有那分外难以置信的情绪,转眼间,这些都在迸发的强压下四分五裂,只有无头残躯,直坠海天池。

    血浪几波来去,很快稀释殆尽。

    (这一章六千字,本想借着调整时间,但差不多没了指望。未来十天,四会七材料,地狱之门已经向我打开了。)